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206章 记忆

第206章 记忆

        苏小沫的身后,尾随了另一名同学。

        在最热闹的时候,只听,“噗通”一声,有人失足落水了。

        “不好了,小沫落水了。”有人忽然大喊一声。

        古暖暖快速扭头看着泳池中的水花。

        苏小沫穿着衣服,在水中挥舞四肢,她一张口,无数小气泡从她鼻子口腔灌入又吐出,她眼睛睁不开,睁开了眼眶开始疼。

        她伸手,想出去,但是怎么都在水池中站不稳。

        苏小沫闭眼,想喊古暖暖,脑海中却有个记忆,“二哥,呜呜,二哥,你不要睡,茉茉害怕。”

        “别哭茉茉,二哥能保护好你。”一个男孩儿浑身是血抱着她。

        她的裙子上也是血迹。

        那个男孩儿身上竟然有江尘御稚嫩的影子。

        苏小沫摇头,她脑子里一瞬间灌入一望无际的大海,还有深不见底的深渊。以及她在大海中,绝望的哭着喊:二哥,救茉茉,茉茉害怕

        她胳膊疼,口中血腥。

        “唔,唔唔”

        她在水中说不出来话。

        岸上,古暖暖惊呼,“小苏,小沫落水了。”

        她拉开自己的棉袄外套,边走边脱。

        江苏已经喝得上头,他脸通红,听到古暖暖的话,他呛到开始咳嗽。

        又看到泳池中落水的女孩儿,他踉跄着身子快速跑过去,一把推开准备跳水的古暖暖,他一头扎入寒水中。

        看到在水中还无法站立的苏小沫,他游过去,拦着苏小沫,让她头露出水中。

        陈奇还没英雄救美呢,江苏就一头扎入了水中。

        他身上没有棉服,直接一个加绒衬衣跳入水中,不带犹豫,不惧水凉,也不管自己刚才喝了多少的酒。

        苏小沫头伸出水面,她大声咳嗽,江苏推着把她推送到岸边。

        古暖暖跪在地上将浑身湿透的苏小沫拉上去,她将自己刚才脱掉的棉袄裹在苏小沫身上。

        接着,弯腰,开始将水中的江苏也拉上岸。

        她的手碰到水,剔骨的寒冷。

        冻得她想缩回。

        可想而知两人多冷。

        苏小沫缓后也爬在岸边,和古暖暖一起拉江苏。

        周围人再也不拼酒了,都开始朝着泳池边走去。

        江苏上岸,古暖暖担心的看着两人。

        江苏冻得打颤,他问苏小沫,“你是不是喝酒飘了,你不会游泳,去泳池里干什么?”

        苏小沫扭头瞪着陈奇的朋友,“宋嘉树,你刚才为什么推我?”

        宋嘉树看到英雄救美的人竟然是喝了十几瓶酒的江苏,而陈奇的速度竟然还没有喝的站不稳的江苏速度快。

        他看着陈奇,陈奇看着江苏,满心窝子的藏火。

        好好的一个机会,又被江苏毁了。

        他为孙濂花五百万和他拼酒,苏小沫竟然还被他救了。

        古暖暖通过推人者的视线又看到了后方陈奇,他眼中对江苏的恨意藏不住。

        古暖暖的小拳头攥紧了。

        体内的暴动因子再也抑制不住。

        古暖暖去到宋嘉树面前,一圈锤在男人脸上,趁其不备绊着他的脚将其扔向了冷冰冰的池水中。

        她一刻不停歇,转身找到罪魁祸首,揪着头发对着他的肚子就是几拳,还不等对方反应,也一样被古暖暖丢去了冰冷冷的池水中,让他们尝尝被寒水冰冻的滋味。

        古暖暖吹了脸颊上的碎发,她指着池塘中的两人,咬牙警告,“你们两个,给我等着。”

        她带着江苏和苏小沫急忙去酒店里边换衣服泡澡。

        本是一场接风宴,加上同学聚会,却突生变化,让大家都中断了欢闹,急忙跑去酒店里看同学的情况。

        江苏和苏小沫一人一间房,古暖暖叮嘱江苏,“你喝了太多酒,不要泡澡!洗过澡躺被窝,房卡给我留一个,一会儿我进去看你。”

        她则抱着浑身滴水,冻得嘴巴发白的姐妹去了另一件房间。

        到了后,她急忙帮助苏小沫脱衣服。

        “宋嘉树和陈奇,真她妈一窝黑,等我哥来了,我让我哥我爸查死他们。”苏小沫边脱衣服边骂人。

        古暖暖却皱眉,一会儿是得让丈夫来一趟了。

        帮苏小沫将衣服脱了。

        她胳膊上的咬痕赫然出现。

        古暖暖抓着她的胳膊,仔细看那个丈夫口中曾经问她的咬痕。

        “小沫,你去疤痕科没有把它祛了?”

        苏小沫摇头,她抽回胳膊,跨入浴缸中,打开热水器对着自己的身上冲水,她的身上冰凉,此刻热水喷洒,与她而言仿佛是一个个刀子在割她的皮肤。

        在极度寒冷的时候,肌肤碰到热水,是疼的。

        古暖暖用毛巾沾湿热水,搭在苏小沫光洁的后背。

        “暖暖,我说号码,你给我哥打个电话来给我送个衣服。”

        “好。”

        古暖暖掏出自己的手机,她开始给苏凛言联系。

        接着还有自己的丈夫。

        酒店内,江苏洗过澡,穿着浴袍走出去,同样去酒店的还有冻的瑟瑟发抖的陈奇和宋嘉树。

        他洗过澡后,这二人也驱寒了。

        江苏见到二人完好无事,他冲动上前揪着陈奇的衣领子,拿着酒店的烟灰缸,要和陈奇干一架。

        “江苏别冲动,人不是陈奇推的,冲动是魔鬼。”

        “快把两人分开,好好的同学见面,见血就不好了。”

        ……

        周围的学生一起上场,拽着江苏和陈奇,但死活分不开江苏的手。

        后来,是一声厉呵,制止了冲动的江苏。

        “住手。”

        前来送衣服的江尘御喊停。

        江尘御皱眉,一步步的走向一群学生间。

        同学们都惊愕,没想到在这个地方竟然能见到传说中的江尘御!

        这是真的江尘御。

        他竟然出现在了这里。

        陈奇也看着忽然出现的男人,他立马站好,想在江尘御的面前刷一个好的印象,以后等他继承自家公司,在江总这里会有印象分可以用。

        运气好,或许还有机会和江氏集团达成合作。

        江尘御走到众人间停下脚步。

        同学都惊讶的看着出现的男人,他不是路过这里?而是来这里的?

        江苏见到小叔叔出现,他眼神躲闪。

        又被小叔发现自己办不好的事情了。

        他扔了手中的烟灰缸,烟灰缸滚落在酒店的地毯上。

        “小叔。”

        江苏喊。

        江尘御看着穿着睡袍就打架的侄子。

        他将手中的袋子递给江苏,“穿上衣服再打架。”

        四座皆惊。

        皆不可思议的看着江苏和江尘御。

        江苏刚才给江尘御叫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