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201章 过河拆桥

第201章 过河拆桥

        苏凛言至今忘不了妹妹没有那一幕。

        母亲哭的昏倒,爸爸站不稳。

        他靠着墙,看着给脸上蒙上白布的妹妹。

        像是睡着了一样,仿佛下一秒她就会醒来,然后扑倒他怀中亲昵的叫哥哥。

        苏小沫没有了,苏夫人也失去了半条命。

        她梦游,失语,精神失常。

        医生说孩子送医院太晚了,当天晚上送过来还有希望,隔了一天都晚了。

        苏夫人自责,她前一天晚上不应该带着孩子去小诊所看病的。

        她意识模糊的去了海边。

        “……我妈那段时间快要疯了,她去了海边,一步步的往里走。她把小沫看的比命都重要,根本接受不了小沫离开的事实。

        也就是那天,她来了。”

        在海中。

        苏夫人失去了一个女儿,正要一步步走向深渊时,被丈夫看到了。

        苏部长下海救起了妻子,给她晃醒,让她活着。

        苏夫人没有生气。

        那天,苏凛言在海边沙滩上发现了一个孩子。

        她看起来像妹妹一样脸色发白,毫无血色。

        “爸妈,你们看那个孩子。”

        苏部长看到了沙滩上趴着的江茉茉。

        他将妻子放在儿子身旁,他走过去看那个孩子是否活着。

        她浑身冰凉,胳膊肿胀伤口发红。

        她不知道在沙滩上被晾了多久。

        苏部长摸了摸她的鼻息,还有微弱的呼吸。

        这孩子,真的坚强。

        “刚刚失去了女儿,又在沙滩上捡到了一个孩子,我妈坚定的认为那是我的妹妹。她偏偏口中喊茉茉,我妈就疯了一样,说这是我妹妹的魂魄在她身上了。

        她被救了,我爸给她送去了医院治疗。治疗期间,我爸妈就在准备我亲妹妹的丧事。等一切都准备好,她也出院了。

        她什么都不记得,只知道二哥要找她,自己叫茉茉。我们都不知道她身上发生的事情,去了警察局,结果没有人报警找失踪人口。

        最后,我爸要把她送到孤儿院。他刚丧女,沉浸在悲痛中,妻子还在魂游,根本没有精力再去照顾这个突然多出来的小孩儿了。”

        偏偏那段时间,江茉茉抱着苏凛言哭着喊他二哥,一直粘着他,说她害怕。

        苏夫人将她当成女儿换了个身份来陪伴。

        最后,他也不忍心送这个孩子去孤儿院了。

        “茉茉,你愿意当苏小沫吗?”他问。

        江茉茉不知道何意。

        大人却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们要让茉茉代替苏小沫而活。

        “……原来,你就是她要找的二哥。”苏凛言说。

        江尘御竟没有查出这中间的纠葛,怪不得苏小沫从未消失,自己的妹妹未曾找到。

        原来竟是如此,真正的小沫退场,他的妹妹出现了。

        而且,江家当年寻人轰轰烈烈,又怎会没有报警呢?江尘御存疑。

        那年起,苏家藏了江茉茉一年时间,苏小沫有两年多没有见过昔日熟人,连爷爷奶奶也没见过。

        再见时大家都说小沫变了,比以前白了,比以前靓了。

        苏家人只是笑笑不语。

        有了苏小沫的陪伴,苏夫人渐渐的清醒过来,她经常抱着睡着的苏小沫喊她,“小沫,妈妈想你,你别离开妈妈,妈妈会死的。”

        全家看似又回到了以前的生活。

        只有她们三个人知道,真正的孩子已经没有了。

        苏凛言也怕妹妹再从身边离开,那种永生都见不到的滋味,太难受了。

        让苏凛言没想到的是,当年他们救下的孩子,竟然是江家的小女孩儿。她儿时口中常念的“二哥”,竟然是如今的商界帝王江尘御!

        寻常人家,他们苏家还能挣一挣,用权势压回去。

        可,寻她的人竟然是权势滔天的江家。

        苏凛言自嘲的笑了,果然别人的还是别人的。

        “江家大小姐,为什么会丢?”

        这天下午,两人车中谈了许久。

        将当年的事情还原。

        江尘御昏迷后,江茉茉就被人带走了。

        等他醒来,妹妹已经不见踪影,身边只有高家的人。

        而江茉茉却坠海,海压太大,深不见底,导致江茉茉的记忆出现偏差,失去了一部分的记忆,遇到了刚丧女的苏家,她顶替了苏小沫的名字活了下来。加上年幼,又受到了刺激,根本不知道自己不是苏家亲生。

        江尘御找了十五年,在这一天,他终于背靠着椅子疲惫的闭上了眼睛。“困了我十五年的囚牢,终于走出来了。”

        苏凛言:“江总,拜托你件事。不要现在告诉小沫她的身份,我担心她接受不了。”

        苏凛言也担心母亲会继续发作失心疯。

        江尘御睁开眼,他看着苏凛言。

        “江家不可能不认回茉茉。”

        “给我们家一点时间接受吧,拜托。”苏凛言看着江尘御,“她也是我们家的孩子。”

        江尘御想到苏家对妹妹这些多年的保护上,他松了口,“最晚一个月,今年过年她必须认祖。”

        苏凛言知足了,他下车离开。

        回到苏家,苏凛言去了趟苏小沫的卧室。看到她趴在床上玩儿手机开麦,“小苏,你脚残废又不是手残,你速度怎么这么慢啊,我都快死了。”

        江苏:“你们让我一个病号在医院带你们玩儿游戏,不心疼我还处处抱怨,这局玩儿完你俩自己玩儿,我走了。”

        古暖暖的声音传出来,“别啊小苏,你再晚一会儿撤,一会儿我老公回来我就用不到你了,我让我老公带我玩儿。”

        苏小沫:“暖暖加我一个。”

        苏凛言敲门,“小沫,玩完游戏,一会儿我们聊聊。”

        “啊?哥,你没去上班啊,我以为你去上班了,你等我一会儿啊。”

        苏小沫头也不回的看着手机屏幕对苏凛言回答。

        一局后,三人都下线了。

        “哥,你找我说啥?”

        苏凛言看着小妹求知的脸庞,他吞咽口水,有些话不知该如何开口。“没事,你晚上想吃什么?”

        “暖暖来不是带的有排骨汤嘛,你把它炖了,我喝一点,晚上去医院给爷爷也带一点。”

        “好。”

        古暖暖的丈夫也回了家。“老公,你回来了。”

        “嗯,不是让你去补觉了吗,怎么又在客厅玩儿起来了?”

        “咱爸非要拉着我玩儿。”

        江老气的吹胡子瞪眼,“是你非要抢我手机,自己玩儿。”

        古暖暖和江老吵架,“爸,你过河拆桥。”

        “桥头是你先拆的。”

        两人又拌起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