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吕布的游戏在线阅读 - 第114章

第114章

        啪!

        也不知道是投石车扔的准,还是运气好,石头飞出去以后,砸在了一棵大树上。

        随着咔嚓一声响,足有两个拳头粗细的大树,竟然被巨石砸断,缓缓倒下。

        石头飞到一边,又将旁边的灌木丛滚倒了一片,这才停下来。

        吕布急忙带着众人跑过去,看到大树折断的痕迹,满意的点了点头。

        吕布在游戏中看到过火焰石的威力,也只是感觉威力还不错,但是,高顺等人看着如此大的树竟然被砸断了,却被震惊的目瞪口呆。

        一名士兵颤声说道,“这么大的树都被砸断了,如果是人,恐怕要被砸得粉身碎骨。”

        另一名士兵不屑的说道,“还粉身碎骨呢,我告诉你,只要被砸中了,立刻变成一团烂泥。”

        高顺一向镇静,但此刻眼神中也满是震惊,“温侯,如此大的威力,如果用作攻城,简直是无往不利。”

        吕布点了点头,“还可以,你来看看这个。”

        说完这句话,吕布取出一枚火焰石,递给高顺,“高将军,你去试试这个,看看威力如何?”

        高顺双手接过这枚暗红色的石头,表面虽然平静,但心中却震惊无比。

        他并没有看到吕布手里有石头,可是,也许是自己眼花了,又或者是真的,总之,这一枚石头,仿佛凭空出现在吕布的手中。

        怎么回事?

        难道,温侯已经成了神仙,可以凭空变出物件?

        吕布拍了拍还愣在那里的高顺,微笑着说道,“高将军,还不去试试?”

        高顺这才反应过来,对着士兵挥了挥手,“别愣着,再去发射一遍。”

        众人重新走到投石车这一边,士兵们奋力的拉着绞盘,准备完毕之后,将火焰石放到大勺子里,随着一声令下,火焰石被弹飞出去。

        呼呼呼!

        火焰石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这次并没有砸在大树上,而是落在了灌木丛之中。

        众人只听到一声巨响,紧接着,火光四起,一大片的灌木丛顿时被点燃,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剧烈的燃烧起来。

        也许火焰石本身有油质,灌木丛虽然是湿的,但是,却依然在浓烟中燃烧。

        看着燃烧的火焰,还有炸出来的大坑,高顺只感觉一颗心乱跳个不停,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这种名叫火焰石的东西,实在是太厉害了,就算没有被砸中,只要在附近,恐怕就难以幸免。

        吕布哈哈大笑,“高将军,威力如何?”

        高顺此刻对吕布佩服的已经无以复加,听到问话,急忙拱手,“温侯,投石车加上火焰石,恐怕任何城池都不在话下。”

        吕布知道高顺不喜欢说话,但每说的一句话,不是真话,他说没问题,自然有把握。

        看着远处的大坑,吕布忽然笑了起来,“高将军,我们有了投石车和火焰石,你说还用惧怕曹孟德吗?”

        高顺满脸佩服,语气诚恳,“温侯,只要火焰石的数量足够,我真的矛头所指,无人能挡,就算是曹孟德,也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

        听到这番话,吕布心中暗叫可惜。

        投石车确实很厉害,但是要搭配火焰石,才能发挥更大的威力。

        问题是,火焰石实在是太难以获得,想要无限的使用,几乎不可能。

        吕布转过头看着高顺,微笑着说道,“高将军,投石车威力虽然巨大,但是也需要练习,才能每一次攻击都奏效,你要带领士兵多加练习,才能发挥更大的威力呀!”

        高顺急忙拱手,“温侯请放心,末将一定会带领大家尽快熟悉投石车。”

        吕布又叮嘱了高顺几句,这才独自返回城中,留下高顺等人继续练习。

        刚回到府中,有人前来禀报,陈宫求见。

        没多久的时间,士兵带着陈宫来到了书房。

        “见过温侯。”

        吕布摆了摆手,“公台,坐下说话。”

        陈宫点了点头,坐下以后,试探着问道,“温侯,上次我们说的事情,考虑的如何?”

        吕布知道陈宫说的是以后对曹孟德的态度,到底是进攻,还是防守?

        吕布沉吟片刻,缓缓问道,“公台,依你之见,我军该如何行事,才最稳妥呢?”

        陈宫想了想,“我们现在已经站了兖州大部,只剩下鄄城,范县,东阿三地,在曹孟德的手中。

        而我们现在已经购买了大量的粮食,至少暂时不用担心粮食的问题,所以我认为,应该采用进攻的方式,尽快将曹孟德击败,才最稳妥。”

        说到这里,陈宫想了想,又继续说道,“另外,袁绍已经击退了公孙瓒,腾出身来,万一等到他想染指兖州,赶来和曹孟德联合,对我们可就非常不利了。

        所以我认为,还是要以尽快击败曹孟德为主,其余的可以过后再考虑。”

        听到陈宫的这一番分析,吕布也不由得点了点头,“公台,所言甚是,曹孟德虽然实力受损,但是袁绍实力强大,我们不得不防?”

        当初吕布从长安退出以后,曾经投靠过袁绍,自然知道他的实力有多强。

        吕布现在虽然已经占据了兖州大部,但是他却依然对袁绍有几分忌惮。

        此时,袁绍占据三州之地,手下兵强马壮,谋臣如雨,猛将如云,正是实力强横之时。

        如果袁绍赶来参加兖州之战,就算吕布再狂妄,也绝对无法和他们二人抗衡。

        所以,现在尽快击败曹孟德,才是最好的破局办法。

        陈宫听到吕布答应了,顿时大喜,笑着说道,“温侯,既然也早有此意,不知有何打算?”

        吕布微微一笑,“公台,依你之见,该如何攻略?”

        陈宫心中早有打算,听到问话,拱了拱手,缓缓说道,“曹孟德退回鄄城,如此一来,鄄城的实力最强,我们想要攻击,也非易事。”

        说到这里,陈宫语气停顿了一下,这才继续说道,“不过,鄄城虽然难以攻打,但我们也必须要打,因为无论如何,我们也绕不过鄄城,所以只能先拿下鄄城,才有进军之道。”

        吕布也知道陈宫说的对,想要进攻,鄄城首当其冲,曹孟德也深知这一点,所以才会退回鄄城,双方展开对峙。

        想到这里,吕布点了点头,“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打鄄城。”

        陈宫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温侯,就算想打鄄城,也不能去攻城,我们的兵马本来就比曹孟德少,如果攻城,恐怕毫无胜算。”

        吕布微微皱眉,“那又该如何行事呢?”

        陈宫冷笑一声,“曹孟德虽然兵强马壮,但我军有并州铁骑,和我军正面对峙,他稍落下风。

        所以我认为,还是要将曹孟德引出鄄城,凭借我军骑兵的优势,将曹孟德的兵马逐个消灭。”

        听到陈宫的这一番分析,吕布笑着点了点头,“公台,既然你已经有了办法,那就一并说出来吧。”

        ……

        鄄城。

        曹操看着跪在地上的李整,眉头紧紧皱起,脸色虽然平静,但心中却有些恼怒。

        当初命令李整去劫粮的时候,就已经吩咐过他,只要稍有不对,立刻将粮食烧毁,一颗也不能给吕布留下。

        可是,费了这么大的劲,竟然还是被吕布抢回去了。

        明年就要大旱,还有蝗灾,粮食有多重要,曹操一清二楚。

        如果大家都没有粮食,那还好说一些,可是如果吕布有粮食,而自己没有,那可就是灭顶之灾了。

        “主公,末将对不起你,粮食被吕布抢去了,请主公责罚,末将绝无怨言。”

        曹操叹了一口气,“李将军,先起来吧!”

        说到这里,曹操伸手去搀扶李整,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匆匆的脚步声。

        听到声音如此急促,曹操心中涌起一股不好的念头,也顾不上去扶李整,急忙转头看向门口。

        脚步声来到门口,韩浩走在前面,史涣和李进在后面紧随。

        三人来到房中,看到曹操,纷纷跪倒在地,“定陶丢了,请主公责罚。”

        “什么?”

        听闻此言,曹操顿时吃了一惊,厉声喝道,“你们说什么,定陶丢了,怎么可能?”

        韩浩急忙叩头,“主公,是真的,我们奉命赶到定陶,当天晚上,张辽也带着兵马赶过去了,结果,当天晚上,吕布军破城,将我们赶出来了。”

        说到这里,韩浩叹了一口气,拱了拱手,“李将军也在这一战中阵亡。”

        跪在另一旁的李整听到这个消息,泪水瞬间流下,快步冲到李进面签,“叔叔怎么会?”

        李进想起伤心事,不由泪流满面,不住的点头,“真的,是真的。”

        李整一拳砸在地上,怒吼一声,“可恨,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

        李进点了点头,咬牙怒吼,“我们一定要报仇。”

        听到韩浩的这一番话,曹操顿时震惊,“韩将军,你们已经赶到了定陶,结果,你们两家兵马加在一起,连一晚上都没守住,就被张辽破城?”

        韩浩急忙拱手,“是末将无能,请主公责罚。”

        史涣在一旁也急忙拱手,“主公,如果张辽正常攻城,无论如何,我们至少也能守住三五天。

        可是,张辽用了一种奇怪的东西,将城门打了一个洞,所以城池才会被攻破。”

        韩浩苦笑着说道,“当时的声音实在太大了,士兵们也吓得够呛,无心恋战,这才给张辽可乘之机,否则,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败了。”

        曹操瞪大眼睛看着二人,心中起伏不定,忽然开口问道,“你们说他们把城门给打了一个洞,而且声音还很大?”

        韩浩和史涣急忙拱手,齐声答道,“是真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威力真的很大,当时我们站在城墙上,都能感觉到城墙的震动。”

        听到二人确认,曹操的眉头皱了起来,一个念头从心底升起。

        不对呀!

        完全不对呀?

        难道是他们骗自己?

        不可能,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谁,为什么要骗自己?

        更重要的是,所有人都这样说,又怎么可能会是假的?

        还有韩浩和史涣所说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什么东西会有如此大的威力?

        如果有这种威力巨大的物件,应该也听说了才对,为什么没有?

        难道,所有的事情改变了?

        曹操只感觉心潮起伏不定,总感觉答案就在脑海中,可是却说不出来。

        一直站在旁边没说话的程昱,忽然开口说道,“主公,此战之所以会失败,都是那种物件的原因,和韩将军史将军无关,这其中的责罚,不如就免了吧?”

        曹操这才想起三人,急忙摆了摆手,语气温和的说道,“好了,你们都起来吧,这一次和你们无关,快回去休息吧。”

        李进突然大声说道,“主公,请给末将一队兵马,去为家父报仇。”

        曹操走上前,拍了拍李进和李整二人的肩膀,缓缓说道,“李将军是我军的功臣,他的仇怎么可能不报呢,不过,此事非同小可,必须要从长计议才行,你们先回去休息,等到计划制定完毕之后,一定会让你们去报仇。”

        等到众人离开后,曹操转过头看着程昱,缓缓问道,“仲德,你见识多广,可否知道韩将军所说的是什么?”

        程昱苦笑着摇了摇头,“闻所未闻。”

        曹操有些失望,又问道,“定陶已经被吕布夺回去了,接下来,我军该如何行事?”

        程昱也有些犹豫,思索片刻后,缓缓说道,“我军从徐州回来以后,接连战败,士气大减,实在不宜再战,不如休养一段时间,补充实力,等到合适时机,我们再出击也不迟。”

        曹操点了点头,“也好,让大家休息几天,我们做决定。”

        等到众人离开以后,曹操眉头忽然皱了起来,心中不断的揣测。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么奇怪?

        原以为自己获得进入游戏的机会,是获得了莫大的机缘,让自己成就大事。

        可是现在看来,莫非吕布也有这种机会,获得更多的好处?

        在游戏中,曹操已经知道,兖州一战,自己必胜无疑。

        等到自己战胜以后,吕布就会从定陶逃往徐州。

        为了直接将吕布消灭,以防后患,所以,曹操裁判乘氏李家去偷袭定陶,想要将吕布关在兖州,直接将他消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