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御天阁!

第一百五十七章 御天阁!

        第一百五十七章    御天阁!

        薛世阳和丁桂山心中猛然一震。

        “完了!”

        “速逃!”

        城外小山一战,他俩也曾到场观摩,天罡七重境的许显通,就算是萧红尘也不见得有把握击溃。

        而这柳河必然比许显通更为厉害,他们两个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在见到柳河出现的那一刹那,薛世阳和丁桂山二人就爆发灵力,向着远处疯狂逃去。

        “咳咳,留下来吧!”

        柳河阴沉沉的低喃着。

        护体罡气滚滚,身影化作一道魅影,带着磅礴大势,凌空蹈虚,瞬间扑向二人。

        恐怖的声势,带着惊人的波动,似乎要将这虚空都压碎一般,骇人无比。

        看到这场景的叶昊,心底顿时一沉。

        这柳河也来了,这事可就麻烦了!

        “柳河,你敢追杀我等,就不怕坏了赤阳府的规定,被我等宗门问责,巡查使大人怪罪么?”

        薛世阳边跑边高声怒喝,色厉内荏说道。

        “怪罪?”

        柳河似笑非笑的看着二人,脸上有着几分嘲弄之意。

        他只是散修的身份,何时曾被这些高高在上的宗门弟子看的起过?

        而如今,这些自高自大的宗门弟子生死都在自己一念之间,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让人痴迷了!

        “巡查使大人为何要怪罪于老朽,老朽不过是请二位回碧山城中在盘桓游玩几日而已,这有何坏规矩之处?”

        柳河慢条斯理的轻声说道。

        薛世阳和丁桂山二人顿时心中一沉,怕是逃不掉了。

        “我俩还有要事去做,就谢过城主和柳管事的好意了!”

        二人对柳河一拱手,而后身形快速暴退。

        “是去是留,可容不得二位做主了!”

        柳河目光陡然一沉,身形悍然突击。

        眼见逃离无望,薛世阳和丁桂山眼中闪过一丝狠意。

        丁桂山灵力轰然爆发,一道百丈刀芒瞬间向着柳河疯狂劈来。

        而薛世阳早就祭出黄铜神鼎外加玉质小瓶,顿时赤红神焰滔天,灼烧万物,汪洋浩荡,冲洗一切。

        但柳河只是嗤笑一声。

        身形不退不避,枯瘦的手掌伸出,在电光火石之间,一掌拍在丁桂山的宝刀之上。

        “轰!”

        品质不俗、曾陪丁桂山生死厮杀无数的玄阶宝器,顿时发出支离破碎的声响,轰的一声,完全破碎开来,而柳河的掌势不衰,直接印在丁桂山的胸口之上。

        顿时,丁桂山直觉的五脏移位,气血不住翻腾,身影陡然倒射出去。

        撞碎无数苍天古木之后,轰然砸进大地之中,挣扎着想要爬起。

        但喉间一口鲜血狂涌,本就有伤的身子再也忍耐不住,张嘴猛然喷出,眨眼间,脸色苍白无比,气息萎靡到极点。

        此时。

        一股浩瀚灵威从柳河身体之中激荡而出。

        仿佛如同山岳一般厚重。

        而后柳河单手一抓,携带着无尽罡风和灵威一掌悍然而来。

        一瞬间,赤红神焰剧烈摇曳,汪洋如被蒸发。

        薛世阳所有可怕的攻势,在柳河简简单单的一招之下,土崩瓦解!

        柳河苍老的脸上带着丝轻蔑的笑意,悠然说道:“灵器虽好,可惜用的是却是如此无用!”

        刹那间,柳河手掌在薛世阳的胸口轻轻一抚,后者顿时如同雷亟,身形顿时抛飞出去,周身不知道断裂了多少块骨头,脸色瞬间惨白如纸。

        柳河脸上皮笑肉不笑,满是蔑视,说道:“嘿嘿,走吧,两位天骄。”

        一语落下,随后提起两人,脚踩虚空,凌空而去。

        等柳河带着两人离开许久,叶昊才露出身形,神色中带着一丝凝重。

        这情形可远比在栖霞山脉中凶险万分!

        那时不过是一个天罡境中期。

        而这里可是有三大天罡境后期,尤其王世安,坐镇碧山城数十年的老牌天罡境强者,手中底牌无数,实力深不可测。

        叶昊悄然运起《古镜照神术》,识海之中灵识古镜悠悠运转,道道玄妙气息流淌而下,而后逸散开来,将其周围笼罩在内。

        这《古镜照神术》妙用无双,不但可以增强灵识,尤其到了第二重,玄妙气息竟然可以阻挡灵识探测,从而达到隐藏身形的效果。

        依仗着远超同境界修炼者的磅礴灵识,叶昊躲过两队守卫的搜查,来到一处高峰绝顶之上。

        忽然间,目光一凝,看到远处天际一艘奢华无比的破云灵舟缓缓出现在云海之中。

        而下方的林间密地之间,正有数十道城中守卫在严阵以待,其中一道气息磅礴无比,正是与萧红尘曾有一战的许显通。

        此时,在许显通不远处的空地间,正有十几道狼狈的身影躺在一旁,仔细一看,竟然权势鲁山郡、天河郡、山河郡的宗门弟子。

        叶昊仔细看去,心中暗道万幸,其中没有天剑宗的弟子。

        就在这个时候。

        两道气息磅礴的身影冲天而起。

        凝立长空之上,静静等待。

        正是柳河和一直未曾出现的碧山城城主王世安。

        只见此时王世安气势滔天,手中一柄猩红的短棍,其上似乎血迹未干,充斥着无尽的杀伐之气,让人心惊胆颤。

        此短棍乃是一件地阶下品法宝,是王世安立下大功后,赤阳府赐予下来的宝物。

        “城主,来了!”

        柳河站在王世安身后,低声说道。

        “嗯!”

        王世安不轻不淡应了一声,只是眼眸之中确实有癫狂之色在疯狂跳动。

        手中短棍气息越来越盛,仿佛要刺破苍穹,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弥漫天地之间。

        眼见破云灵舟飞速而来。

        王世安身上雄浑灵力轰然爆发,短棍高举,而后悍然砸落。

        刹那间,一道百余丈凝实无比的棍影,赫然纵横天地之间,向着破云灵舟而去。

        “轰!”

        只听震天的一声巨响。

        破云灵舟之上猛然爆发出一道七彩的涟漪,棍影落在其上,顿时涟漪疯狂扭曲。

        霞光震荡天地,一股强悍的冲击波席卷四周。

        顿时,天际云海翻腾不休,向着四周疯狂褪去,刹那间万里无云,天朗气清。

        “什么人竟然敢攻击我御天阁的破云灵舟!”

        破云灵舟里顿时传来一声怒喝。

        随后,就见灵舟之上出现一道傲然身影,是位身材魁梧、气势磅礴的中年男子,手中提着一把长剑,剑气凛然。

        在其身后,是十几名灵海境的修炼者,此时皆是手提兵刃,灵力涌动,严阵以待。

        “碧山城城主,王世安!”

        王世安傲然开口。

        “阁下身为一城之主,为何无故攻击我御天阁的灵舟?”

        那中年男子脸上满是怒色,但眼眸深处却藏着一丝忌惮。

        这王世安的气势实在太足了,不过天罡境八重,但却浩荡如深海,不可探测。

        他才不过是天罡五重境而已,这等距离上的差距,若是没有破云灵舟的阵法保护,怕是一棍下去,自己就要形神俱灭。

        “你不知情,那就找个知情的过来,若是今天还没有个交代,那就全死在这里吧!”

        王世安眼中跳动着疯狂之色,手中短棍威能磅礴。

        在此时,一道身形绰约娉婷的倩影缓缓走出,肤如凝脂,面如皎月,神色严肃中带着几分端庄之态。

        正是陆汀兰。

        “王城主,你何必为难我们御天阁这小小商会。”

        陆汀兰沉声说道。

        “好,既然你们不说,这小小灵舟,看能抗住本城主几棍!”

        王世安眼眸中怒火滔天,再度举起短棍,悍然砸去。

        棍影呼啸天地之间,打的破云灵舟不住晃动,船外七彩光幕剧烈震颤,似乎随时都要破碎一般。

        那中年男子神色有些惊慌,这法阵若是被王世安打碎,这满船性命都将覆灭。

        “王城主有话好好说,何必闹的如此大!”

        那中年男子连忙高声喊道。

        “好,只要你把当初在灵舟上杀害我儿子的真凶说出来,本城主现在就放你们走!”

        王世安冷声说道。

        随后,他手中猛然向着下方一指。

        “下面有鲁山、天河、山河三郡宗门天骄、弟子在此,我再问你御天阁一句,我儿到底是那宗弟子杀害的?”

        “你们若是不答,这三郡弟子今日人头必然落地,这些人将因你御天阁而死。”

        “他日三郡宗门找上碧山城之时,你御天阁也将无从幸免!”

        “再问你一句,说还是不说!”

        王世安一语落下。

        地面之上,许显通嘴角露出一丝狞笑,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把血腥长刀,轻轻搭在一位重伤的宗门弟子脖颈上,杀意毕露。

        “这……”

        陆汀兰脸上顿时闪过一丝犹豫,若只是碧山城主威胁,御天阁并不会惧怕,阁中天罡境供奉无数,岂会恐惧一城势力?

        更何况,御天阁能扩大到这等地步,背后怎么可能没有背景靠山?

        但若是因此让三郡宗门弟子被杀,不但其背后宗门要追责,就是巡查使陈星洲也要责罚!

        这根本不是御天阁所能承受的起的!

        “陆管事……”

        那中年男子脸上满是惶急之色。

        陆汀兰心中也是无比挣扎,只怕说出来之后,御天阁的名声要一落千丈了!

        正在她神思不定之际,那中年男子猛然高声喊道:“是天剑宗的弟子,姓叶!”

        “刘管事,你……”

        陆汀兰猛然瞪大双眸,脸上满是错愕。

        “陆管事,你糊涂啊,不过是一个宗门弟子,何必搭上御天阁的前程呢!”

        那中年男子苦口婆心的说道。

        陆汀兰猛然闭眼,深深叹了口气。

        御天阁迟早有一日,要毁在这些无能之人的手上。

        那中年男子话音落下,王世安陡然眼神一亮,高声喊道:“境界多高?”

        “灵海境一重!”

        反正都说了,那刘管事也再不隐瞒,索性都说了出来。

        “一重!那就没错了!”

        王世安忽然想到前几日天骄宴会之时,那个坐在角落中的身影,顿时眼眸中闪过一丝寒光。

        “想不到竟然是个灵海境一重的小贼!”

        “定然是他,绝不会错!”

        “传令下去,斩杀天剑宗叶昊者,赏玄阶上品灵器一件,四品宝药三株!”

        “要是能活抓,本城主亲自收他为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