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吕布的游戏在线阅读 - 第97章

第97章

        濮阳。

        夜深,街上的行人已经渐渐的少了,微风吹过,有些冷清。

        城中的百姓为了节省,到了晚上大多都熄灯睡觉,城中东北处的一处豪华的院落之中,却灯火辉煌,足有七八十名家丁聚集在院落之中,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

        大厅之中,田象居中而坐,脸上尽显威严,但仔细看,就能发现他眼中透着一丝恐惧。

        “田福,你说吕布有没有发现我和曹孟德的秘密?”

        站在一旁的田福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强笑着说道,“老爷,应该没有,如果放下了,吕不一定会派人来拿我们,到现在都没来,说不定,他并不知道我们之间的联系。”

        田象站起身来,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心中始终不得安宁。

        该怎么办?

        逃出濮阳城?

        不行,如果自己走了,这万贯家财岂不是便宜了别人?

        该怎么办?

        就在田象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老爷,文行先生求见。”

        王楷字文行,定陶人士,为人能说会道,是吕布手下重要的幕僚之一。

        田象听到家丁的这句话,顿时吓的身形一颤,好悬没摔倒在地上。

        田福急忙上前搀扶,小声说道,“老爷,你就别担心了,如果他们知道了我们的秘密,来的恐怕就不是文行先生了,而是吕布派来的兵马?”

        听闻此言,田象目光一亮,笑着点了点头,“田福,你说的对,你说的太对了,哈哈,赶快去迎接文行先生。”

        田象放声狂笑,大步走出了门外,一直来到门口,看到陈宫,急忙拱手,“文行先生,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早知道先生要来,我一定备好酒宴。”

        王楷中等身材,一身灰袍极为得体,稍微有些瘦,但一双眼睛却格外明亮,显得极为精明。

        王楷摆了摆手,“不必了,我这次前来,是有一些话要和你讲?”

        田象急忙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文行先生,快请进,外面说话不方便,我们去里面说话。”

        王楷点了点头,迈步走进了院落。

        二人来到大厅,田象急忙让人背上酒宴,盛请招待王楷。

        王楷也不推辞,始终满脸笑容,语带春风。

        田象试探了几句,渐渐的放下心来,开始和王楷推杯换盏,好不轻松。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田象知道该步入正题了,试探着问道。

        “文行先生,此次前来,一定有要事要谈,能否请问是何事?”

        王楷放下酒杯,转头看着田象,微笑着说道,“既然田翁问起,那在下也不隐瞒,就实话实说了。”

        说到这里,王楷的语气停顿了一下,这才继续说道,“温侯大军征战几回,消耗甚多,所以,想要筹集一些粮食。

        田翁你也知道,那些百姓手里没粮食,所以,想和大家借一些,不知可愿意借?”

        听到是借粮,田象皱了皱眉头,苦笑着说道,“文行先生,既然你不瞒我,老朽也不瞒你,现在年头不好,我这里粮食也不多。

        不过,既然温侯开口,老朽怎么也不能驳了面子,我愿意捐100斛粮食,不需要温侯归还,就当作老朽的心意了,文行先生你看如何?”

        听到田象竟然只想拿出100斛粮食,王楷心中暗骂,但脸上却毫不变色,依然笑容满面。

        “在此危急时刻,田翁肯拿出粮食资助温侯,实在难得,等到在下回去以后,一定把心意带到。”

        田象原以为王楷还会讲价,没想到,100斛粮食就打发了,心中顿时大喜,急忙拱了拱手。

        “老朽多谢文行先生,等到以后宽裕了,绝对不会忘了文行先生的好处。”

        王楷点了点头,端起酒杯浅尝一口,等放下后,喃喃说道,“田翁,听说你学识渊博,见识多广,有一件事想要请教,希望不吝赐教。”

        此刻,田象的两桩心事都已经解决了,而且解决得如此完美,心中正是爽快的时候,笑着说道。

        “文行先生,你过奖了,在下只是一商人,要说见识倒有一些,至于学识渊博,还是不要笑话老朽了。”

        王楷摆了摆手,转过头看着田象,微微一笑,缓缓问道,“田翁,你说通敌之罪,该如何处置呢?”

        “通敌?”

        田象先是愣了一下,随即脸色一变,一颗心猛地提了起来,“文行先生,你说什么?”

        王楷收起脸上的笑容,缓缓问道,“田翁,在下问的是通敌之罪,如果被抓住了,你说会如何处置呢?”

        田象脸色已经变得铁青,冷汗汇成大颗的汗珠顺着脸颊流淌下来,脸上努力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文行先生,在下只是一个商人,怎么能知道通敌之罪该如何处置呢?”

        王楷端起酒杯,缓缓说道,“田翁,原来你不知道,我还以为你都知道呢?

        不过也好,恰好我在这里,可以告诉你,通敌之罪,在温侯这里该如何处置。”

        说到这里,王楷将杯中酒饮尽,放下酒杯后,缓缓说道。

        “温侯对付犯有通敌罪的人,通常会把他全家,不,是九族抓在一起,然后一起咔嚓。”

        王楷转过头看着田象,叹了一口气,“你想这个犯通敌罪的人,九族都没了,那他的家产自然充公,什么粮食啊,财物啊,全都归为公有,你说惨不惨?”

        听到这番话,田象吓的整个身形都颤抖了,急忙拱了拱手,“文行先生,我突然间想起来,家中还有一些余粮,可否让老朽献给温侯,以表心意?”

        王楷微微一笑,看着田象,轻声说道,“田翁,你知道温侯有多少兵马,需要多少粮食吗?”

        田象已经吓得汗如雨下,因为颤抖,手上的酒杯不停的敲打在桌面上,发出啪啪的响声。

        “文行先生,那你说该怎么办?”

        田福忽然拱手说道,“文行先生,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王楷转过头看着田福,轻声问道,“你叫田福?”

        田福急忙拱手,“小人叫田福。”

        王楷点了点头,“去曹营办事的人,应该是你吧?”

        看着王楷似笑非笑的眼神,田福一颗心猛地提了起来,强笑着说道,“文行先生,这些事情都是掉着公台先生所说的去办的,小人只是传话,并没有做别的事情。”

        田象这才反应过来,急忙点头,“对啊,文行先生,我们什么都没做呀?”

        王楷笑了笑,站起身来,“田翁,温侯的话我已经传到了,至于怎么做,或者会发生什么,在下就不多言了,请田翁好好斟酌。”

        说完话后,王楷转身就走。

        田象吃了一惊,呆呆的看着王楷走到门口,猛然反应过来,急忙站起身来,快步追了上去,一把拉住王楷,颤声说道。

        “文行先生,何必着急呢,我们有话慢慢说!”

        王楷摇了摇头,“田翁,现在酒足饭饱,饭也吃了,刚才所说的话,就算是报答这一顿酒钱吧。”

        事到如今,田象已经知道不好,哪里肯放王楷离开,口中苦苦哀求。

        “文行先生,你不能走啊,如果你走了,我可怎么办啊?”

        王楷转过头看着田象,装作一脸疑惑,“田翁,难道你做了什么错事?”

        “我?”

        田象一呆,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如果说出去了,那可就完了。

        可是,看样子王楷已经知道了,最重要的是,就连温侯也知道了。

        一旦引起温侯动怒,自己的脑袋和九族,恐怕一个都剩不下。

        田象知道也瞒不住了,索性一横心,咬了咬牙,拱手说道,“文行先生,老朽一直拿你当兄弟看待,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帮老朽一次。”

        王楷皱了皱眉头,随即摊了摊手,苦笑的说道,“田翁,你什么都没做,我有什么好帮你的?”

        田象把心也放开了,叹了一口气,“文行先生,实不相瞒,这一次我上当了。”

        王楷微微一笑,“田翁,能不能把你上当的经过说给在下听呢?”

        田象垂下头,无力的说道,“文行先生,我们回去做,我都告诉你,希望你能救我,今后,老朽一定重重回报。”

        王楷点了点头,“既然田翁真的有事求我帮忙,刚才已经喝了你的酒,吃了你的饭,当然有帮。”

        说完话,王楷也不等田象拉扯,缓缓回到了房中坐下。

        田象慢慢的走回自己的位置,重新坐到王楷的对面,长叹了一口气,“文行先生,悔不当初啊,老朽怎么这么糊涂呢。”

        说到这里,田象再次叹了一口气,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文行先生,这就是事情的经过,希望你能救我?”

        王楷点了点头,伸手取出一张写满字的纸,放在桌子上,微笑着说道。

        “田翁,你仔细看看,和你说的有什么误差吗?”

        田象吓得浑身一抖,急忙拿起纸来,仔细看了一遍,等看完以后,脸色已经白得吓人。

        “文行先生,这,这是从哪里来的?”

        王楷叹了一口气,苦笑的说道,“田翁,你还以为自己的事做的很隐蔽,其实,你们的每一步,都已经被公台先生掌握了,并且记录下来。”

        说到这里,王楷指了指桌子上的纸,“田翁,既然你爽快,我也不瞒你,在这上面签个字,按个手印,这件事情,温侯决定不再追究。”

        “签字!”

        田象吓得向后一仰身,“文行先生,这怎么可以,如果签了字,那我岂不是死定了?”

        听到这句话,王楷冷笑一声,“田翁,难道你认为,就算你不签字,你还能活着吗?”

        “这?”

        田象目若铜铃,紧紧的盯着王楷,眼中满是恐惧,“文行先生,你说温侯不会放过我?”

        王楷摆了摆手,指着指桌子上的纸,“田翁,算你运气好,这就是你的活路,如果签了,以后按着温侯的话去做,你不但不会有事,如果做的好了,得到温侯的赏识,没准还有一些前途。”

        说到这里,王楷脸色一沉,“可是如果你现在不签字,我敢保证,超不过今晚,这里就不是你的家了,何去何从,请田翁尽快做出选择。”

        听到这番话,田象立刻反应过来,眼前是何等危机!

        王楷说的没错,说不定,现在门外就埋伏着大批的官兵,只要一声令下,顷刻间,自己就会被押进大牢,被砍了也是早晚的事。

        逃走?

        这个念头刚一升起,田象立刻自动打消了。

        想逃走,那简直是做梦,这里是濮阳城,吕布军的地盘,想要在吕布的眼皮底下逃走,痴心妄想。

        也许,真的只有这一条路了?

        田象抓起桌子上的纸,有一种想要撕碎的冲动,但是他不敢,因为他知道,这张纸碎了,他也就完了。

        沉思良久,田象抬起头看着王楷,试探着问道,“文行先生,你能不能告诉老朽,温侯到底想要老朽做什么?”

        王楷微微一笑,缓缓说道,“粮食。”

        田象咬了咬牙,“文行先生,既然温侯是为了粮食,那老朽愿意把家中所有的存粮全都捐献出去,只求能放过老朽一家人,文行先生,你看如何?”

        王楷摆了摆手,“田翁,你把粮食都捐出去了,你的家人吃什么,难道都要挨饿吗?”

        说到这里,王楷拍了拍田象的肩膀,“田翁,你只需要捐出一半的家财即可,剩下的还留给你自己。”

        听闻此言,田象目光一亮,满脸希翼的问道,“文行先生,这是真的吗?”

        王楷点了点头,“当然了,温侯不忍心看到挨饿,所以只要你一半的家财和粮食。

        但是,温侯也不想让自己手下兵马挨饿,所以,想请你联络兖州各地的士绅和商人捐献粮食,这样才能凑够足够的军粮,我们大家都不会挨饿,你说对不对?”

        田象吃了一惊,急忙摆手,“可是,他们怎么可能把粮食捐出来呢?”

        王楷笑了起来,“所以,你就要起到带头的作用,给大家做一个榜样,让大家踊跃的捐粮食。”

        说到这里,王楷拿起桌子上的酒杯轻轻喝了一口,“田翁,温侯现在缺少粮食,如果这件事情你做好,得到温侯的赏识,能得到的好处,绝对出乎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