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三章 罗浮宗程景云!

第一百七十三章 罗浮宗程景云!

        第一百七十三章    罗浮宗程景云!

        “嗯,不错,虽然境界低了点,但挺有礼貌。”

        狂澜喝了口酒,指着座位说道:“坐。”

        叶昊坐下之后,就听周子陵问狂澜道:“你最近接任务了么?”

        “二星的任务那里那么好接,不知根知底的万一背后捅我一刀,我哭都没地方哭,所以只接了几个一星的任务。”

        狂澜挑了挑眉,言语中有些愤懑,说道:“你都不知道那些新人多奇葩,有的胆小如鼠,事事缩在后边,有的却胆大包天,仗着身上有宝器横冲直闯,跟送死根本没有两样。”

        “才出宗门的新人,依仗着宗门赐下的宝器横行无忌再无难免嘛。”

        周子陵笑着说道。

        “可你第一次接剑盟的任务,所表现出的可不像是新人,经验老到,又敢打敢拼,要不然,怎么会把你收进我的小队里。”

        狂澜戏虐的说道。

        “那就承蒙您看的起啦!”

        周子陵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哈哈哈,你这小子,喝酒喝酒!”

        狂澜哈哈大笑着,指了指周子陵。

        叶昊听着狂澜和周子陵谈起出任务时遇到的种种遭遇,险象环生,就是一星的任务,说不定就会遭遇极大的危险。

        听了片刻后,叶昊忽然想起一事,而后问道:“这斩鳌山是怎么回事?

        来紫云城的路上,遇到了他们在拦截过往的修炼者。”

        周子陵不禁摇了摇头,他也只是听说过斩鳌山肆意妄为的名头,并未打过交道,闻言后也是神色好奇。

        “嘿嘿,这事你要是问别人肯定不清楚,问我算是问对人了!”

        狂澜放下酒杯,神神秘秘的跟两人说道:“这事也是我前几天参加任务时无意听到的。”

        “斩鳌山发现了一处上古秘境,辛辛苦苦探索几个月,没想到却给人做了嫁衣,听说是一位宗门弟子以秘法秘密潜入其中,竟然没有被发现,盗走了秘境中的一件灵器,让斩鳌山格外抓狂。”

        “所以,才会有大规模截杀过往修炼者的事情,不过,这事放在斩鳌山上根本不稀奇,毕竟一向横行无忌惯了。”

        “最让人诧异的是,不知道那个宗门的弟子,竟然如此神通广大,居然在斩鳌山的重重合围中突破出来。”

        狂澜语气中满是感慨。

        他自认就是以自己的实力,若是陷入斩鳌山的包围之中,也难以轻易脱身。

        宗门弟子?

        叶昊目光微微一沉,这必然又是一位外出历练的天骄之辈了。

        据狂澜所说的推测,其实力堪比莫修。

        胆子还真是大啊,连斩鳌山的虎须都敢碰。

        随后,狂澜又说起了斩鳌山过往行事的霸道,让人感慨不已。

        正在这个时候。

        剑盟的入口处,缓步走进来四道身影。

        三男一女,男子风流倜傥,相貌堂堂,身上如有光辉在闪烁,带着迫人的气息。

        女子肤色欺霜赛雪,容颜姣好,一双美眸之中满是凛然之意,似乎无声无息中带着蔑视。

        叶昊目光悄然一凝。

        这三男一女竟然全在天罡境界!三名两名半步天罡,那女子天罡一重境。

        最让叶昊诧异的是,走在前头的那名男子竟然也是天罡三重境!

        胸前的徽章上赫然刻画着三柄神剑!

        三星执剑者!

        看样子,这四人的实力不定不凡,要知道,连狂澜同样是天罡三重境界,也只是二星执剑者而已。

        言谈之中,连他都没有把握可以轻松完成晋级三星执剑者的任务。

        足见,这四人必有不凡之处。

        可就在这个时候。

        叶昊回过头明显看到狂澜见到这四人后,脸上陡然沉重几分,看了一眼周子陵后,悄然叹了一口气。

        他有些不明所以,就见周子陵师兄的脸色陡然难看起来。

        叶昊心中沉思,看来这行人和周师兄之间有仇怨啊,再联想起周子陵师兄一直心思沉沉的样子,顿时恍然明悟。

        就在叶昊凝神思索之际。

        那一直谈笑的四人已经走到前台老者处,似乎是将一个黑铁小匣交给了那名老者,交接完成了任务。

        只是距离较远,叶昊也没有听清说的是什么。

        “走了,龙剑、修罗,这里乌烟瘴气的,坐的我好胜难受。”

        狂澜低声骂了一句,站起身。

        周子陵也是神色深沉站起,向着剑盟外走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

        那四人转身向着这边走来,其中一人忽然看到周子陵的身影,快速低声在那名天罡三重境的青年耳边说了两句。

        那名天罡三重境的青年陡然剑眉一挑,目光中闪过一道精芒,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的弧度。

        带着其余三人信步走来,看到叶昊三人将要走出剑盟,身形猛然一动,一伸手拦住三人。

        嘴角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眼眸深处满是冷意。

        “就这么急着走了么?

        龙剑!”

        那名男子语气中充满蔑视之感,没有半分掩饰的意味。

        叶昊目光深深一沉,来者不善啊!

        听到这句话,周子陵的身形不禁一顿,霍然转身,目光灼灼的盯着那名青年。

        “程景云,这里可是剑盟,你想干什么?”

        狂澜目如红灯,眼中神芒闪动,身上的气息缓缓激发而出。

        程景云?

        叶昊心中一沉,在剑盟中居然还用真实名讳,对自己的实力还真是自信啊!

        “哼,这里没有你的事,别自寻麻烦,否则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程景云冷哼一声,看都不看狂澜一眼,目光落在周子陵身上,目光中满是轻蔑之意。

        “呵呵,就这么肯定能吃住我么?”

        狂澜冷笑一声,眼眸中闪过一丝寒意,说道:“要不找个地方练练?”

        “好啊!随时奉陪!”

        程景云顿时双眼一眯,眼缝之中露出一丝危险的光芒,身上气息隐隐勃发。

        一股压迫的灵威笼罩在身子周围一尺之地。

        “呵呵,你敢在剑盟动手么?”

        狂澜不屑的撇了撇嘴,脸上满是嘲弄。

        敢在剑盟之中动手,就算没有强者出手镇压,单单这大阵就会瞬间将其碾碎。

        即便这程景云是三星执剑者又如何?

        他同样是天罡境三重,真搏杀起来,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程景云顿时神色一寒,眼眸中杀意森然。

        此时,周子陵伸手拦住了狂澜,对后者摇了摇头,而后目光灼灼的盯着程景云,轻笑一声,沉声说道:“你认为这样,墨雪就能喜欢你么?

        别枉费心思了,就算再如何,墨雪也不会钟情与你!你没有半点机会。”

        “你!”

        一语落下。

        顿时,程景云白皙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怒色,眼眸中迸射一抹寒光,死死的盯着周子陵。

        “好!好!好!”

        片刻后,程景云从唇缝中咬牙切齿的挤出一句冰冷的话来。

        “希望你的嘴能一直这么硬,祈求上苍吧,别再接任务,否则,我定然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程景云此时愤怒至极,神色反而平静下来,缓步走到周子陵的身前,阴笑着低声说道:“呵呵,墨雪喜欢你又如何?

        最终还不是要成为我程景云的双修道侣。”

        “你知不知道,你那些所谓的隐忍、勉励、自信,以为自己只要努力就可以改变一切,落在我的眼里,是何等的可笑?”

        “就像是个小丑,在费力的卖弄着自己的本领。”

        “呵呵,没用的,她的宗门敢违背我师尊的意愿么?”

        “其实,我可以轻易的碾碎你,可这么太便宜你了,我要在墨雪跟前狠狠虐杀你,让她看看她喜欢的人,在我面前,就像个死狗一般。”

        “那场面一定有趣极了!”

        程景云俊朗的脸上满是邪恶残酷的笑意,声音如同九幽之地渗透出来的寒风,不带一丝温热,冰寒刺骨。

        周子陵脸色沉凝,死死的咬着牙,眸子中满是怒火,紧紧盯着程景云,一字一句道:“那就试试看你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

        “那就拭目以待吧!”

        程景云阴笑一声,满眼轻蔑的带着其余三人信步离开。

        “龙剑……”

        叶昊眼中满是关切。

        从只言片语中,虽然推测不出事情的全部真相,但也八九不离十了。

        纵然是有千万般的危险劫难,他自然也要站在周师兄这边。

        周子陵神色略显疲惫,看着叶昊,沉声说道:“你现在就动身,离开紫云城,驾驭傀儡兽和灵舟都无法逃脱斩鳌山的封锁范围,你只能绕过去,虽然要多耗费点时间,但胜在安全稳妥。”

        “你觉得我会走么?”

        叶昊淡淡笑着说道。

        “这次一定要听我的,这程景云是罗浮宗的弟子,不但自身实力出众,背景同样惊人,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听我一句劝,速速离开此地,万一被他盯上就难办了。”

        周子陵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遇到危难,我岂能独自逃走,你这是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一起担着就是了,天罡五重境的人又不是没有斩杀过,天罡三重境又有何惧?”

        叶昊淡淡说道。

        更何况,前些时日在三大天罡后期强者的围剿之中,虎口逃生。

        一个三星执剑者能强过天罡后期强者么?

        “好,兄弟好志气,三星执剑者又能如何?

        想随意揉捏我们,也要看老子手里这口刀答不答应。”

        狂澜神色傲然的说道。

        虽然他现在只是二星执剑者,但自认有着不输三星执剑者的实力。

        而更让他心底震惊的是,叶昊话里透露出的信息,竟然斩杀过天罡五重境的强者?

        难道这小子一直深藏不露,隐藏着自己的实力?

        周子陵听到叶昊的话,心底如有暖流淌过,只是嘴角有着一丝苦笑,轻声说道:“那天罡五重境可是合十人之力才勉强击杀,现在你我二人未必是程景云的敌手。”

        原来如此!

        狂澜心底舒了一口气,这就对了,还以为碰到了什么绝世妖孽!

        “既然你执意留下,好吧,我拼尽性命也不会让你有事。”

        周子陵沉声说道。

        “两个大男人说什么废话,走,喝酒去,不就一个天罡境怕个卵!”

        狂澜哈哈大笑着拉着叶昊和周子陵,离开剑盟,来到他在紫云城中租住的小院。

        此间建筑优雅,错落有致,白墙青瓦,甚是可爱,院中一株古木,绿叶迎风,微微晃动,有着淡然的香气,四散而出,显然这株老树不同寻常。

        两人随着狂澜进入屋中,明窗净几,极为素雅。

        狂澜从储物袋中取出三大坛灵酒,才一打开就有酒香逸散出来,闻之欲醉。

        “这可是我珍藏多年的好酒,今天你俩有口福了。”

        狂澜笑着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些灵果肉食,灵气浓郁,不是凡物。

        “那可要好好尝尝了!”

        周子陵笑着说道。

        “龙剑,方才是怎么回事,可以说说了吧?”

        叶昊饮下一口酒,开口问道。

        “唉……”

        周子陵闻言,神情一顿,而后长长舒了一口气,嘴角挂着一丝苦涩的笑意,缓缓开口。

        “既然你已经看到了,我也没有隐藏的必要了。”

        周子陵黯然的喝了一口酒后,将他的故事娓娓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