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203章 江总说话只过嘴瘾

第203章 江总说话只过嘴瘾

        古暖暖吃着吃着饭,她也放下了筷子。

        古暖暖通透的说:“当老婆的肯定都会介意,但是我理解你的心,所以介意并不生气。”

        “既然介意,为什么不提出来?”

        “那如果我告诉你我吃醋了,你只能给我送礼物不许给小沫送,那我的心眼也太小了。而且,真这样说了,你还会觉得我胡搅蛮缠,我干嘛要给自己招黑。

        我们夫妻俩的感情好不容易正常了一点,我可不想吵架冷战,闹脾气。”

        江尘御看着面前说话带着娇意的小妻子,他竟然粗心的没有留意到妻子的情绪。

        “小暖,老公错了。”

        古暖暖有些委屈的撇嘴,“我理解你。”只不过心里也会有一点点的不舒服而已,幸好,丈夫的妹妹是自己的亲姐妹,她还能接受。

        江尘御:“一为珍贵,二是廉价,罗秘书这句话说得很对。如果不是她提醒我,我现在还在错着。”

        他换了个位置,从古暖暖的对面,坐在了她的身旁。

        他伸手搂着妻子,“以后肚子里有怨气别憋着,老公也是第一次当老公,做的不好的地方也会察觉不到。如果连你都不告诉我,就没人敢对我说真话了。”

        古暖暖此刻像是江尘御的小软猫,她依偎在丈夫怀中,“说多了我怕你生气。”

        听小妻子的语气,莫非他身上有很多问题?

        “你对我还有哪些意见?”

        古暖暖舔着舌头,她小声提了句,“咱们能不能禁禁夫妻生活啊?”

        江总:“不行!”其他问题他都会接受并虚心改正,这条,想都别想。

        古暖暖失望的哦了一声,她就知道,这条会直接被pass。

        “那你晚上睡觉别搂我,我有枕头,不想枕你胳膊了。”

        江尘御再次拒绝:“这条也不行,我胳膊能帮你预防颈椎病。”

        古暖暖提了第三条建议,“那你以后能不能别老是对旁人的就叫我‘小猫儿’?上次我回我娘家,我爸妈都在笑话咱俩。”

        “也不行,这是我对你的爱称。”

        古暖暖提了第四条问题,“以后别接我放学,我有车自己会开。”

        “还不行。马上就要过年了,街道上车多,我担心你有危险。”

        古暖暖:“……”她学校假期都没放,就要过年了?

        四条,全被否决!

        合着,她老公说说就过个嘴瘾?

        小妻子赌气:“别抱我,我烦你。”

        当天傍晚,古暖暖为自己下午厌烦丈夫又付出了血泪代价。

        次日一早,她在卧室大吼,“江尘御!你是不是想让我给你生孩子!”

        江尘御:“备孕的话,这点次数怎么够?”

        古暖暖后来不穿低领衣服了,她上课是睡觉的,傍晚是折腾的,清晨是迷糊的,见到老公是想逃的。

        有一次,古暖暖逃回了娘家。

        江尘御追去了岳父岳母家,大半夜的给小妻子从床上捋走了。

        但是,当江尘御的宝贝老婆也不是没有一点好处的。

        比如在他吃饱喝足后给男人提任何要求,他从来没有拒绝过。

        “老公,我看上了一款包包,全球限领首发五个。”

        傍晚,限量首发的包就放在了她梳妆台上。

        “老公,我看中了一个礼服,虽然我不穿,但是我就看着她好看。”

        于是,那条礼服摆在了她的衣帽间。

        “老公,我想和你带情侣手表。”

        翌日,丈夫的手表换了,她手腕上也多了个手表。

        这次,她又把自己当食物给某人吃了,然后开始提自己的鬼主意了,“老公,周日我高中同学回国,要我们去给她接风,小苏小沫都会去。”

        “别喝酒,地址发给我,结束我去接你。”

        古暖暖重获自由。

        她开心的到学校对好友二人说,“我老公准许我去参加派对了。”

        苏小沫:“你咋结了婚这么不自由,连去参加派对都要征求你丈夫意见?”

        古暖暖其实也不想的,但是毕竟结了婚,当天去的人又多,有男有女,还是告诉丈夫一声比较好。

        可不知怎么滴,从她口中出来就变成了自己在征求丈夫的意见。

        “你呢,你哥同意没?”

        “同意了,他叮嘱我别喝酒,位置发给他,结束他来接我。”

        古暖暖:“男人是不是只会这一句话?我老公也是这样说的,原封不动!”

        然后两人的视线都看向了江苏。

        江苏反问:“哦,你俩这会儿把我当成一个男的了啊?”

        然后古暖暖和苏小沫又同时扭头过去,看着彼此。“问他没意义。”

        江小苏:“……”习惯了,不生气。

        许是知道了小妻子的醋意,江总对小妻子上心多了,他整日除了上班,偶尔应酬,应酬后还得锻炼锻炼小妻子的车技。打个电话,让她去接人,接人时,还得让他家的小娇妻在众人的面前露露脸。

        苏小沫也不再吐槽江尘御是大渣男的事情了。

        不过她每每想起一次,多觉得好姐妹眼光不行。

        江尘御,渣的不行。

        她回家路上对苏凛言吐槽时,苏凛言听了十分舒心。

        苏部长也私下见了江尘御,关乎女儿的事情,他这个当父亲的需要好好和他沟通沟通。

        临走时,江尘御感受到了苏部长对女儿的不舍之情。

        江尘御亲自给人送到楼下,“苏部长,感谢你这么多年来对我妹妹的疼爱。”

        苏部长叹息。

        仅剩的时间,珍惜相处。

        转眼,周日到了。

        古暖暖又给自己裹成了圆柱体。

        江苏见了,“你是觉得走路很累,要躺在地上滚过去嘛?”

        江苏被打,意料之内。

        古暖暖说:“我穿的够厚了,但是你叔非要我再加一件衣服,把我打扮的巨丑无比!我再不了解你叔那点儿小心思,我丑了,有人就不喜欢我了,他就没有情敌了。”

        路过的江尘御,不否认。

        妻子在他眼前美就行了,在外人面前,特别是同龄人面前,能多丑就多丑。

        但是,如此“丑”的古暖暖,刚才在卧室还被丈夫堵在衣帽间,好一番折磨才肯放她出来。

        古小暖咬唇,她气都快气死了。

        江苏:“那也不对啊,我叔放话出去,你是他小娇妻,谁敢作死的勾搭他媳妇?是公司不想要了?还是人间活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