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205章 江苏拼酒

第205章 江苏拼酒

        古暖暖笑笑,她说道:“结的仓促,暑假结的。他今晚来接我,你们见到他就知道了。”

        古暖暖对自己的丈夫卖了个关子。

        如果靠她嘴巴说出来,今晚她耳根子别想清净。

        还有人不放弃的想问古暖暖丈夫的事情,古暖暖摇头一概不说。

        江尘御的妻子这个身份,足以让今晚的主人公换成她了。

        还有人问苏小沫打探消息,苏小沫看着面前脑残的人。她哪儿来的自信,自己会出卖姐妹告诉她暖暖丈夫是谁?

        在苏小沫不熟知的地方,装饰的绿植后站着两个男人,看着这里的女人们。

        当属一个便是江苏最看不上眼的陈奇。

        陈奇拿着一瓶酒,和自己的朋友躲在阴影下一直欣赏苏小沫的脸蛋儿。

        “又想欺负她了,从第一面见到她的时候,心就痒”

        陈奇看着苏小沫的脸庞,他眼前都开始幻想苏小沫的一切。“如何才能睡到她,亲她,折磨她?”

        男人看了眼女人群中谈笑的女孩儿们。

        又看了眼酒店中闲置的泳池。

        那本是夏季的时候热闹,大家会下水游泳,但是因为此季寒冷,泳池闲置了。

        一旁的男子脸上露出奸笑,“想亲她,还不是轻而易举。她这样的清纯玉女,只要稍微设计一下,那还不是你陈少勾勾手指就主动躺下的女人?”

        陈奇有兴趣的挑眉,“你有好主意?”

        “为陈少排忧,兄弟怎么敢掉链子。”

        两人坏笑,碰了一下酒瓶。

        古暖暖在班级中,男孩子是不敢轻易招惹的,因为他们光听,就听说过好几场古暖暖揍人的事迹。

        包括江苏也被揍过三次,听说有两次直接请了几天的假住院去了。

        想追她,得先打过她。

        要不然,她一个不顺心,直接上手,接下来就是医院伺候了。

        江苏早有预言,他来一趟,少不了的拼酒。

        刚才一局未分胜负,他们打算再来一次。

        “刚才那一局平局,这局直接来瓶装的,输一局十万玩儿不玩儿?”有人指着江苏道。

        江苏笑着将一个空易拉罐放在桌子上,他考虑到大家都是学生,于是说道:“十万太多,既然是同学聚会,一局一万玩儿过瘾就行,犯不着来大的。”

        周围人误当江苏怂,以为他玩儿不起。“江少,不会你输不起吧?你要输不起的话,你就把你身边的两朵花儿压桌子上一个,让我们也当当护花使者啊,哈哈哈。”

        周围人拿起了古暖暖和苏小沫开玩笑,把一个女人压在桌子上,在江苏耳中,那是对好友二人的侮辱。

        江苏刚才还在嬉笑,在听到同学的浑话后,神色立马暗下,他抬眸,眼神带着薄怒,“输不起?真要玩儿大的,那就一局五百万,谁先倒下,五百万归谁。敢玩儿吗?”

        他笑看周围的同学,视线最后落在了拿古暖暖和苏小沫开涮的男人身上。

        刚才嘲笑江苏的男生嘴角的笑容僵在脸上,五百万?这么大?

        一局十万,他敢来,一局五百万,如果他输一局,就要损失五百万。

        但是,看江苏的神情,又不像是在开玩笑。

        “玩儿啊,为什么不玩儿,刺激啊。”陈奇走过去,他拍着那个被江苏挑衅的男子,“孙濂,这么好玩儿的,不能不参加啊。”

        “陈少,我……”

        陈奇不等对方说话,他抢话说:“我们同学好不容易见一次面,玩儿开心了。这样,如果你输了五百万,陈哥替你把钱出了。如果你赢了五百万,这钱归你,怎么样?”

        “吼,陈少阔气啊,果然还是陈少家有钱。”

        “孙濂,玩儿呗,有人替你出钱,赢了钱还是你的,怕什么?”

        陈奇拍拍男子肩膀,“同学都在场,放心,即使输了,钱我肯定不会让你出的。”

        江苏看着祸水陈奇,他微微不安,扭头看了眼不远处的苏小沫和古暖暖方向。

        “行,今晚要玩儿就玩儿个痛快。江苏,一局五百万,我接了。酒摆上”

        江苏掏出他的卡放在桌子上,陈奇也掏出一张卡放在桌面上,暗中的较劲已经摆在了酒桌上。

        不一会儿,桌面上的所有易拉罐全部清场,接着送上来的全是瓶装酒。

        一旁的服务员将瓶口都打开,让大家开始拼酒。

        不远处的女生们看到了此番热闹,“哇塞,江苏要和孙濂拼酒了,五百万底注呢,快去看看,怎么玩儿这么大。”

        古暖暖和苏小沫对视,两人起身,也快速来到这里。

        江苏和孙濂已经喝了起来,江苏的外套脱了丢在沙发上,只穿了一件褐色衬衣,拿起一瓶酒仰头就喝。

        孙濂也不示弱,仰头和江苏比起来。

        江苏的速度快一筹,他喝完一瓶放下继续拿起下一瓶喝。

        周围的欢呼声,吵闹声,鼓掌声,加油声都是让两人加油快喝。

        只有自己人心疼自己人。

        古暖暖和苏小沫却一点都不开心。

        古暖暖拉住一名同学问道,“玩儿就玩儿,为什么底注要定五百万?”

        “江苏定的。孙濂刚才开玩笑说江苏如果玩儿不起,就把你或者小沫压桌子上,谁知道他直接定了五百万。”

        苏小沫追问:“孙濂能玩儿的起五百万的赌局?”

        “陈奇刚才说替孙濂出钱,赢了是孙濂的,输了是陈奇的,大家都在看热闹了。”

        古暖暖听此便知道江苏的火气在哪里了。

        酒桌压女人,只会是压小姐。孙濂刚才的话,冒犯了她二人,江苏怒了,才会扔出银行卡玩儿五百万的。

        “孙濂妈的找死吧?”苏小沫骂出声。

        她看到了在一旁喊得最热闹的陈奇,“暖暖,你能不能去帮我弄死姓陈的。”

        古暖暖看了眼局势,江苏不知不觉已经喝了6瓶了。

        古暖暖冷静,她对好友道:“小沫,你去催一下工作人员,早点把菜上了。”

        苏小沫转身离开人群,她去找酒店人员,尽早上菜,中断酒局。

        古暖暖的眼睛担忧的看着仰脸喝酒的侄子,他喉结滚动,一口挨着一口吞咽。

        在苏小沫去叫人时,陈奇暗中和一个人的视线对视,两人微微点头,达成了莫名的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