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霸道的御剑宗!

第一百二十六章 霸道的御剑宗!

        第一百二十六章    霸道的御剑宗!

        “不无这个可能!”

        周子陵点头同意。

        “管他那么多,先找到他再说!”

        魏雄根本不想那么多。

        “好,先到玉简上记载的地址再做讨论!”

        众人商量妥当之后,身形如化神虹,向着潜龙山脉深处而去。

        众人风驰电掣,速度极快。

        途中遇到偶遇之人,也是毫不停留,直接擦身而过。

        几个时辰之后。

        叶昊等人停下身形,来到玉简上标记的位置。

        可是此地荒僻至极,连头凶兽的气息都没有。

        “难道找错地方了,不应该啊?”

        魏雄挠着头,疑惑出声。

        而就在这个时候。

        楚湘云闭上双眼,一股强悍的灵识扫荡而出。

        片刻之后,双目陡然睁开,如同秋水般的眸子中似乎有星辰流转,晶莹璀璨。

        手中指着东方。

        “那个方向有灵海境的气息波动,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御剑宗的人!”

        楚湘云此时仿佛神女下凡,绝美的容颜上带着圣洁之意。

        楚师姐的灵识竟然如此强大?

        叶昊心底诧异,方才他同样灵识扫荡过去,楚师姐也只比他慢上片刻而已。

        “走!”

        众人直接奔着楚湘云所指的方向而来。

        ……

        距离叶昊等人百里之外的一处山峰之中。

        四名灵海七八重的男子正不断摩挲着一方石壁,脸上满是狂喜之色。

        “真是天大的运气,这等好事竟然让我们碰上了!”

        其中一位男子神色满是不可置信。

        他们本来在这山中采取灵药,想要转卖获取修行资源,无意中在一处凶兽遗骨之中,发现了枚色质上乘的雕龙玉佩,毫无灵气光晕,如同俗物。

        先前只当是做工精美的俗物,可没想到,路过这石壁之前,这雕龙玉佩竟然开始猛烈震动。

        再联想起来,最近在潜龙山脉中流传的消息。

        那里还想不到,一处天罡境强者坐化后遗留的洞府就在眼前!

        对于他们这些散修来说,无异于是天大的机缘。

        终于,片刻之后,其中一名男子摸到石壁上有着一处隐藏的阴刻痕迹。

        “在这里!”

        男子惊呼出口,随即将雕龙玉佩放入其中。

        下一刻。

        就见石壁光华流动,似乎产生了奇异的变化。

        四人将信将疑,将手缓缓伸向石壁。

        可没有想到,手直接伸进了石壁之内。

        “果然是隐藏的洞府!”

        四人瞬间狂喜,灵力爆发,疯了一般冲进石壁之中。

        只见这石壁之后,灵泉汨汩而流,灵气凝聚如同小潭,极其浓郁。

        老药遍地,药香扑鼻。

        宝器光华闪烁,满室之中珠光宝气,格外璀璨。

        “发了!发了!这一趟赚翻了!”

        “就算采数十年,也赶不上这一趟的收获!”

        四人被巨大的喜悦所包围,打开储物袋,疯狂的向着其中采取。

        根本没有时间去一一辨认。

        直接将洞府之中的东西,扫荡一空。

        “我们要赶快离开这潜龙山脉,前往其他郡,将这些资源炼化,说不定也能进入天罡境,成为一宗供奉!”

        有人开口说道。

        其他人也是疯狂点头同意,几人身形一动,瞬间出现在石壁之外。

        可是下一刻。

        四人身形瞬间定住,寒气从脚底升起,额头上冷汗不禁流了出来。

        只见石壁之外,正有十几道寒山宗的弟子目光微冷的扫视着自己。

        身前站着的弟子一身气息赫然是灵海九重境界。

        寒山宗,天河郡的五派之一。

        虽然在天河郡被其他宗门欺压,排在五宗末位。

        但也根本不是他们靠采药换取修行资源苦熬的散修,所能抗衡的存在。

        “留下储物袋,走!”

        寒山宗的灵海九重弟子轻哼一声,语气淡漠,带着不可抗拒之意。

        这几名散修又惊又怒,但心里总有千万般的不服,也无可奈何。

        毕竟拳头没有人家大。

        只能妥协。

        而就在这个时候。

        一道强悍的身影瞬间从远处激射而来。

        “御剑宗的天骄,刘贺伟!”

        那名寒山宗的灵海九重脸色瞬间难看起来。

        但这洞府之中的宝物就近在眼前,如此离开又不甘心。

        于是,寒山宗的弟子停在原地。

        只见那刘贺伟相貌普通至极,放在人堆中也很难分辨,只是其眉宇之间的桀骜姿态,格外浓郁,显得有几分狠厉。

        “这洞府里的东西归我了!”

        刘贺伟神色冷漠,淡淡扫了寒山宗诸多弟子,如同无物。

        目光盯着那四名散修,语气没有丝毫波动,“交出来!”

        “刘贺伟,这可是我们先来的!”

        寒山宗的灵海九重脸色难看,他在宗门之中也算是一号人物,可这刘贺伟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直接无视,让他心中恼火。

        “不想死在这里,就闭上嘴!”

        刘贺伟连头都没转一下,口中淡淡说道。

        “你……你御剑宗就是如此行事么?”

        那寒山宗弟子犹有不甘,但自知不是刘贺伟这等御剑宗天骄的对手,有些心虚。

        “我御剑宗行事,就是这么霸道!”

        刘贺伟嗤笑一声,语气中满是不屑之意,缓缓说道:“怎么不服么?”

        那寒山宗弟子心中一寒,生怕真惹怒了这刘贺伟,将自己等人都斩杀在此地。

        在天河郡中,御剑宗横行霸道惯了,就是自己被斩杀,宗门怕也是敢怒不敢言。

        当下,强硬着口气扔下一句。

        “山水轮流转,咱们走着瞧,走!不过是天罡境的遗物而已,想必也不是什么紧要东西!”

        那寒山宗弟子恨恨的瞪了刘贺伟一眼,带着宗门弟子愤愤地离开此地。

        “洞府之中所有的东西都在这里,我们交,给我们一条生路!”

        那四名散修看到寒山宗弟子十几个人,竟然还惧怕刘贺伟一人,再不敢有一丝贪念。

        连忙将储物袋拿出,放在地上。

        “哦,都在这里?

        可我不相信你们没有私藏啊!”

        刘贺伟眉头一挑,语气中带有一丝冷冽之意。

        “不敢相瞒,真的都在这里。”

        一听到这话,那几人顿时魂飞天外,连忙开口解释,浑身冷汗淋漓,恐惧不已。

        “算了,算了,私藏也无所谓!”

        刘贺伟淡淡说道。

        那几人刚要松一口气,就听刘贺伟继续说道,“把你们都斩杀了,自然没有私藏了!”

        那几名散修一愣,刚要感谢,可转念发现不对,顿时瞳孔一缩。

        “跑!”

        灵力瞬息催动,向着四周疯狂逃窜。

        “逃得了么!”

        就听刘贺伟冷哼一声,手中四柄如同血染般的赤红符剑瞬间浮现。

        一道道血腥之气,弥漫而出。

        “嗖!”

        刘贺伟手中掐动剑诀,四柄赤红符剑瞬间划出四道殷红的流光。

        只听一声惨叫之声,响彻山峰之中。

        一名散修直接被符剑钉在一方青石之上,胸口洞穿,鲜血如同水般流淌。

        那赤红符剑如同魔剑一般,竟然将其鲜血都吸收进去,气息竟然逐渐在增强。

        而此时,其余三道赤红符剑已经降临到剩余三人面前。

        刹那间,一人被钉住腹部,另外一人被钉住头颅,生机瞬间消散。

        剩余最后一人,脸色满是恐惧之色,情知自己逃无可逃。

        一咬牙,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柄长刀,灵力猛然爆发。

        “玄阶下品灵技:黑魔斩!”

        随即,猛烈劈出,一道约二十丈的刀芒瞬息划出。

        这名散修的修为不错,只可惜对上的是御剑宗的天骄之辈。

        只见那赤红符剑瞬间穿过漫天刀影,如同铁水浇雪,眨眼之间融化一切。

        漫天刀影只坚持一瞬就化为光影,向着四方席卷。

        而那赤红符剑在其惊恐绝望的眼神之中,直接钉在他的额头之上。

        “哼,土鸡瓦狗,真是不自量力!”

        刘贺伟冷哼一声,神色淡漠。

        那四柄赤红符剑饮血之后,气势更强,宛如魔物。

        刘贺伟身形一动,将几人的储物袋悉数捡起,抹去灵识后,一一探查。

        其中灵药和宝器只是随意一扫,便放在一旁。

        显然不是他的目标。

        将这四人的储物袋悉数翻遍之后,刘贺伟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起来。

        “竟然没有?

        那古籍上分明记载了他曾私自收藏了一副府兵道甲,居然没有找到?”

        “或许,还在洞府之中,这几名散修根本没有察觉!”

        刘贺伟喃喃自语,目光中有些阴沉。

        正要起身来到石壁之后的洞府中仔细探寻。

        而就在这个时候。

        他猛然抬头,只见十四道流光瞬息而至。

        “铮!”

        剑吟之声,如同龙吟虎啸,声势骇人。

        “嗤嗤嗤!”

        灵识一扫,刘贺伟的脸色一变,顿时凝重起来。

        只见十四把如同金铁般的木剑直直钉在他四周十丈之外,将其牢牢围住。

        一道如同涟漪般的七彩光幕刹那间升腾而起。

        “剑阵之术?”

        刘贺伟神色一动,直接祭出一柄赤红符剑,瞬间破空来到光幕之前。

        “嗡!”

        赤红符剑撞击在光幕之上,那光幕顿时爆发出炫目的霞光。

        而赤红符剑却直接倒射而回。

        “呵,这等程度的剑阵之术能困住我,还能斩杀我么?”

        刘贺伟仍旧桀骜不屑,透过涟漪光幕看向四周,口中冷哼道:“处心积虑在此埋伏我,还不敢现身么?”

        就在这个时候。

        魏雄拍着手掌出来,口中笑道:“御剑宗的人脑子有问题么?

        到了这地步,还装逼?”

        “你是何人?

        可知我是御剑宗的弟子!”

        刘贺伟冷哼一声,语气高高在上。

        “天剑宗魏雄!可要记住了!”

        魏雄呵呵冷笑着。

        刘贺伟脸色顿时难看无比。

        竟然是天剑宗的天骄,这次怕是麻烦了!

        不过只要破开了这剑阵,自己定能将他击杀!纵然不敌,也能逃回宗门,请宗门长老将这魏雄斩杀!

        “哦,嫌弃我这剑阵术太低级?

        再给你添几个!”

        魏雄笑着,从储物袋中又取出七柄长剑,掐动剑诀,按照方位直接钉在地上。

        刘贺伟顿时脸色再次一沉,剑阵之术更强了!

        棘手了!

        可不等刘贺伟心思落定,就听一道声音传来。

        “魏师弟,你把他困得这么严,他怎么跑回御剑宗报信啊!”

        赵闯的身影转出,口中不满的说道。

        “对啊,差点忘了这茬!”

        魏雄哈哈大笑着。

        而下一刻。

        刘贺伟就见八道身影缓缓走出。

        各个气息不俗,境界与自己在伯仲之间。

        尤其其中那道极为高大魁梧的身影,让他看上一眼便不由心旌摇曳,有极强的压迫之感。

        “李擎苍!”

        刘贺伟的心,陡然沉入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