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207章 江总训妹妹

第207章 江总训妹妹

        江尘御问:“你婶婶呢?”

        江苏指了一个房间,“沫姐落水了,她在里边照顾沫姐。”

        江尘御点头,他转身走到妻子所在的酒店内,抬手敲门,“小暖,老公来了。”

        靠!

        他说啥?

        谁老公?!

        不一会儿,房门就打开。

        古暖暖的小脸露出来,“老公~”

        江尘御上下打量,先检查小妻子一番,证实她无事,又往里边看了眼。“茉茉呢?”

        古暖暖走出房门,她将门合上。“老公,小沫在泡澡,你不方便进去。”

        江尘御理解。

        “你看见小苏没,他跳水救人时,和别人拼酒,喝了十几瓶酒了。”

        江尘御刚才闻到侄子身上的酒味,就知道他喝了不少。

        古暖暖看着一群震惊的同学,她牵着丈夫的手,带着丈夫去到人群中对大家介绍,“大家不是想知道我嫁给谁了嘛,不知道江尘御,大家听没听过他的名字。”

        何止是听说过,那是十分耳熟好嘛。

        古暖暖的联姻对象,竟然是传闻中大名鼎鼎的江总。

        怪不得江苏要警告她们古暖暖名花有主,那个主子,谁都不然惹!

        谁敢惹那位商界霸主?

        大家的视线都从“平平无奇”古小暖身上转移到空前绝后手搂娇妻的江大总裁身上。

        一瞬间仿佛被一个1000t的棒槌砸在了脑门上。

        惊讶的她们良久没反应。

        古暖暖眼眸流转,看到了陈奇的视线躲闪,她立马大声对丈夫解释,“老公你看那个穿浴袍的男人,我要特别对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陈家大少爷。”

        江尘御眼眸轻撇,带着无穷压力看着欲逃离的陈奇。

        刚才侄子打架的人也是他!

        “这位陈少爷本事可大了,鼓动孙濂和小苏拼酒,还和宋嘉树密谋把小沫推到泳池中。”

        江总:“……”

        陈奇已经紧张的结巴了,“江,江总,不是我,古暖暖说错了。”

        古暖暖似笑非笑,“我哪儿说错了?宋嘉树呢,拉他出来帮你做证啊。你做了‘好事’不要害羞的不好意思承认,多亏了你让小苏和小沫在冰池中泡澡,还帮助她们预防了心血管方面的疾病。我们会好好感谢你的!”

        江尘御视线望着面前的男孩儿,“哪个陈家?哪个宋家?”

        江总惜言,对着一群二十岁左右的学生,他懒得多言。这个年纪的学生,江总是不屑一顾的。唯一能引起他注意的,只有怀中的娇软软。

        剩下的一个个男同学都像是黑脓包子,和他侄子也是天差地别。

        不过,他不会白白问此话的,他问就必有行动。

        和侄子拼酒暂且可放放,故意推妹妹入水,这个仇,江尘御记下了。

        古暖暖麻溜的告状,她快嘴说出陈奇家和宋嘉树家的企业,甚至,连人家公司总部在哪儿她都爆了出来,就差没有把他们的家住哪儿也告诉丈夫了。

        江尘御颔首,已了然。

        不一会儿,苏凛言来了。

        他带着衣服站在门口敲门,“小沫,给哥开门。”

        苏小沫穿着浴袍给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刚才泡澡给她泡的都快缺氧,此刻脸颊粉扑扑的。

        见到紧张的苏凛言,她仿佛见到了依靠,一下子哭着扑入哥哥的怀抱。“哥,宋嘉树故意推我的,我衣服都湿了,我差点都淹死见不了你了,你替我揍他。”

        苏凛言拍拍受到惊吓的妹妹肩膀,想将她推开,苏小沫死活不撒手,她手搂着苏凛言的腰,左手捏着右手手腕,给苏凛言锁的死死地。

        一旁的亲哥看不下去了。

        妹妹穿着睡袍站在门口和一个男人搂搂抱抱,他介意了!

        江总走过去,一声不吭,拽开苏小沫的左右手,给她分开。

        正在哭的苏小沫因为脸埋在哥哥的胸膛处,看不清楚后边人,只知道有人强迫她撒手。“谁他奶奶敢分开……”

        突然,她看到站在哥哥身后黑脸的江尘御,她顿住了,优美的骂人话术说到一半儿闭嘴了。

        “继续骂!”江尘御训苏小沫。

        苏小沫像个鸵鸟缩着脖子,偷偷藏在哥哥的怀间得庇护,不敢再口吐芬芳了。

        “你和谁都敢‘他奶奶’的,谁教会的你这些?”江尘御和那些同学懒得废话,甚至也懒得发火,但是听到亲妹妹骂人,他就忍不住的出口多教育几句。

        他已经提前适应哥哥的身份了。

        苏小沫被训的不敢说话。

        古暖暖急忙走上前,拽回生气的丈夫。“你凶什么凶,就显得你吼声大。你把小沫吓哭了,她以后不想理你,看你怎么办。”

        “她一个姑娘家穿着睡袍站在门口和一个男人搂搂抱抱,口出脏话,还不能我说几句?”

        “人家抱的是人家哥哥,难不成去抱你?”

        江总被小妻子怼的哑口无言。

        没认妹妹之前,他都不配插手苏小沫的事情。

        苏凛言伸手搂着鸵鸟妹妹的发丝,低头唇扫过妹妹的头顶。“走,回去换个衣服,别感冒了。”

        “好~”苏小沫乖乖听话的拉着哥哥要进入酒店。

        突然,江总又横生枝节。

        他拉着苏凛言的肩膀,一把将他拽出来。“你进去做什么?”

        苏小沫壮着胆子对江尘御说:“我哥陪我换衣服。”

        江尘御:“二十岁的姑娘,换个衣服还得你哥陪?”

        他夺走苏凛言手中的袋子,扔给门口的苏小沫。

        转身,另一只空闲的手,推着小妻子的后背,“乖,你进去帮她。”

        被推入卧室的古小暖:“……”

        合上门。

        苏小沫才不受控制的对小姐妹道,“暖儿,你老公有病吧?是不是今天出门没喝药?他管你还不够,还管我?神经,脑残,智障,痴呆,弱智!”

        古暖暖在一旁听不下去了,她为自家老公多言几句,“少骂几句吧,我老公也不是闲人,他怎么不管别人的事情就管你的事儿。就你这次落水,你等着吧,我老公饶不了陈奇家和宋嘉树家的。”

        别看他刚才云淡风轻,江总越淡然,就说明对一件事越上心。成功者,是不会贸然在他人面前流露出他内心真正想法的。

        “暖儿,问你个问题。你老公为什么一直对我这么,嗯,这么容易让人误会。然后你还不生气?”

        苏小沫探究小姐妹的目光,希望她能给自己一个答案。

        古暖暖将苏小沫的衣服打开,一件件的放在床上。她犹豫之下,开口,“我老公丢过一个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