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吕布的游戏在线阅读 - 第69章

第69章

        所以众人所说的对缺,在各个军中,都算是平常的事。

        盔甲和刀,吕布有办法弄到,可是军中最需要的长枪,他就没办法弄到了,因为游戏中也没有。

        而在军中冲锋陷阵的士兵,往往手中拿着的就是长枪,至于朴刀兵虽然也很厉害,但却不能当做冲锋所用。

        吕布将众人所需要的物品,一一记在心里,准备在游戏中想办法。

        就在众人汇报自己军中所需的时候,一名tan子匆匆跑了进来,“启禀温侯,曹军穿过了丘陵地带,突然加快了速度,今天晚上就能到达定陶,如果没有意外,很快就能赶过来了。”

        听到探子的话,陈宫都皱了起来,“按照这种速度,最多两天,曹孟德的大军就能赶到这里。”

        吕布点了点头,“也好,那我们就在这里以逸待劳,准备迎战。”

        ……

        曹操站在丘陵地带的边缘,转头看着丘陵的方向,微黑的脸颊上突然泛起一丝不屑的冷笑。

        “奉孝,吕布有勇无谋,不足为虑,哈哈。”

        身材清瘦的郭嘉,微微一笑,“这样岂不是更好,想要夺回兖州,轻而易举。”

        就在二人说话之时,远处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

        嗒嗒嗒!

        一名曹军探子纵马从官道上奔来,“让开,有军情禀报。”

        众人不敢阻拦,探子匆匆来到曹操面前,拱手说道,“启禀主公,大事不好了,夏侯将军和文若先生阵亡了。”

        “什么?”

        众人听到探子的话,顿时吃了一惊。

        曹操更是惊的两眼翻白,显些没有昏厥过去。

        听到这个噩耗,郭嘉原本苍白的脸色,更是白的吓人,急忙问道,“你说什么,夏侯将军和文若都阵亡了,是怎么回事,你快说清楚?”

        探子急促地喘了几口气,“那一天,吕奉先带兵来袭,夏侯将军和文若先生来到城墙上迎敌。”

        听到这里,曹操眼中含泪,怒吼一声,“吕布小儿,我和你势不两立。”

        探子吓了一跳,急忙拱了拱手,“当时天黑,文若先生被蜘蛛咬中,结果毒发身亡,夏侯将军也被蜘蛛咬中,又被吕奉先的弓箭射中,所以才会阵亡。”

        曹操一愣,“你说什么,文若是被蜘蛛咬死的?”

        探子急忙点头,“是真的,大家都看见了,蜘蛛咬中了文若先生以后,文若先生肿的可厉害了,没多久就坚持不住了,倒在地上阵亡了。

        夏侯将军胳膊被蜘蛛咬中,虽然他眼疾手快砍断了自己的胳膊,可是,吕奉先却趁此机会发动冲锋,夏侯将军中箭身亡。”

        郭嘉眉头紧皱,喃喃说道,“蜘蛛,怎么会有蜘蛛,又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蜘蛛?”

        曹操怒吼一声,“传令下去,大军极速前进,直接赶往濮阳,为元让和文弱报仇。”

        ……

        吕布和众人商议过后,留下高顺,想要商议一下军纪的事情。

        等到众人离开后,吕布这才发现,侯成竟然也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那里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在游戏中,孤独的咸鱼已经详细的给他讲了一遍,从兖州一直到白门楼所有的事情。

        所以,吕布也清楚,最后,侯成因为喝酒的事情,被自己打了军棍,结果他竟然投靠了曹孟德。

        侯成是他的老兄弟,从并州开始,侯成一开始还是他的军侯,只是自己立功以后,才得到了提拔,成为了侯成的上级。

        说实话,吕布一直很感激侯成,因为,在他当小兵的时候,每一次立功,侯成都没有克扣过,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能快速的升级。

        而侯成在并州的时候,表现的也非常好,忠诚,勇敢,善战,算是一个很优秀的军人。

        可是,为什么后来竟然会出卖自己,难道,就是因为自己打了他军棍,他就忘了多年的兄弟情谊?

        就在吕布皱眉想起往事的时候,侯成忍不住了,走上前来,拱了拱手,“温侯,末将想求你一件事情。”

        吕布点了点头,“说吧,什么事情?”

        侯成正要说话,高顺忽然开口说道,“老侯,你是不是想替张三求情?”

        侯成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温侯,张三是我的一个老兄弟,这次犯了点小错,可是老高又不顾情面,非要处罚他,所以想请温侯凯恩,放他一马!侯成”

        吕布皱了皱眉头,转头看着高顺,“张三犯了什么错?”

        高顺拱了拱手,“温侯刚下命令,让所有人不许骚扰百姓,更不许劫掠百姓的财物和粮食。

        可是,张三却带着几名士兵,不但劫掠了百姓,还将人家姑娘抢走了,所以,末将将他们几个人都抓住了,想要按规定处罚。”

        吕布皱了皱眉头,“按照规定,应该怎么处罚?”

        高顺脸色森然,缓缓说道,“所幸这次并没有致死,按军法规定,重责100军棍,劫掠的财物全部奉还。”

        侯成笑嘻嘻地拱了拱手,“温侯,张三作战勇敢,屡立战功,也算是我手下得力的战将,这次虽然犯了点小错,更何况也没有致死,请温侯开恩,就放他这一次吧。”

        吕布看着侯成满脸赔笑,又看着高顺一脸肃然,眉头渐渐皱了起来,缓缓问道。

        “高顺,如果从轻处罚,又该是什么罪呢?”

        高顺拱了拱手,“温侯,军法就是军法,没有人可以违抗,无论任何人,哪怕是我自己,也不能违抗。

        如有违抗,必须按军法从事。”

        侯成脸上升起一股怒意,“老高,大家都是兄弟,更何况又立了这么多的功劳,难道就不能网开一面?”

        高顺摇了摇头,语气冰冷,“不能。”

        吕布皱了皱眉头,转头看着侯成,缓缓问道,“老侯,如果是你,你想怎么处置呢?”

        侯成急忙拱了拱手,“温侯,不如将功抵罪,你看如何?”

        高顺冷笑一声,“老侯,按照你的说法,只要立一件大功,就可以犯一个大错,是这个道理吗?

        如果真是这样,军法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