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吕布的游戏在线阅读 - 第115章

第115章

        曹操思索良久,最后下定决心,还是将事情恢复成原状,再做打算。

        但可惜的是,他刚刚下定决心,第二天,便接到消息,吕布带兵出城,前往仓亭。

        听到这个消息,曹操顿时吃了一惊,急忙召众人前来议事。

        等到曹操把事情说完之后,众人纷纷吃惊不已,众人都没想到,吕布竟然敢主动出兵。

        双方濮阳一战,吕布虽然略占上风,但是大家都知道,在整体实力方面,曹操还是占了上风。

        在这种情况下,吕布应该坚守濮阳,招兵买马,然后再想对策。

        可是,吕布就这样出兵了?

        众人疑惑,曹操更是吃惊,他已经打算好了,将事情恢复成原状,可是,吕布突然出兵,在他的记忆中,这件事情肯定没发生过。

        所以,吕布为什么会出兵?

        吕虔上前拱手说道,“主公,吕布带兵去仓亭,十有八九是去范县,不如派兵增援,以防有误?”

        听到吕虔的建议,曹操没有说话,只是眉头皱的更紧了,转头看着众人,缓缓问道。

        “大家还有话要说吗?”

        程昱上前说道,“主公,吕布带兵去仓亭,不是谋取范县,就是东阿,不如我军派兵阻挡,将其拒之门外。”

        夏侯渊上前说道,“如果此战能将吕布消灭,也算是万幸,只剩下陈宫和张邈不足为虑。”

        曹操有些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思索良久后,缓缓说道。

        “夏侯渊,曹洪,许褚,于禁,韩浩,史涣听令。”

        六人急忙上前,拱手说道,“末将在。”

        曹操点了点头,“命你四人带三万兵马,前往仓亭,将吕布赶走。”

        说到这里,曹操的语气停顿了一下,环视四人,“如果吕布撤军,你们也不必追赶,只需将他赶走便是。”

        夏侯渊一愣,试探着问道,“主公,就算我军占上风,也不能追赶吗?”

        曹操犹豫了一下,缓缓点了点头,“我军现在已经疲惫,正是休养生息之时,如果吕布主动退走,就放他离开,不要追赶。”

        众人听到曹操的命令,有些吃惊,但是又没法过问,只能拱手听命。

        仓亭。

        吕布军的营寨沿河而建,篝火升起,很快便将大锅的水烧开,伙夫将一些硬邦邦的饼子掰碎了扔进锅里,看到还有些稀,又弄了一些粮食和野菜一股脑的扔了进去,用勺子搅拌一番,看到汤里有点凉似的,这才作罢。

        大锅里的白雾带着粮食的香味飘在整个大营之中,顿时让其肠辘辘的士兵大咽口水。

        众人长途跋涉,早已经累得人困马,此刻能喝上一碗热乎的粥,已经算是人间美味。

        远处,几名骑马的探子匆匆赶回来,刚到营门前,正在执勤的成廉看到探子,立刻大声问道。

        “怎么样,有没有打探到消息?”

        探子急忙拱手,“回将军的话,鄄城方面已经派出兵马,正朝这边赶来。”

        听到这个消息,成廉急忙抓住探子,“走,我和你一起去见温侯。”

        此刻,吕布和陈宫正在商量接下来的行动,成廉和探子闯了进来。

        “温侯,鄄城已经派兵出来了。”

        吕布抬起头看着探子,“有多少人?”

        探子急忙拱手,“大约三万人左右。”

        吕布转头看着陈宫,微笑着说道,“曹孟德派出来的兵马还真不少,看来,是要把我们赶走啊!”

        陈宫点了点头,“曹孟德的兵马确实不少,不过,如果一分为二,人数就和我们相仿了!”

        夏侯渊带兵一路疾行,走到半路,探子前来禀报。

        “启禀将军,吕布军的兵马一分为二,一部分原地驻扎,另一部分赶往东阿方向。”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夏侯渊顿时吃了一惊,急忙找来众将议事。

        “诸位,吕布再次将兵马一分为二,大家说该怎么办?”

        于禁皱了皱眉头,“上一次分兵,已经让我们吃了一个亏,这一次,想不到又用上这一招,我们一定要小心应对。”

        曹洪点了点头,“上一次分兵,破坏了我们埋伏的计划,这一次,吕布为什么分兵呢?”

        许褚哈哈大笑,“这还用说了,当然是不敢和我们打,所以分兵去打东阿。”

        夏侯渊摇了摇头,“不对,如果吕布不敢和我们打,他就更加不会分兵,这样会让他的兵力更加薄弱。”

        听闻此言,曹洪想起上次的事情,突然目光一亮,急忙说道,“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

        众人闻言,急忙转头去看曹洪,“曹将军,你明白什么了?”

        曹洪冷笑一声,缓缓说道,“上一次吕布分兵,一路赶往鄄城,而另一路赶往定陶。

        其实现在仔细想想看,吕布真正的目标就是定陶,他想要夺回来,但是又担心有埋伏,所以才用去鄄城的兵马,把我们引回去。”

        于禁点了点头,“没错,最重要的是,吕布派往鄄城的兵马,我们不得不重视,定陶可以丢,但是鄄城绝对不能丢,所以只能回去。”

        曹洪冷哼一声,“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一次吕布分兵,和上一次同出一辙。”

        夏侯渊心中一动,试探着问道,“曹将军,难道你的意思是说,吕布这次真正的目标,其实是东阿?”

        曹洪点了点头,“绝对没错,他们留下来的兵马,就是想要牵制我们,而他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夺取东阿。”

        听到这里,夏侯渊冷笑一声,“既然如此,那我们不必去仓亭了,直接前往东阿,将这一路兵马拦下,破坏吕布的计策。”

        曹洪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正该如此。”

        许褚挠了挠头,“可是,如果我们离开了,我们身后的范县怎么办?”

        听闻此言,于禁点了点头,“许将军说的对,虽然猜测吕布真正的目标是东阿,但是,如果我们赶过去,吕布留下的兵马直奔范县,岂不是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说不定,范县还会有事,那可就悔之莫及了。”

        夏侯渊收起脸上的笑容,仔细想了想,转头看着曹洪,缓缓说道,“既然吕布分兵,曹将军,我们也分兵,你和于将军带一路兵马赶往东阿,我留在这里挡住吕布剩下的人。”

        曹洪点了点头,“好,就这么办,我们兵分两路。”

        随着一声令下,三万曹军兵分两路,一路有曹洪带领,直奔北方。

        另一路有夏侯渊带领,直奔仓亭。

        仓亭的路程比较近,夏侯渊率先赶到。

        “启禀将军,吕布军离开大营,向后退走了。”

        听到探子传回来的这个消息,夏侯渊不由一愣,“吕布走了?”

        反应过来之后,突然怒吼一声,“传令下去,给我追。”

        夏侯渊话音刚落,许褚大声嚷嚷着说道,“夏侯将军,我们来的时候,主公曾经说过,不让我们追。”

        呃!

        夏侯渊再此一愣,想起曹操的话,只能暗叹了一口气,“传令下去,原地安营扎寨,不许去追。”

        夏侯渊带兵经验老道,为了防备有事,特意选了一处空地,防备敌人偷袭,又命人在四周围上栅栏,建造坚固的营地。

        当夜,夏侯渊正要休息,忽然有探马传来急报。

        “启禀将军,吕布军连夜起程,正朝这边赶过来。”

        夏侯渊皱了皱眉头,缓缓问道,“有没有看到并州铁骑?”

        探子急忙点头,“有,属下还看到温侯吕布在其中,绝对不会有错。”

        听到这个消息,夏侯渊愣了一下,随即冷笑一声。

        “果然不出我所料,吕布小儿竟然敢来偷袭我,哼哼,那就让他尝尝我的厉害。”

        “来人,去把许将军和韩将军叫来,就说我有事要和他商议。”

        没多久,许褚满脸疑惑的来到大帐中,“夏侯将军,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夏侯渊微微一笑,“许将军,吕布小儿白天撤走,晚上想来偷袭我们,你有何妙计啊?”

        许褚挠了挠头,讪讪的说道,“夏侯将军,有事你只管说,我听你的便是。”

        夏侯渊满意的点了点头,“许将军,既然吕布小儿赶回来,那我们就让他有来无回。”

        许褚目光一亮,“夏侯将军,你有何妙计?”

        夏侯渊嘿嘿冷笑一声,“许将军,既然他们想要偷袭,好,那我们就让他偷袭。”

        听到这里,许褚有些急了,“这怎么行?”

        夏侯渊摆了摆手,笑着说道,“许将军莫急,我们分别埋伏在大营旁边的树林里,等到他们偷袭大营,我们便从两边杀出,打他个措手不及。”

        听闻此言,许褚顿时大喜,哈哈大笑的点头,“不错,真是妙计,今天晚上,我们就让吕布小儿有来无回。”

        今夜无风,也无月,正是风高动手时。

        韩浩带领5000兵马,隐藏在大营左边的洼地里。

        夏侯渊和许褚带领    6000兵马,隐藏在右边靠山的树林里。

        剩下的4000兵马,由史涣带领留在大营中,以防吕布起疑心。

        二人约好,火光为号。

        一切准备完毕,就等着吕布军的到来。

        树林里寂静无声,四周黑漆漆一片,任谁也想不到,在这片树林之中,竟然能隐藏6000兵马。

        夏侯渊坐在一块巨石上,听着探子传回来的消息。

        “启禀将军,吕布军一路向这边赶来,没有转弯。”

        “启禀将军,吕布军继续朝这边赶来,距离这里只剩下20里了。”

        听到探子不断地传回来的消息,夏侯渊心中冷笑不止。

        还有20里,只要吕布敢冲进大营,今天就是他的死期。

        大营中除了4000兵马之外,已经在营盘周围堆满了易燃之物,只要吕布敢冲进去,一只火把就能让大营变成火海。

        哼哼,就算是飞将军又如何,在大火之中,难道你真的能飞出来吗?

        许褚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夏侯将军,怎么还不来,俺等的着急了。”

        夏侯渊微微一笑,“许将军,莫急,过了今晚,我们可就立了大功。”

        许褚挠了挠头,“要不,我去看看?”

        夏侯渊见许褚真要去,急忙一把将他拉住,“许将军,只剩下20里了,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赶过来,你还是在这里修养体力,等一下,可有大仗要打呀。”

        “启禀将军,吕布军一路未停,现在距离这里只剩下十里。”

        听到双方的距离,夏侯渊就算心中再自负,此刻也有些紧张,毕竟面对的人,可是威名赫赫的吕布。

        “传令下去,让大家准备好,刀不离手,等待命令。”

        就在大家都在注意吕布要来的方向的时候,谁也没注意到,在他们后面树林的边缘,突然出现了一队兵马。

        这些人来到树林边缘,悄悄的将火油的坛子扔在树林里,做完这一切之后,随着一声令下,火折子点燃火把,随后扔进了火油之中。

        烈火遇到火油,转眼间大火便卷起浓烟燃起。

        此时树林里原本就干燥,油火油当引子,大火刚燃起,便已经升起一人多高,在微风的吹动下,霹雳啪啦的朝着树林里快速的燃烧过去。

        地上的灌木丛更是燃烧的快,几乎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前蔓延。

        终于,曹军有人发现了大火,惊恐的叫了起来。

        “不好,着火了。”

        “快跑啊,火势太大了。”

        夏侯渊站在最前面,发现的也最晚,听到叫喊声的时候,急忙回头去看,身后已经火光一片。

        滚滚的浓烟顺着树林蔓延过来,无数的士兵在浓烟中发出剧烈的咳嗽,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在树林里来回奔跑。

        “快跑,大火来了。”

        天不怕地不怕的许褚,此刻也是吓得脸色发白,一把拉住夏侯渊,“夏侯将军,我们快跑,否则来不及了。”

        夏侯渊也惊额头直冒冷汗,厉声大喊,“大家快出树林,大火来了。”

        呼呼呼!

        大火在树林中剧烈的燃烧,战马受到惊吓,也不听主人的召唤,挣开绳索,开始在树林中奔跑,遇到挡路的士兵,毫不客气地踏过,朝着树林外冲去。

        此刻树林中,到处是战马的嘶鸣声,士兵的惨叫声。

        这片树林中有6000士兵,如果大家遵守秩序,不会发生意外,此刻人心惶惶,哪有人遵守秩序,纷纷四处逃窜,想要找一条生路,让整片树林里更是乱作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