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202章 苏小沫骂江总渣男

第202章 苏小沫骂江总渣男

        江尘御失笑,他去到客厅,拉着那个吵得不可开交的小妻子,“回去睡一会儿。”

        “哦~”古暖暖把手机递给江老,扮鬼脸,“我不陪你玩儿了,陪我老公睡觉去,你自己玩儿吧。”

        “嘿!谁稀罕陪你玩儿。”江老嘴硬,“我找我孙子去。”

        管家提醒:“老爷,孙少爷在医院呢。”

        “备车,我去医院找我孙子打游戏。”

        管家:“……”

        苏小沫的腿好了,这段时间,她很受惊。

        那日,江尘御听她说了一句脚凉,当天晚上,暖足神器就送了过来。

        接着,断断续续的各种礼物送上门。

        苏凛言有时候接的都烦了。

        去学校时,江尘御去接妻子,有时提出要一起吃个饭。苏小沫立马拒绝,她去找自己哥哥。

        最让她恐怖的是,江尘御出差,给古暖暖带礼物就算了,给她送礼物是哪门子事儿?

        她扔了。

        古暖暖:“那个钻石价值一千万。”

        苏小沫又捡了回来。

        “暖暖,你老公,不会那什么吧?”

        古暖暖:“我老公就这样。”

        “不是,暖儿,你不能当了他的女人就这么好说话。你想想,他这是对我这样好,我和你亲如姐妹,我肯定不会接受他的好。

        但是,其他女人就不一定了。你忘了拜金女的事儿了?江尘御不能把你睡到手就不稀罕你,然后去泡其他女人吧。这样的男人,真该死绝。”

        苏小沫替好姐妹抱不平。

        她将江尘御送给她的钻石还给了古暖暖,“拿回去,替我仍在他脸上,告诉他,我和你这辈子的姐妹他别想嚯嚯咱俩感情。

        还有你古暖暖,拿出你的气势,他再外边勾三搭四,你能不能打死他。”

        古暖暖昨晚被丈夫折腾的又是凌晨才睡觉,她此刻没有一点精力。

        趴在桌子上睡觉时,听到了苏小沫误会的话。

        她将钻石推过去,“你收着吧,我和你也不可能当一辈子姐妹了,咱俩早晚一家人。我老公洁身自好,没有泡其他女人,他就是单纯的对你好。”

        “噗,他有病啊?应该对你好才对,对我好什么?”

        古暖暖艰难的睁开眼皮,看着苏小茉,心中想到:谁让你是他妹妹啊。

        “别打扰我了,我困了。”

        已婚人士在补眠。

        梦里的古暖暖做美梦,她梦到把江尘御踩在了脚下,在他后背蹦蹦跳跳,一直虐待他,十分爽。

        江尘御那日送礼物时又让罗秘书准备两份。

        “总裁,冒昧问一句,这次的礼物你是为太太准备的顺便帮苏小姐带一份?还是本意为苏小姐准备的,为了堵住太太的口,也帮她买一份?”

        江尘御:“什么意思?”

        罗秘书说:“如果是前者,我作为过来人劝劝总裁,礼物一为珍贵,二为廉价。

        一份礼物,送给太太,太太会很开心。如果送两份给两个人,太太的开心就会减半。

        或许,太太还会误以为你送她礼物是为了堵住她要抱怨的口。

        如果是后者,就说明总裁的婚姻出现问题了。”

        江尘御:“……你是说小暖收到礼物并不开心?”

        女人最懂女人。

        她点头,“任何女子都希望丈夫心中自己是独一无二的,不论是婆媳还是姑嫂,妻子的位置没人可以持平。虽然太太知道苏小姐的真实身份,但是免不了心中也会有失落。

        现在不说,是因为理解你。时间长,当这种行为成为一种习惯。它将会是你们婚姻中的导火索,感情生活将不稳了。”

        江尘御细想,这些日子,他送给妻子礼物,她都是看了一眼就放在了首饰盒里。

        第一次,送她手链,她开心的像个小兔子跳到他怀里主动献吻。

        第二次,送她惊喜。她开心的理都不理他,拍照发朋友圈,第二天就幸福的带上。

        这几次,她一点都不开心,甚至从未在她身上见到过。

        罗秘书见江尘御听到了心中,“总裁,我先离开,有需要你再叫我。”

        江尘御点头。

        他打开手机,看到自己和妻子的聊天记录。

        “老公,苏家还没有告诉小沫她身份事情。需要我拐弯儿的告诉小沫嘛?”

        “小沫的脚好了,你不用担心,我在学校能照顾好她。”

        “老公,你别太殷勤,小沫都害怕了。等你认回她,再对她好吧,你这样三天两头的送礼物,苏家也紧张了。小苏都怀疑你对他沫姐不怀好意,又在咒你了。”

        ……

        江尘御看完了聊天记录。

        他已经无心办公。

        这几天,小妻子的懂事让他心疼。

        起身拿着车钥匙就出了公司。

        何助理出门找罗秘书唠嗑,“看,总裁又翘班了。之前太太来找他,他翘班。现在太太不来找,他还翘班。这种现象愈演愈烈,他会不会有一天公司都不要了?”

        罗秘书摇头,“应该不会。太太一件礼物价值千万,照总裁这样送法,不要公司他连给太太送礼物的钱都没有。”

        “那我杞人忧天了。”

        z大。

        古暖暖放学又见到了打着接她幌子实际是来探望妹妹的丈夫。

        “老公,你来了。”古暖暖拉着苏小沫上前,“一会儿我们把小沫也送回家吧?”

        苏小沫惊吓的眼球瞪大,她家姐妹疯了?

        江小苏眼神也戏剧的看着说话的古暖暖,这丫的,脑子被门框压扁了,还是驴把脑子踢了?

        江尘御已经看到了来接人的苏凛言。

        “小沫有人接了,我是专门来接你的。”

        古暖暖疑惑,“啊?”

        江尘御牵着小妻子将她拽到跟前,搂着她。

        他对江苏道:“自己能开车走吗?”

        江苏点头,“可以。”

        苏小沫腿好没多久,江小苏也出院了。

        江尘御让侄子自己开车回家,他带着妻子去了满香楼。

        古暖暖受宠若惊,虽然平时丈夫对她也很好,但是今日好的让她心乱乱的。

        正吃饭时,她挑明了说:“老公,你想让我帮你干啥你说吧。”

        江尘御手顿了下,他现在对妻子好就是对她有所求?

        江尘御靠在椅子上,他问古暖暖,“同样的礼物,我送给你一份送给茉茉一份,你介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