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章 符牌!

第一百七十章 符牌!

        第一百七十章    符牌!

        叶昊连忙转过身形,好在有青铜面具隐匿气息,而且许显通种下的追踪禁制已经被灵识古镜所镇压,没有让二人发觉。

        只见此时柳河脸色阴沉无比,许显通也一改以往的沉稳肃穆形象,显得气急败坏,口中狠狠骂着什么,距离太远,叶昊也没有听清。

        二人扫了一眼周围之后,眼看有几名修炼者露出不怀好意的神色靠近,顿时冷哼一声,身上灵力霍然爆发出去,一瞬间,神威如狱。

        几人讪讪笑着离开,低头商量片刻后,又向着其他人走去。

        这一幕,叶昊看在眼前,顿时心中一沉,这紫云城的风气怕是不太友善啊!

        若是实力不济,恐怕要有麻烦了。

        就见柳河和许显通二人低声议论两句之后,神色不耐的搀扶着几位身受重伤的修炼者,快步向着城中而去。

        叶昊心中满是疑惑,这两人追杀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紫云城?

        左思右想,也没个结果,叶昊本想离开紫云城,但转念一想,只要小心些,不遇上这两人,应该没有大的麻烦。

        最重要的是,破云灵舟上的灵能符炮损坏严重。

        此地斩鳌山修炼者霸道猖獗,如果没有可以威胁到天罡境中期的手段,太过危险了。

        随后,经过几道盘查之后,叶昊来到了紫云城中。

        当务之急,是先修复好破云灵舟,那艘斩鳌山的白骨飞舟,叶昊仔细思索之后,还是先不要拿出来置换,万一引出来麻烦,得不偿失。

        等到去赤阳府,再做处理也不迟。

        紫云城恢弘辽阔,百业繁荣,一路行来,单单天罡境的强者叶昊已经遇到了数位,心中不由暗是警觉,这城中的实力比之碧山城,岂止强上数倍。

        整个碧山城的天罡境也不过三位而已,而这里,却往来无数。

        甚至几道天罡境的气息波动,比柳河还要强上一线。

        叶昊在城中找了半日,终于看到了御天阁的位置。

        紫云城中的御天阁比其他城池的更是宏伟大气,七层高阁,隐隐间似有光晕流转。

        人流往来,各个气息不俗,境界凝实无比。

        叶昊迈步进入御天阁,立马有位身段绰约的高挑女子走了过来,欠身行了一礼后,柔声开口问道:“公子需要什么,小女可以为公子介绍。”

        “如果公子需要功法和灵技,本阁中玄阶上中下三品收藏不少,威力也不俗……”

        啊高挑女子微笑着说道。

        “不必了,破云灵舟损坏了,可能修复?”

        叶昊看了一周围,而后淡淡说道。

        “自然是能的,这破云灵舟正是本阁炼器大师特制的飞行灵器,修复起来并不难。

        只是公子,这修复费用颇高,倒是不如再换一艘新灵舟来的划算。”

        那高挑女子笑着说道。

        她仔细打量过叶昊,仪态潇洒,气度出尘,虽然身上穿的是散修的惯用服饰,但能拥有御天阁的破云灵舟,财力肯定不俗。

        “不必了!”

        叶昊眉头微皱,而后淡淡说道。

        “是,公子!”

        那高挑女子看到叶昊神色冷淡,立马不再游说,心中暗道可惜,如果能迈出去一艘破云灵舟,其中能赚到的灵石足够她境界再突破一重了。

        但她可不敢惹到叶昊,生怕说错话让其不喜离开御天阁,于是柔声说道:“那公子,这边请,正好炼器师父在休息。”

        叶昊点了点头。

        随着高挑女子的脚步,缓步登上三楼。

        “公子,请随我来。”

        片刻之后,二人来到一间房门前,那高挑女子素手轻抬,手中亮起一道符牌。

        只见光华一闪,那间房门缓缓打开。

        “张老!有客人需要修复灵器。”

        那高挑女子恭敬的冲着房间中的一位老者恭敬说道。

        转过巨大的屏风,叶昊抬眼看去,就见古香古色的房间中,一位鹤发童颜、精神矍铄的老者正躺在长椅上闭目养神。

        古木长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修复灵器所有的工具,杂乱而有序,荧光闪闪,似乎有道韵在流转。

        桌上一尊黄铜小鼎一股淡香缭绕,隐隐间,让人体内的灵气运转都似乎快速许多。

        叶昊曾在宗门中的一本古籍上了解过,这烟是灵香,拥有稳定灵识,加速灵气运转之功效,对于常年闭关之人,多有裨益。

        而且,这灵香制作繁复,以凶兽骨骼精华加上各种珍惜宝药,天材地宝,经过多重复杂手段,才能炼制而成,价值不菲。

        心中不禁暗道这位老者还真是豪奢。

        房间中,在长桌之旁还有两人,一男一女,男子面目阴柔,相貌出众,女子容颜姣好,气质出尘。

        两人看到高挑女子带着叶昊进来,顿时眉间闪过一丝不喜,不过却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转过身来,神色恭敬的看着那位老者,而后说道。

        “张老,行行好,这件灵器对我至关重要,只有您出手才有十全把握……”

        那名青年眼眸中有些焦急,开口说道。

        那老者淡漠的抬起眼睑,瞥了一眼那青年男子,声音不冷不淡,缓缓说道:“请回吧,老夫一日只出手三次,今日机会已经用尽,公子明日再来吧!”

        “还请张大师通融一番,晚辈必有重谢。”

        那青年男子依旧不甘心的说道。

        “是啊,张大师,这灵器对我师兄很重要,明日就要离开紫云城做任务,时间实在来不及了!”

        旁边的女子也是连忙开口。

        那张老听到两人的话,脸上怫然不悦,眼眸中有冷意闪动。

        “本阁中还有其他炼器大师坐镇,何必在老夫这里聒噪!”

        两人闻言,脸上顿时神色一垮,谁不知道紫云城御天阁中炼器一道最有名的是张老,造诣高绝,拥有化腐朽为神奇之功效。

        可再说下去,怕是会激怒了张老,当下只能立即闭嘴,讪讪笑着,转身想要离开。

        看到叶昊的时候,那青年男子眼眸中有冷意闪烁,满是不悦。

        方才这小子没进来之时,张老的口气松动,已经有了要出手的意向。

        全被这小子给搅黄了!

        叶昊看到两人敌视的目光不禁有些莫名其妙,微微摇头后,直接无视。

        而后,看向那名老者,从储物袋中取出破云灵舟。

        “这位小友,老夫已经说过今日不再修器,可以明日早些来,若是等不及,本阁还有许多优秀炼器师,必定让小友满意。”

        张老看到叶昊的举动,不等他说话,就先开口说道。

        叶昊身形一顿,也不以为意,反正只要能将破云灵舟修好就成,至于谁去修,有什么关系?

        笑着点了点头,转身要离开房间。

        “呵,一个乡巴佬也想让张大师出手,真是自不量力,张大师是你能请得动的么?”

        那名女子看到叶昊也是同样待遇,顿时幸灾乐祸,在一旁阴声怪气的说着,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声音。

        叶昊闻言,眼眸一沉,转过头看过去。

        灵识一扫,这两人修为在半步天罡境界,尤其那名青年灵气紊乱,沸腾,正处在将要突破到天罡境的边缘。

        这让叶昊有些诧异,据他所了解到的,赤阳府中的天骄之辈在灵海境九重巅峰都自动停步,轻易不会突破到天罡境,打熬大道根基,很少见到这么快就要踏入天罡境的宗门弟子。

        而且,这人的气息并不凝实,也不雄壮,太过虚浮。

        若是没有惊人的灵器护身,真实战力或许有些堪忧。

        想到这里,叶昊不禁摇头洒然一笑,自己现在不过是灵海三重境界,却对将要晋升天罡境的人指点,未免太过膨胀了些。

        归根到底,还是两大神术给了他无穷的底气,战力远超常人,阅历见闻,同境之人如何能比?

        而看到叶昊不经意露出的笑意,那名女子顿时神色一冷,以为叶昊是嘲笑自己被张大师赶出来,神色中有些气急,再看叶昊不过是灵海三重境界而已,更是不放眼中。

        “死乡巴佬,你是在嘲笑我么?”

        那女子神色一冷,眼眸有着怒意。

        叶昊本来都无视,没想到这女的竟然得寸进尺,顿时目光一沉。

        “这里是御天阁,还不是你俩撒野的地方!”

        陡然,张大师双目微睁,一道寒光瞬间闪过。

        那一男一女原本心中的怨气猛然消散,连忙说道:“张大师不敢,不敢。”

        赶紧敛声收气,不敢有一丝怨言。

        这张大师不但是有名的炼器大师,在御天阁中也可谓举足轻重,若是得罪了,以后有事再想开口,可就麻烦了。

        不过,虽然不敢和张大师嚣张,倒是恨恨的瞪了叶昊一眼,似乎把这股怨气记在叶昊身上。

        叶昊转过头,直接无视。

        “公子这边请,抱歉了张大师今日不再修器,本阁另有炼器师,造诣同样不凡,是小女的疏忽了!”

        那高挑女子有些赧然说道。

        “无妨,只要能将灵舟修复好就可以。”

        叶昊淡然一笑,随后问道:“修复灵舟费用多少?”

        那高挑女子解释道:“根据灵舟受损的程度,费用自然是不同的。

        如果受损太过严重,还是没有修复的必要了。”

        “如果阵纹被破坏,大概也要十万块灵石以上。”

        叶昊闻言不禁咋舌,还真是够奢侈的,修复阵纹的费用就如此高昂。

        随后,心念一动,从储物袋中取出陆汀兰所送的玉质符牌,示意给那高挑女子看,说道:“不知道这符牌能抵多少灵石?”

        “这是……”

        那高挑女子眼眸顿时一凝。

        她自然认出了这是御天阁特质的符牌,但这位公子怎么才拿出来?

        “呵呵,还望向用块破牌子抵费用,真是个乡巴佬,让人发笑!”

        旁边那女子见状不禁低声嗤笑。

        而就在这个时候。

        那位张大师陡然目光深深一凝,视线牢牢锁在叶昊手中的玉质符牌上,确认无误后,连忙开口问道:“你这符牌是从何处而来。”

        张大师霍然站起来,深深凝视着叶昊,身上气息鼓动,宽大的双袖如龙蛇舞动,一股沉重的压迫感随之弥漫房间之中。

        这股悍然灵威对于叶昊来说,恍如清风拂面,根本没造成一丝阻碍。

        看这张大师凝重的态度,看来陆汀兰所说确实不虚。

        于是,淡然说道:“这是一位友人所赠。”

        “不知道姓名是?”

        张大师连忙追问。

        “姓陆!”

        叶昊眉头微皱,淡淡说道。

        一语落下。

        谁知。

        那张大师心中电转,瞬间明悟过来。

        别人可能不知道

        消瘦的身形陡然一动,几步就来到叶昊面前。

        脸上满是热情的喜悦之色,与先前的高傲淡漠判若两人。

        “哎呀哎呀,小友来到御天阁怎么不早通知一声,快快快,小友快把灵舟拿出来,让老夫瞧瞧,小友放心,有老夫在,什么问题都不在话下。”

        张大师连忙开口,似乎生怕叶昊转身就走了。

        此时,不单那一男一女目瞪口呆,就连领路的高挑女子,也是诧异万分。

        一向淡漠高傲的张大师何时这么好说话过?

        一时之间,看向叶昊的目光中满是敬畏,这位公子不显山不露水,还真是深不可测。

        而那一男一女,此时却是猛然醒悟过来,心底猛然升起无穷的恐惧来。

        这少年连张大师都将姿态放得如此低微,那他的身份背景会是何等惊人?

        刹那间,两人手足无措,如坠九幽,遍体生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