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绑定气运:开局扮演青莲剑仙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你当我傻?【求推荐票!】

第十八章你当我傻?【求推荐票!】

        迷雾之中,陆白快速的穿梭。

        他很快接近冲在最前面的一个家伙。

        这人的一身打扮,像是西域的某个小国的,具体是哪个国家,陆白记不住。

        西域一百多个小国,哪能记那么清楚。

        这家伙,不主动臣服寻求庇护,还胆敢来围杀陆白。

        这让陆白有些火大。

        唰!

        青莲剑出鞘,三尺剑气一闪而过。

        剑气从迷雾中出来之时,那家伙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啊~”

        他最后发出的一声哀嚎,绝望至极。

        【你已死亡,等待国主确认复活!】

        【公告:大唐选手陆白,击杀乌兰国选手车梭,大唐获得神明赐福,得到乌兰国国库所有财物!】

        【公告:乌兰国选手死亡,乌兰国降下神罚,灵气浓度减少百分之二十!】

        【公告:乌兰国选手车梭,被大唐选手陆白击杀,乌兰国需将国库所有财物在十日内进献给大唐,所有财物将留下神明标记,有一件财物未按时送达,乌兰国所有人员将被抹杀!】

        唰!

        乌兰国境内。

        天降金光,将乌兰国的国库包裹其中,国库总管进国库中查看一番,发现所有财物上,都泛着金光。

        此事事关重大,急忙呈报给乌兰国王。

        此时乌兰国王,正捂着额头,一脸无奈。

        乌兰国本来就不富裕,国库内的财物还是乌兰王几十年来,从百姓身上搜刮出来的。

        如今一下交出去,更是雪上加霜。

        乌兰王没得选择。

        手一挥。

        “传令,将所有财物装车,送往大唐,由大王子亲自押送。”

        乌兰王言罢,又默默写了一份国书。

        交给自己的大儿子。

        “把这个,亲手献给唐皇,告诉他,乌兰永远视大唐为主国,求大唐放过乌兰!”

        大唐之强盛,远非乌兰能及,绝对实力差距下,乌兰王只能选择低头

        【请选择更换或复活选手!】

        “更换!”

        ……

        气运战场之中,短短十分钟,陆白就斩下十个偷袭者的头。

        公告声不觉于耳,陆白无心关注。

        他只关注身上的杀神徽章。

        果然在他解决了第十个人的时候。

        徽章的颜色有了变化。

        【杀神徽章(玄级,可成长)】

        【击杀参赛选手,有一定概率复制该选手的气运天赋,升级条件:杀人,杀更多的人!当前概率10%,当前成长值(10/100)】

        果然升级了。

        陆白心中有些小成就感。

        可惜,没能成功复制气运天赋。

        不过眼下还是有机会的,还剩下六个人。

        这六个人,或许是被一连串的公告给吓到了,此时聚到了一起。

        领头的一个家伙,是乌孙国的选手拓跋宏,陆白认得出来,乌孙国男人的打扮和突厥一样很有标志性。

        头上的毡帽,就表明了他的身份。

        其余五个人,也和乌孙一样,都是西域国家,一直以来对大唐带有敌意。

        在大唐立国之初,这些小国甚至在乌孙的联合下,断了大唐通商之路。

        这些人,不自量力,死不足惜。

        【乌孙国选手拓跋宏请求与你通话!】

        陆白收到了拓跋宏的通信提醒。

        想了想,陆白还是接了。

        “陆白,我知道你就在附近,光是偷袭,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像个男人一样,不用那些神器,和我堂堂正正打一场!”

        拓跋宏这是明显的激将法。

        可惜,用错了地方。

        既然自己要送上门,那也省的陆白往前跑了。

        “好,我答应你!你前方一里,有一处空地,我在那里等你!”

        “好,等着!”

        拓跋宏挂了通信,嘴角扬起,一脸阴险的笑容。

        大唐人,也不过如此,真是蠢猪。

        他只是略施小计,小小激将法,就能将陆白引出来。

        兵法,没有白学!

        拓跋宏身为王子,在乌孙是出名的天才,不仅修行天赋异禀,在兵法之道甚至还要出色。

        仅仅靠一部孙子兵法,他就成了乌孙军中神话,年仅二十岁,就打服周边十六国。

        正因为如此,他为人十分自负。

        从陆白刚开始杀人,拓跋宏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不简单。

        只见陆白杀人,不见有人还手,甚至连逃都来不及。

        他猜测,陆白一定有什么手段,能看到偷袭者的位置,而偷袭者却看不到他。

        陆白是在暗处,拓跋宏在明处,这就让拓跋宏很被动。

        正因为如此,他才故意激将陆白。

        陆白不上钩,拓跋宏便打算立刻放弃,风险太大,不过他认为,六个人报团,陆白应该不好出手。

        陆白既然上钩了,拓跋宏自然就来了精神。

        当即好好布置一番。

        “听着,那小子要真敢露面,所有人听我指挥,一起出手,要让这个大唐的蠢猪,知道什么叫兵不厌诈!”

        六个人合计一番,便继续前进。

        果然,走了不到五分钟,他们就到了一片平整的地方。

        迷雾之中,陆白翩翩白衣,如仙人下凡一般,一手执剑,一手倒酒,倒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

        “来了?”

        陆白擦擦嘴,眯着眼睛看着这几个人。

        他这模样,分明是轻视拓跋宏等人。

        越是这样,拓跋宏反倒觉得自己机会更大。

        轻敌冒进,兵之大忌也。

        “陆白,我们说好的,你不用神器,咱们光明正大打一场,你背着那张弓算怎么回事?”

        “哦~,不好意思,忘了!”

        陆白眼神迷茫,解下背上的“逐日之弓”,丢到一旁。

        他现在的模样,活脱脱像一个醉鬼。

        拓跋宏越看心越喜,他们六个人,要是连一个醉鬼都搞不定,那这二十多年,可就是白活了。

        他和其他五个人,对视了一眼,都看到的彼此眼中的喜悦之色。

        就在拓跋宏准备动手之时。

        陆白伸出手中的剑。

        “我这把剑,是不是也碍事,要不一起扔了算了!”

        这是真喝醉了!

        自己的剑都要扔!

        拓跋宏心跳都有些加速了。

        大唐怎么会选中这么一个奇葩?

        他说着陆白的话往下说。

        “陆兄果然大气,这样好了,你我都不使用兵器,赤手相对,如何?”

        拓跋宏说着,还先将自己手中的银月弯刀扔在地上。

        “既然这样,那我们可说好了,扔了剑?”

        陆白甚至还带着笑。

        拓跋宏一阵狂点头,他身边的五人,已经悄悄把手伸向了身后的刀柄。

        就在此时,陆白却微微一笑。

        “你当我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