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200章 真正的苏小沫

第200章 真正的苏小沫

        古暖暖看着殷勤的丈夫,她理解丈夫激动的心,毕竟刚寻回来妹妹。“啊,我在家就经常喊我老公‘哥哥’,我老公可能以为我也要喝吧~”

        苏小沫看着也不太正常的姐妹,那眼神似乎再质问古暖暖,“你继续编,看谁信!”

        江尘御本人也觉得妻子这个借口太烂了,要知道,昨晚在浴室,她情急之下喊他“大叔”可算是把他气着了,当然最后受罪的是她。

        当然,通过昨晚,江尘御发现了一个惩罚妻子的好办法。只要她再不听话,那就“睡”一觉,翌日绝对老老实实,乖乖巧巧。

        比奶猫都奶,软软的。

        如今他的小妻子,他拿捏得透透的。

        此刻,江尘御也意识到自己的不妥,他松了手,让苏凛言把水杯送给了苏小沫。

        “哥,我脚有点凉。”苏小沫又对苏凛言撒娇。

        苏凛言上楼给她取了个毛毯盖在她的下肢。

        他还弯腰抱起妹妹,把她抱在自己身边。

        古暖暖身边空了。

        江尘御:“我回去让助理去给你买个暖足箱给你送过来,天气冷了,注意保暖。”

        苏小沫:“……”不对劲儿啊,姐妹的老公对我这么好干啥?

        苏凛言的脸色黑了一度,“江总,我妹妹需要的东西我会为他买,时候不早了,你和暖暖回去吧。”

        苏凛言下了逐客令。

        古暖暖有些尴尬,她起身,“那个,苏大哥小沫,我们先走了啊。”

        古暖暖指着地上的各类补品,“这些都是我老公特意找人寻来的,帮助小沫的脚裸康复。”

        江尘御对苏家也算有了初步的了解,同时,他还得到一个结果,妹妹很依赖苏凛言。

        走出海花公馆,江尘御去发动车子,古暖暖在门口和小姐妹告别。

        “回去吧,改天我再来看你。”

        苏小沫拉着古暖暖小声问:“你老公今天咋啦?”

        对亲侄子下死手,给人打到住院。

        对她一个陌生人,倒是挺关怀,又是送礼又是送骨头的。

        古暖暖看了眼车中的丈夫,“没事儿,他臭毛病多,又管得宽。”

        古暖暖上车走了。

        离开路上,古暖暖醋溜溜的说了一句,“知道的知道小沫是你妹妹,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当渣男,对老婆闺蜜意图不轨。”

        话音落下,古小暖的额头又都被敲了。

        “江尘御,你现在对我是越来越不好了!你之前都是揉我脑袋,你现在敲我脑门儿。”小暖控诉。

        江尘御看了眼又炸起来的小妻子,“要不是怕死,我真想把我心挖出来让你看看,我心里装的是哪只不听话的猫儿!”

        某只不听话的猫儿撇嘴,撒娇,“你又说我不听话~”

        她都已经够听话了好不。

        江尘御:“谁家听话的老婆会给自己丈夫喊叔叔?”

        古暖暖嘴短:“……那是你先得罪我的。”

        回家的路上,古暖暖嘴巴都没闲着,把她放在家中。

        江尘御对她警告,“回去补觉,别想着去医院看小苏。”

        正打算去医院的某小暖,“小苏一个人在医院很可怜的。”

        “他活该。”

        说他肾亏,要不是看在亲侄子的份儿上,他能让他肾亏。

        古暖暖的车钥匙被没收了。

        江老看了十分高兴,那这样的话,暖娃子就能在家陪他玩儿了。

        拜古暖暖所赐,自从她教会江老玩儿各种时髦游戏后,江老的那些朋友都成了网瘾老爷爷。

        江尘御并未去应酬,也未回公司,而是开车去了言沫集团楼下。

        言沫集团……这是苏夫人一手创立起来的。

        起名就是她的两个孩子名字合成。

        他在此处等人来。

        不一会儿苏凛言来了。

        他将车停在古思特的对面,从车上下来转身上了古思特。

        “找我来有什么事?”

        在苏家,两个粗心姐妹在脑电波聊天时,两男私下约了见面时间都不知道。

        一个将妻子送到家,一个在家中安顿好妹妹出了门。

        苏凛言也同样好奇江尘御和苏小沫的关系,以及十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那个小孩儿会从海上飘过来。

        “真正的苏小沫呢?”

        江尘御开门见山,不愿废话和无意义的寒暄。

        苏凛言扭头看着那个凌厉如帝王的男人,他如何知道自己还有个亲妹妹?

        江尘御:“死了?”

        苏凛言看着他,不回答,却先反问:“小沫和你什么关系?”

        江尘御看着窗外,“我是她二哥。”

        苏凛言脑海一下子回到了十五年前,那个小孩儿哭着抱着他,谁都不让抱,只抱着他喊“二哥,二哥,茉茉怕”。

        “你怎么确定的?”

        他已经把妹妹看顾的那么严了,江尘御是如何知道的?

        “小暖瞒着我给小沫和小苏的头发做了个亲缘鉴定,小沫就是我丢失的妹妹,江茉茉。她的左臂,有一个疤痕,那是她自己咬的,他她怕我找不到她。”

        江尘御所说的,和妹妹的一切都对上了。

        看来,他早已知道,而且,今日上门,他并没有急于告诉妹妹她的真实身份。

        事到如今,苏凛言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一直怕妹妹被抢走,却还是没有保护住。

        要去给她胳膊上的疤痕去了,妹妹浑身都抗拒,她骨子里不舍得祛疤,好像在等着什么人。

        “我亲妹妹,十五年前没有了。”

        真正的苏小沫在十五年前急发脑癌,抢救无效人没的。

        当时一家四口在外游玩,苏小沫走路不稳,磕磕绊绊了好几脚,苏部长就抱着女儿走。

        但是到家后,苏小沫就开始哭难受。

        去了小诊所,开了一些药。回家让苏小沫吃下就睡了,但是第二天怎么就叫不醒。

        苏夫人觉得女儿不正常,一大早就开车去城中医院。

        到时,正在检测结果,突然,医生跑出来不让夫妻俩离开,要急忙去办理住院,孩子要紧急安排手术。

        苏夫人和苏部长吓坏了。

        苏凛言也看着床上的小妹妹,没有生气。

        视频中,人家的小孩儿都在命悬一线的时候救了回来,偏偏,他家小沫沫不是,他的亲妹妹没有被上帝庇佑。

        在五岁半那一天,在医院告别了她短短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