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群英翡翠!

第一百五十一章 群英翡翠!

        第一百五十一章    群英翡翠!

        “只是举手之劳,不必挂在心上。”

        叶昊淡淡回道。

        出于避免被萧红尘认出来,他并没有释放出灵识打探林霜月,只是简单看了几眼,心中不由暗叹。

        这林霜月的容颜堪称绝美。

        不同于楚湘云师姐的温婉,也异于韩妙依师姐的潇洒,而是身上如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般的淡淡出尘之意,让人一见忘俗,难以生出亵渎之心。

        如同仙子临尘,凡人只需膜拜瞻仰即可。

        忽然,叶昊感觉到自己内心有些波澜掀起,眉头不禁一皱,似乎事情有些不对。

        《古镜照神术》悄然运转,灵识古镜猛然颤动,道道玄妙气息流淌而下。

        顿时内心、识海一片澄清,念头瞬间通达。

        再看向林霜月时,虽然她依旧容颜绝世,堪称完美,但身上那股圣洁到让人膜拜之意,却是消失一空。

        “好险,这是什么功法?

        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就让人着了道!”

        叶昊精神瞬间一震,恢复过来,看向林霜月的目光有些微沉。

        “咦?”

        林霜月看到叶昊竟然瞬间挣脱了自己的灵威压制,顿时有些吃惊。

        虽然这影响人心并不是她主动催动的功法,但足以让灵海境后期都难以抵挡。

        可没想到叶昊才不过灵海二重境而已,居然瞬间恢复过来。

        心中不由惊诧。

        怪不得,在路上林天宏和林无伤小弟一直对这叶公子推崇有加,很是敬佩,果然不俗。

        “抱歉叶公子,这是我所修行功法的副作用,并无试探之心。”

        林霜月脸上满是歉意的解释说道。

        叶昊本来心中有些反感,但听其语气诚恳,眼眸中也有羞愧之色,于是摇了摇头,说道:“无妨!”

        不过心中却是好奇,这神月宗的功法倒是有些奇异之处,竟然可以影响人的心神。

        感觉和《古镜照神术》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修炼灵魂之力方面的功法。

        “叶公子是想去天骄宴会么?”

        林霜月轻声说道,朱唇轻启,吐气如兰。

        “我倒是想去,不过境界低微,还不足以去参加。”

        叶昊如实说道。

        “没事的,我可以带你进去,我师尊是林前辈的至交好友,你救了无伤小弟,也算是我的恩人,先前还多有冒犯,还请勿怪。”

        林霜月柔声说道。

        叶昊轻轻摆了摆手,示意不碍事,淡然笑道:“那就多谢林姑娘,不然靠我自己,还真难以参加。”

        “大哥哥,听说这次来了很多厉害的天才,也不知道一会能不能看到!”

        林无伤此时很是兴奋,小脸上满是期待之色。

        忽然,此时林霜月看向叶昊问道:“听说龙殿的萧红尘和许显通有过一战,叶公子可去看了?

        能否详细和我说说么?”

        叶昊简单将战斗过程说了一遍,林霜月秀眉微皱,神色间有些凝重,目光中带有追忆,轻声说道:“萧红尘的实力比一年前又强大了很多!现在居然可以抗衡天罡七重境了,”

        “林姑娘以前和萧红尘打过交道?”

        叶昊心中有些诧异。

        神月宗和龙殿距离极远,归属于不同的巡查使管辖境内。

        “曾经在一处遗迹中见过两次。”

        林霜月轻声说道,“那时他就拥有堪比天罡五重的战力,看来这一年中他又遇到不错的机缘。”

        就在这个时候。

        一道有些苍老的声音传来。

        “竟然是林仙子到来,有失远迎,老朽可真是失礼了!”

        几人回头看去,就见一位身形枯瘦的老者正快步而来,正是城主府中的管事,柳河。

        “宴会的地方在后院,老朽还要再次等候晚来的俊杰,不能陪同,各位请自便!”

        柳河笑着说道,他目光悄不可查的看了一眼叶昊,只是眉头一皱,却没有阻拦。

        “请!”

        转身为叶昊等人指引方向。

        “叶公子,我们走吧!”

        林霜月邀请说道。

        “劳烦了!”

        叶昊也没有推辞,随着神月宗等人进入一处院门之后,来到城主府的后院之中。

        假山堆叠,奇花无数,灵气浓郁无比,让人感觉到心旷神怡。

        “神月宗的林霜月来了!”

        此时,后院之中正有十几位男女在列,正在谈笑,见到林霜月到来,顿时不约而同停下,目光凝重。

        “我先去打个招呼,你们先坐!”

        林霜月歉然一笑,随后向走那群天骄聚集的地方。

        叶昊眼见那些宗门自己也不认识,和神月宗的人也不熟悉,独自走到角落吃喝起来,安心对付起桌子上的的食物。

        这碧山城的城主真是奢华,食物不是些奇花异草静心熬制出来的药膳,就是各种凶悍猛兽的精华部位,价值不菲,让叶昊吃的格外痛快。

        片刻后,林天宏提着一坛酒来到叶昊身边坐下,才轻吐一口气。

        “和你们这群天之骄子坐在一起,压力还真是大啊!”

        林天宏笑着给叶昊倒酒说道。

        “我可不是什么天骄,林大哥说笑了!”

        叶昊淡淡笑道。

        “老哥我虽然天赋一般,修为低微,但看人的水准还是有的,假以时日,叶兄弟必然会一飞冲天。”

        林天宏饮了一口酒后,郑重说道。

        叶昊笑了笑,没有搭话。

        就在这个时候。

        又有不少其他宗门的天才到来,叶昊忽然目光一凝,这人他并不认识,不过他曾在栖霞山脉之中见过这种标致。

        乃是山河郡炼器宗的图案。

        当初那几位炼器宗的弟子还想阻拦叶昊和韩妙依,被他随手击杀。

        叶昊微微打量一眼,这名炼器宗的弟子是位脸颊瘦长,如同马脸的青年,肤色黝黑,气息波动并未多么雄浑,但在灵识古镜照耀之下,却给人一种很是危险的感觉。

        依照这种靠炼器为生宗门的特点,想来,这人身上必然拥有一件威能莫测的强大灵器。

        叶昊只是淡淡看了一眼,留心了他的模样后,继续和林天宏谈笑饮酒。

        “萧红尘来了!”

        片刻之后,有人爆发出一声高喝之声,就见龙殿一行人前来。

        此时,萧红尘依旧洒脱出尘,脸色与先前想必并无其他异处。

        叶昊留心观察之下,这萧红尘的气息波动竟然一如先前那般强悍,如同从未受伤一般。

        “好惊人的恢复力,这龙殿的功法居然如此霸道,才不过短短半日,那般重的伤都恢复的过来!”

        叶昊心中震惊。

        “林霜月?

        好久不见!”

        萧红尘淡淡一笑。

        其身旁的高明露见到林霜月后,神眸眯起,眼中如有寒芒闪动。

        “恭喜你修为又有所精进!”

        林霜月只是淡淡回应着。

        叶昊看着这群注定要争斗不休的天骄们在这虚伪的恭维,不禁摇了摇头。

        ……

        此时,城主府中的一处建筑之中。

        枯瘦的管事柳河,正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

        在其上首的一方巨大座椅上,此时正坐着一位气息磅礴的中年人。

        此人体型庞大,如同肉山一般。

        脸上满是如同剑戟般的胡须,极其彪悍。

        一股威严凶悍的气息,不知不觉从其身上弥漫而出。

        心智不坚定之人都会不自主的心惊胆颤。

        此人正是碧山城的城主,王世安。

        一身天罡八重境界的修为,坐镇碧山城数十年,曾斩杀过数名天罡九重境界的散修,威名赫赫。

        “城主,那群宗门弟子来的差不多了,这里是下人记载的详细情况!”

        即便是柳河这等天罡境七重,在散修中赫赫有名的强者,在王世安的灵威压迫之下,也有些吃力,可见这城主境界何等不俗。

        柳河将一枚玉简从储物袋中取出,放在巨大的几案上,躬身退到一旁。

        “天河郡炼器宗薛世阳……山河郡天剑宗叶昊……鲁山郡寒刀门丁桂山……”

        王世安将玉简贴在额头,片刻之后,眼眸睁开,寒芒闪烁,如欲噬人一般,口中念着一个个名字,仿佛巨兽磨牙允血,要将猎物撕碎。

        “山河郡神刀门可有弟子前来?”

        王世安沉声问道。

        “回禀城主,神刀门至今还没有弟子前来,听说神刀门当代天骄冯腾飞陨落在一处秘境之中,神刀门中暂时没有出类拔萃之人,连这次府地大比怕是连个挑大梁的人都没有。”

        柳河连忙开口说道。

        “可恨那御天阁死活就是不肯将残杀我儿的凶徒来历说出来!”

        王世安目光陡然一寒,身上灵力轰然爆发,手中玉简刹那间化成一堆齑粉,从指尖流淌而下。

        “这御天阁生意横跨数郡,门下天罡供奉颇多,实在是有些棘手,找寻数次可根本都不搭理老朽,有亏城主所托!”

        柳河眼见城主暴怒,心中忐忑不安,连忙开口说道。

        “区区一个商会而已,仗着手下有几名供奉,竟敢将本城主不放在眼中!早晚要将御天阁踏为平地!”

        王世安身上凶威毕露,暴怒如同凶狮,目光霍然一转,冷幽幽的盯着柳河。

        “你确定出事的地方,就在这三郡之中么?”

        他儿子正是当日在御天阁破云灵舟上被叶昊所斩杀的那名纨绔弟子,王世安子嗣众多,可是大多天资平凡,只有此子年纪轻轻,在他的帮助下,早早踏入灵海八重的境界,假以时日,进入天罡境只是早晚之事。

        再加上他坐镇碧山城数十年,劳苦功高,再动用一些人脉,将子嗣送入赤阳府神墟宗中,也不是难事!

        可谁也没有想到!

        只是出去历练一番,却死在了御天阁的破云灵舟之上!

        而御天阁事后,竟然对此事语焉不详!

        这让王世安怒火冲天!

        恨不得将动手之人碎尸万段!

        “老朽事后追查确认,应该就是在这三郡左右,只是少爷身上残留的刀意,这三郡之中,实在是确定不了。”

        柳河抬头看了一眼王世安的脸色,忐忑开口。

        “无妨!”

        王世安眼眸中闪过一丝狰狞的寒意,“我儿天赋高绝,实力不弱,灵海八重境足以应对大多宗门弟子,而能斩杀我儿的,必然是天骄之子!”

        “那就将这三郡之中,用刀的天骄杀尽,总有一个是杀害我儿的凶手!”

        柳河听得心中暗惊,如此一来,怕是巡查使陈星洲都要追查下来,可无奈自己左右不了王世安的心思,只能点头应是,随后问道:“城主,那什么时候动手!”

        “不急,过几日正好御天阁有艘灵舟要路过碧山城,等莫枪宗和洛水宗事情一了,也不迟!”

        此时,身处在城主府后院的叶昊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王世安竟然会如此丧心病狂,在自己没有露出痕迹信息的情况下,居然准备截杀三郡可能悟出刀意的天骄。

        一场滔天凶险缓缓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