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吕布的游戏在线阅读 - 第94章

第94章

        “杀啊!”

        “啊啊啊!”

        兵败如山倒,无数的曹军士兵已经扔下武器,躲到旁边的树林里去了。

        还有无数的曹军士兵眼看着逃不了了,跪在地上大叫投降。

        曹操也知道无法挽回,只能咬牙下了一个最不愿意说的命令。

        “撤退!”

        曹操率领手下一路疾退,那些没有战马的步兵,就真的倒霉了。

        整个战斗持续到天亮,吕布这才下令收兵,带着战利品和俘虏浩浩荡荡的回成了。

        曹操逃回大营,已经气得脸色铁青,不断的发出怒吼,“怎么回事,吕布小儿怎么会知道我们的计划?”

        吕虔叹了一口气,“主公,看来田象真的背叛了我们,他联合吕布小儿设计我们。”

        程昱摇了摇头,“不可能,如果是他要背叛我们,今天晚上就不会是这样了。”

        听到这句话,曹操眉心一动,“有道理,看样子,不应该是田象背叛我们。”

        程昱点了点头,“如果田象要背叛我们,吕布小儿设伏的地方,应该是东城门,而不是野外。

        东城门里的地势狭小,如果在那里设伏,对吕布小儿更加有利。

        吕布小儿选择在野外埋伏,这就足以说明,田象没有背叛我们。”

        听到这里,吕虔皱了皱眉头,“如果按照这样说,吕布小儿设计的计策,恐怕就连田象都不一定知道吧?”

        曹操转过头看着吕虔,“此言何意?”

        吕虔拱了拱手,“主公,从我们这里通往濮阳城,只有那一条路可选。

        我们假如,吕布小儿和田象设计,让田象把我们引到北城门。

        田象并不知情,因为,吕布小儿就没打算在城中设伏,而是在我们的必经之路上设伏。

        这也就是说,吕布小儿让田象把我们引到城里,其实只是一个幌子,连他自己都没有当真。

        最重要的是,吕布最善于平原作战,而且以勇猛著称,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算是合情合理。”

        听到这番分析,曹操皱了皱眉头,缓缓问道,“既然如此,那你认为田象是想要和我们合作,还是想要和吕布小儿合作呢?”

        吕虔苦笑着摇了摇头,“现在还不好说,不过我们可以派人去打听,如果田象废吕布小儿抓了,那他就是心向我们,反过来说,这次就是他们的计划。”

        曹操转过头看着夏侯渊,“我军损失如何?”

        夏侯渊急忙拱了拱手,“昨天出发时,一共带了四万兵马。

        经过昨夜一战,回来清点人数之后,没有回来的足有15000人。”

        听到这个数字,曹操顿时吃了一惊,“这么多?”

        曹操真的有些心疼了,这些青州兵的军纪虽然不怎么样,但是,这些人可是从百万黄巾军中挑选的青壮,如果时间长了,这就是一只绝对的精锐部队。

        可是,昨天晚上被偷袭,竟然损失了这么多。

        夏侯渊急忙拱手,“主公,也许大家跑散了,以后还会有陆陆续续的士兵回来,实际损失的人数不会有这么多。”

        曹操无力地摆了摆手,“大家先回去休息吧。”

        就在众人刚要退出的时候,一个声音在众人之中传传过来。

        “且慢。”

        曹操转过头看去,却是郭嘉从人群中走出来,拱手说道,“主公,我军大败而归,吕布小儿很有可能会乘胜追击,如果我军士兵下去休息,万一,敌军冲来,我军该如何应对?”

        众人听到这番话,这才反应过来,同时,心中暗叫惭愧。

        吕虔拱手说道,“主公,郭奉孝说的有道理,我军应该多派岗哨在四周,绝对不能让吕布再次偷袭成功。”

        曹操点了点头,正要说话,程昱忽然开口说道,“主公,既然明知道吕布小儿会来,我们为什么要放弃这个好机会,不如趁此机会设一计,要吕布小儿敢来,就让他有来无回。”

        听闻此言,夏侯渊高声大叫,“好,真是良策,今天大家用命,绝对不能让吕布小儿回去。”

        曹操淡淡的点了点头,转头看着郭嘉,缓缓问道,“奉孝,你意下如何?”

        郭嘉拱了拱手,缓缓说道,“主公是否还记得,离我们这里不远处有一座马陵山,我们可以假装退兵,在山中设置伏兵,要吕布小儿赶来,我军就可以偷袭。”

        程昱目光一亮,心中回想经过的马陵山,拍了拍手,笑着说道,“奉孝说的对,马陵山地势险要,只要在半路设置伏兵,吕布小儿绝对难逃。”

        郭嘉微笑着拱了拱手,“在下正是此意。”

        听到二人的话,曹操微微皱眉,如果是往常,他肯定会拍案而起,大呼良策。

        可是现在,却有些犹豫,因为,他也知道这些事情。

        到底该如何选择?

        吕布会不会来?

        曹操陷入了沉思之中!

        ……

        濮阳城。

        吕布以及众将都是满脸喜色,房中的气氛异常的轻松。

        魏续上前拱手说道,“温侯,这一次曹孟德损失的兵力不少,肯定元气大伤,不如我们趁胜追击,直接将他们击溃。”

        吕布微微点头,却没有说话,而是将目光转向陈宫嗯嗯,“公台,你的意思呢?”

        陈宫拱了拱手,缓缓说道,“昨夜曹孟德大败而归,必定士气大减,正是我军进攻的好时机。”

        话刚说到这里,门外忽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士兵匆匆从门外走了进来,拱手说道,“启禀温侯,探马传回来消息,曹军已经拔营起寨,好像准备离开。”

        听到这个消息,魏续大叫一声,“不好了,他们想跑。”

        说到这里,魏续转过身对着吕布拱了拱手,“温侯,一定是曹孟德见打不过我们,所以带着士兵逃走了。

        末将愿意领一队兵马冲当前锋,前去追赶曹孟德,请温侯应允!”

        众将听道痛打落水狗的机会,纷纷上前请命。

        “温侯,让末将去吧。”

        “末将保证完成任务。”

        “末将一定要摘曹孟德的脑袋回来。”

        听到众人的话后,吕布皱了皱眉头,再次转头去看陈宫。

        “公台,你意下如何?”

        听到问话,陈宫沉吟片刻,缓缓点了点头,“曹孟德从徐州回来,已经人困马乏,再加上几番大战,损失惨重,早已经士气低落。

        所以我也认为,曹孟德此举,很有可能是真的。”

        吕布听到陈宫的分析,也感觉有道理,点了点头,大声喝道,“众将听令。”

        众人闻言,急忙站出列来拱手,“末将听令。”

        “张辽,成廉你二人率领骑兵,在前面开路,记住,到达马陵山以后,停在山口,等待大军的到来,不可轻举妄动。”

        “末将遵命。”

        二人接到命令,拱了拱手,转身离开。

        吕布环视四周,“臧霸留下来守城,其余的人,和本侯一起前去追击曹孟德。”

        这次功劳虽然被张辽和成廉拔了头筹,但是有口汤喝也是好的。

        众人一起拱手,大声回应,“末将遵命。”

        半个时辰后,张辽和成廉率领骑兵率先出城,朝着马陵山的方向而去。

        众人一路疾行,眼看就要赶到马陵山,张辽正要下令加快速度的时候,前面的探子传回来消息。

        “启禀张将军,前面发现了曹军的辎重队伍,是否继续追击?”

        听到探子传回来的消息,成廉顿时大喜,笑着说道,“老张,真是太好了,曹孟德虽然跑了,但是辎重队伍太慢,想不到竟然被我们追上了。”

        辎重队伍:运输部队携带的军械、粮草、营帐、被服等等一系列的后勤物资。

        张辽皱了皱眉头,缓缓问道,“辎重队伍非同小可,曹孟德一定会派重兵守护,我们千万不可大意。”

        成廉急忙转头看着探子,“他们有多少人,你们打听清楚了吗?”

        探子拱了拱手,“敌人的辎重队伍人数恐怕要有上万人,但属下观察,能战之兵最多超不过4000    。”

        听到这个消息,成廉顿时大喜,狂笑着说道,“老张,他们只有4000人,我们虽然只有1000人,但都是骑兵,他们不是我们的对手。”

        说到这里,成廉重重的冷哼一声,“老张,别犹豫了,我们做上这一票,可就够兄弟们吃很久了。”

        张辽有些犹豫,“可是,温侯不让我们贸然行动,万一出了事?”

        成廉摆了摆手,大笑着说道,“老张,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谨慎了,温侯虽然说不让我们追,但特意明告诉我们,不让我们追到山里去,现在敌人的辎重队伍在山外,怕什么?”

        说完话后,成廉也不等张辽回答,转身对着身后的骑兵大吼一声,“兄弟们都准备好了,我们赶快走,把东西抢回来赶快回来。”

        这些骑兵都是悍勇之人,抢敌人辎重队伍,那可是他们最愿意做的事情,立刻笑嘻嘻的大吼一声,“愿意听将军吩咐。”

        成廉对着张辽眨了眨眼,“老张,走吧,如果温侯问起,俺一律承担。”

        说完话后,成廉也不等张辽回答,带着一众骑兵大笑着冲了出去。

        张辽愣了一下,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脸上满是无奈。

        在并州军之中,张辽的地位很尴尬。

        他很有本事,无论是武功还是计谋方面,都是首屈一指,除了吕布之外,算得上是第一人。

        宋宪,魏续等人,因为忠心,能得到吕布的信任。

        高顺是吕布的兄弟,吕布也清楚,所以没有人在地位方面能超过高顺。

        但坏就坏在这里,吕布虽然不介意,但架不住很多人说他的坏话,引的吕布猜疑。

        张辽深知这一点,所以他做事向来很小心,不愿意落下任何把柄让别人去说。

        就像刚才一样,如果他独自统兵,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把这批货物截下来。

        因为,就算这是曹孟德的计策,他也可以肯定,计策肯定是埋伏在马陵山中,而不是山外。

        辎重队伍之所以在马陵山外,张辽猜测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辎重队伍走的太慢,延误了时间,等到自己赶到的时候,还没有走进山里。

        而另外一个原因,很有可能是曹孟德的鱼饵,如果吕布吃了这些鱼饵尝到甜头,就会无所顾忌,认为他是真心逃走,所以一直追到山里,然后中了他的埋伏,再把吃的吐出来。

        所以,如果在马陵山外,就算吃下这批货物,也绝对不会有危险。

        想起吕布,张辽微微皱眉,心中却有些奇怪,按照以往的经验,知道曹孟德逃走了,他一定会亲率并州铁骑前来追击。

        可是这次,为什么没有亲自前来,而派自己和成廉大前锋?

        并且还告诉自己,千万不要进马陵山?

        难道,他也猜出其中有危险?

        嗒嗒嗒!

        成廉一马当先,沿着官道一路疾奔,没走多久,便看到前面行走缓慢的辎重队伍,顿时大喜,怒吼一声。

        “兄弟们,他们就在前面,给我冲。”

        看到敌人的辎重队伍就在前面,张辽也不敢大意,急忙摘下马背上的长枪,和成廉一左一右,从两面杀出,直奔辎重队伍。

        守护辎重队伍的曹军士兵也发现有人追来,急忙列阵迎击。

        韩浩和史涣见敌人分两路重来,也急忙分开迎敌,同时大叫,“赶快走。”

        曹军士兵留下来挡路,辎重队伍继续向前走,希望能逃出生天。

        成廉手握长枪冲在最前面,史涣从对面迎来,“竟然敢来劫粮,赶快受死。”

        成廉冷哼一声,“废话少说,还是手上见功夫。”

        嗒嗒嗒!

        两匹马疾风冲来,史涣一枪刺出,成廉抬抢拦住。

        二人双枪并举,战至一处,成廉的武功虽然稍胜一筹,但是,史涣拼命的抵抗,一时间,竟然也分不出胜负。

        张辽从另一边迎上韩浩,二人打在一起,十几个回合之后,韩浩便感觉有些招架不住了。

        韩浩也是猛将,但是和张辽相比,却又差的太多,没多久便大汗淋漓,一个不小心,被张辽一枪刺中左臂,顿时吃了一惊,急忙调转马头,转身便走。

        张辽看到韩浩要走,怒吼一声,“敌将休走,有本事再战300回合。”

        韩浩捂着受伤的左臂,哪里敢回答,拍马疾奔,朝着马陵山里奔去。

        另一边的史涣看到韩浩带走了,心中顿时慌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