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98章 是缘分

第198章 是缘分

        ?

        古暖暖看着婆婆的木牌,外边黑漆漆的,室内阴沉沉,平时她看起来都害怕的地方,因为身边有了丈夫,她一点都不害怕。

        垫子前有一个盆,江尘御打开那张检测结果直接点火将它烧了。

        古暖暖:“老公,你烧了爸和大哥怎么看?”

        江尘御看了眼身边小妻子一眼,他问:“小暖,怕妈妈的黑白照吗?”

        古暖暖抬头又看了眼那个笑起来温柔的女人,她摇摇头。“可能妈妈知道我是你媳妇,她不舍得让我害怕吧。”

        “那你今晚能陪我在这里吗?”

        古暖暖重重点头,她才不舍得让自己的丈夫一个人在黑暗的屋子里。

        检查单已经烧了。

        江尘御牵着妻子的手对牌位说;“妈,茉茉找到了,是你儿媳妇的功劳。”

        古暖暖摇头,她可不敢冒领功劳。“妈,不是我的,是我老公不放弃的功劳。我本来都不相信他的话,我还和他吵架了呢。可是,后来事实证明,我老公坚持的才是对的。”

        “如果没有小暖,我见不到茉茉。”江尘御看着那个跪在那里可爱的呆萌的小妻子,“如果不是小暖,这份检测结果我也不会这么快得到。”

        古暖暖心虚的低着头,如果她早些听话一点,少气一点老公,可能这份检查结果更早就得到了。

        “妈,你不要担心小沫,她没有吃过苦的。苏家阿姨和叔叔还有苏家大哥都是好人,她们将小沫当成宝贝在宠爱。我初中就和小沫认识了,还有小苏。”

        想起医院那个倒霉蛋,古暖暖就说:“小苏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总共就两个好朋友,一个我成了他婶婶,一个小沫是他亲姑姑。”

        他却成了两个人共同的侄子。

        原来,命中注定,她们是一家人。

        “妈,我觉得肯定是你在天上保佑的,要不然哪儿有这么巧的事儿对不对?你在天上看到了我,觉得很喜欢我,然后就让我和你女儿和你孙子做至交好友对不对。

        然后你又看到你儿子不近女色,孤单一身缺个媳妇儿,然后你就在天上把我划拉到你儿子怀里了。

        妈,你给我们牵的这个姻缘线简直太太太睿智了。我老公那儿都好,就是心冷,偏偏我就是个小暖暖,跑来暖我老公的心窝子了。

        虽然我们婆媳俩没见过面,但是我能感觉到你如果活着肯定很喜欢我。那你都那么喜欢我了,是不是我坐在地上和你说话你也不生气呀?”

        古暖暖揉了揉她的膝盖,她跪的时间长,腿麻了。

        江尘御看到了,他起身,也将身边的小妻子拽起来。

        “跪不了就不跪了,妈不会生气的。”

        古暖暖这才从垫子上解救了自己的膝盖。

        但是,她站久了也会累。

        于是,一屁股坐在垫子上,双脚盘绕,像是和尚打坐似的,她抱着丈夫的胳膊,靠在他的肩膀缓解自己的疲劳。

        渐渐地,她睡着了。

        像是小猫儿一样趴在丈夫的腿上。

        黑暗的室内,江尘御第一次面对母亲没有罪恶,没有孤单。

        “妈,茉茉找到了,我终于可以不带罪恶感的来见你了。小暖是个活泼聪明又可爱的孩子,有她陪在我身侧,我也不觉得孤单了。

        找了茉茉十五年,她支撑了我十五年,现在该换人了。”江尘御看着趴在他腿上睡觉的小猫儿,他抚摸着暖暖小脸。

        后半夜,熟睡的古暖暖被抱回了卧室。

        等她醒来,自己是在床上躺着。

        “嗯?我昨晚不是在陪我老公和我婆婆聊天嘛?”

        她衣服都给换了换,不用想,又是那个爱占她便宜的老公做的。

        她掀开被子要下床,江尘御这时推门而入。“醒了。”

        “昂,你啥时候把我抱回来的?”

        “后半夜,你婆婆估计也心疼你冷了,让我把你带回了。”

        找到妹妹的江尘御,脸上的笑容释怀了。

        他对床上的小妻子说:“小暖你是我的小福星。”

        某暖煞风景的说:“老公你别夸我太过分,我怕以后我把你气的七窍生烟的时候,你就不觉得我是你的小福星,是来给你添堵的。”

        江总:“不至于。”

        “话别说太早,我自己都管不住我气人的功力。”

        江总:“……”

        找到了妹妹,古暖暖早上刷牙时问了丈夫他的想法。“老公,你要去认回小沫吗?”

        江尘御还有很多事情没有搞清楚,他现在找到了妹妹,心落地了。

        贸然认回妹妹,他担心会刺激到他。

        江尘御也冷静了许多,“小沫,你能带我去苏家吗?”

        “可以,没问题。”

        古暖暖洗漱过后,她背着书包就去学校了。

        再见苏小沫时,古暖暖看她竟比姐妹感情更深了。搞了半天,这死丫头竟然是自己的小姑子。

        她上手撑着脸,看着身边的残疾姐妹。

        “你看我干啥?”

        古暖暖说:“你说咱仨这是什么狗屎缘分?”

        “……请把话说的明明白白的。”

        古暖暖摇头,她不说了。

        这次,可不是她要隐瞒,是她家老公早上叮嘱她此事先别对苏小沫提起,他当哥的担心刺激到妹妹。

        不知为何,自从知道姐妹是自己小姑子后,古暖暖觉得冬日的天,竟然是艳阳的。加冰的水,暖暖的。

        中午吃了一份榴莲千层,下午吃了一碗螺蛳粉,晚上回家还买了一份臭豆腐吃了起来。

        苏小沫一瘸一拐的,“暖儿,你是不是有啥好事儿了,今天吃了这么多重口味的东西。”

        “昂,我家有喜事。”说完古暖暖又吃了一口臭豆腐。

        接她的车来了,是江尘御的古思特。

        接苏小沫的车也来了,是苏凛言的路虎。

        这次,四人见面,江尘御看着苏小沫没有深究了,他的眼神充满慈爱,是一个大哥哥对妹妹才有的关爱。“脚怎么了?”

        苏小沫看到江尘御对她笑着说话,她不知为何不害怕了。“下楼梯的时候崴到了。”

        “以后小心点,走路看清楚路。”江尘御叮嘱。

        苏小沫看了眼姐妹,她哦了一声,被苏凛言牵着送上车。

        古暖暖对丈夫说:“你放心吧老公,小沫现在是我小姑子,我当二嫂子的肯定把人给你照顾的妥妥的。”

        江尘御脸颊微侧,他看着小妻子,“哟,还不知道我家矜贵的猫儿会照顾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