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99章 探望小沫

第199章 探望小沫

        古暖暖抱着丈夫的胳膊撒娇,“不会我就学吗,反正她们都是我的小白鼠。”

        苏小沫和苏凛言离开了。

        江尘御要带走妻子时,古暖暖拦下了丈夫。“等我买份外卖回家带给咱爸。”

        江总牵着小妻子的手陪她走在校园,走去了螺蛳粉的窗口。

        一股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

        江尘御眉头皱起,别告诉他,他家小娇妻要买这么臭的东西放在他车上。

        “老板,我打包一份螺蛳粉带走。”古暖暖开心的拿着手机去支付。

        江总不太美好了。

        “小暖,这个太臭了。”

        “不臭不臭,吃起来可香了。”

        她一点没留意到,丈夫已经手捂着鼻子了。

        他怎么就娶了个口味独特的小妻呢?

        任凭他再接受不了,也没有打消妻子的积极性,让她带着螺蛳粉上车了。

        车中飘散着一股浓浓的酸笋臭味。

        他单手开车,打开车窗,左手食指抵在鼻子处,拒绝呼吸。

        “老公,你闻不了这个臭味呀?”某只小暖,看到难受的丈夫,她又想办坏事了。

        “那你知道不,我最爱吃螺蛳粉了,你想想你每次亲我的时候,我嘴巴里都是刚吃过螺蛳粉的味儿,打个嗝……”

        “闭嘴!”江总听不下去了。

        他家小妻子的口中明明是香甜的,为何,为何要吃螺蛳粉呢!!

        古暖暖恶心到了丈夫,她对开车的丈夫嘟嘟唇,“老公,我嘴巴今天吃了榴莲,吃了螺蛳粉,你来之前我还在吃臭豆腐,你今天亲我能下去嘴嘛?”

        “回去你就给我刷牙。”

        “我不。”

        江尘御:“摁着我也把你压到浴室,从头到尾给你洗干净。”

        古暖暖开心的腿在丈夫车中晃悠。

        “明天周六,你没事了陪我去苏家探病。”

        江尘御看着副驾驶的女孩儿,她真的,深深入他的心。

        或许,这个女孩儿真的是天上的母亲帮他指的。

        到了家中。

        古暖暖提着螺蛳粉刚一进门,周围的佣人自动闪退。

        魏爱华也手捂着鼻子,“暖暖,你买的什么,这么臭?”

        古暖暖:“我给爸带的学校小吃,螺蛳粉。”

        江老也捂着口鼻躲得远远地,“我才不吃屎。”

        古暖暖:“你别后悔。”

        五分钟后……

        江老擦着鼻涕,他坐在餐厅吃着塑料盒装的螺蛳粉。

        “暖儿啊,你咋真孝顺呢。”

        古暖暖;“爸,你不是不吃嘛?”

        “你这孩子,哪壶不开提哪壶,竟揭爸的短。”江老又擦了一下鼻涕,“暖娃,下次你给爸买的时候少放点辣椒呗,我鼻子下都被我擦疼了。”

        “这还是微辣,下次我给你试试微微辣。”

        江老又成功解锁一个好吃的——螺蛳粉。

        他吃完还发了朋友圈,大夸赞螺蛳粉的妙处。

        发完后,江老拿着手机出门,“爱华,给爸朋友圈点赞。老大,老二,给爸朋友圈点赞。”

        江尘御把手机交给妻子,“你给爸点去吧,我上楼洗个澡。”

        他觉得自己浑身都是螺蛳粉臭味。

        魏爱华点过赞,也赶紧上楼洗澡了。

        不一会儿,古小暖被洗过澡的丈夫也揪去了浴室。

        她不走,江尘御直接抱起来,扛着给扛去了浴室。

        浴室中:

        古暖暖怒吼:“江尘御,我洗澡你在里边干什么?”

        江尘御:“我帮你?”

        “你出去,我不需要。”

        江总:“你自己洗不干净。”

        “老公,你再过分,我就打嗝,熏死你。”

        江总:“……先去给我刷牙!”

        古暖暖刷牙后,她彻底不美妙了。

        在浴室,自己又成了剥了壳的白花花鸡蛋。

        两个小时后,古暖暖躺在被窝,欲哭无泪。

        江尘御却精神抖擞,抱着她爱不释手。

        怎么都吸不够。

        幸而翌日是周六,江尘御才可以毫无顾忌的吸小妻子。

        古暖暖就像是案板上的鱼肉,已经晕了,任夫折腾。

        自从夫妻关系坐实,她夜晚玩儿手机的时间都被替代了。

        早上起不来床,丈夫也从不喊她了。

        抱着被子继续睡,太阳晒到屋子里,睡眠不安稳,古暖暖大喊一声,“老公,拉窗帘。”

        江尘御就去了。

        睡醒吃饭时也兴致恹恹。

        “暖娃,你咋了?”江老问。怎么看着像是精气被吸干了?

        古暖暖手撑着头,思考人生。

        本打算中午去苏家,结果被古暖暖墨迹到下午。

        在她指挥下,夫妻俩到了苏家。

        既是上门探望,又岂会没有礼物?

        江尘御打开后备箱,从中取出各种礼品,连大骨头他都买来了。

        古暖暖敲门,“小沫,你在家吗?”

        沙发上的苏小沫此刻正将脚丫子翘在茶几上,享受着亲哥伺候,她闻声,扭头看苏凛言,“哥,开门,暖儿来看我了。”

        苏凛言:“……不是说了家里别让外人来。”

        如此说,他还是去开门。

        当看到古暖暖身后站着的男人时,苏凛言眼皮微压。

        江尘御身上没有了之前的锋利,仿佛从苏小沫身上已经得到了苏家的秘密一般。

        “苏大哥,小沫腿受伤了我不会开车,刚巧我老公今日休息,他陪我来看小沫。”

        客已上门,岂有不进之理?

        他把门敞圆,弯腰提着她们夫妻俩的礼物,邀请进门。

        古暖暖一进入就朝沙发上的小姑子跑过去,“小沫,我带我老公来看你了。”

        苏小沫见到不是姐妹一人来的,身后还有个可怕的人儿,她立马将自己的腿收回来,规规矩矩的坐好。

        她和古暖暖脑电波交流:你来就你来,带你老公干啥?

        古暖暖瞟了眼丈夫,她对苏小沫眨眼:来就来了,我车技你又不是不知道,别最后咱仨都成残疾人那才是完蛋。

        医院还有个江小苏没有出院。

        海花公馆,苏小沫脚伤未愈。

        她若是开车撞树,车毁事小,人残事大。

        到时候,姐妹三朵花,齐齐住院还能都一块儿斗地主。

        “小沫,你脚伤如何了?”江尘御关心她。

        不知为何,苏小沫总感觉江尘御看她的目光柔和,充满慈爱。

        这让她紧张。

        然而,还有更紧张的。

        她要伸手拿水瓶喝水,但是勾不着,苏凛言离水瓶近距,她喊了一声,“哥,我喝水。”

        结果,沙发上的两男同时起身,抢水杯似的,同时拿到那个杯子。

        苏小沫:“……”

        靠,我喊得是我哥。我姐妹儿老公积极个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