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97章 亲缘关系

第197章 亲缘关系

        到了医院,古暖暖找了个轮椅推着残疾姐妹。

        她们去了疼痛科见到那个躺在病床上将要飞升的好兄弟。

        “我去,江小苏你咋也残了?”残疾人苏小沫问残疾人江小苏。

        江苏扭头,看着前来探望的好友二人,他看到古暖暖,“你丫的,你昨晚到底对你丈夫说的什么,他去我屋,一声不吭就对我下手,我招你们惹你们了?”

        古暖暖走到江苏面前,抬手对他的脑瓜子就是一击,“闭嘴,声音小点。”

        她从江苏的头上揪掉一根头发,在苏小沫和江苏看来,是古暖暖揪头发在惩罚江苏。

        “古暖暖,这辈子我和你们夫妻俩势不两立。”江苏怒吼,医院走廊外都能听到他的声音。

        古暖暖拿着江苏的头发,她转身推着苏小沫去了江苏床边。

        她的手在苏小沫不备时,顺走了一根她的长发。

        “你们俩在病房待一会儿,我出去办点事儿。”

        说完,古暖暖拿着两根头发转身就走了。

        病房内,苏小沫冲门口喊:“喂,暖暖,你让我俩残疾人谁照顾谁啊?”

        ……

        古暖暖飞一般跑去了鉴定科,她办好手续,将两根头发交给护士,“姑姑和侄子的关系能检测出亲子关系吗?”

        “姑姑和侄子只能查出来亲缘关系。”

        “亲缘就亲缘了,麻烦你们快点。”

        古暖暖的心扑通扑通的乱跳,她紧张的深呼吸,都忘记了自己把两个残疾人扔在了病房。

        病房内,江小苏看着苏小沫,“沫姐,我想上厕所。”

        “你给我说难不成还指望我搀着你去厕所?”苏小沫拍拍她的腿,“我连根拐杖都没有。”

        江小苏:“你好歹轮椅有个轮子,你出去帮我喊个陪护。”

        苏小沫低头看着轮椅的使用,“这,这咋转玩儿啊,第一次坐,我也不会玩儿啊。”

        江苏无语的看着天花板,他只好伸手摁了床头的响铃。

        接着,传话筒响起,“23床,有什么事吗?”

        “麻烦来个护士帮个忙,我这里多了一个残疾人。”

        苏小沫还在转她坐的轮椅,“古暖暖给我找的这什么破玩意,动都不会动。”

        古暖暖消失了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中,苏小沫玩转了轮椅。

        她在江苏的病床绕着转圈,“小苏,这轮椅坐着也太方便了吧,一会儿让护士姐姐给你也准备一个轮椅,咱俩一人一个。”

        江苏:“我腰弯不了。”

        “哦哦,对,你是重伤患者。”苏小沫问江苏,“你到底做的啥事儿啊被你叔打的这么惨?”

        “我要是知道的话,我死也闭眼了。”

        苏小沫觉得这孩儿够惨,比她惨多了。

        古暖暖回去了。

        她看着苏小沫,又看着江苏,这一对打的开心。

        怪不得江苏和苏小沫长得像,她曾以为那是夫妻相,但真相竟然是……亲姑侄!

        可是,问题随之又来了,如果自己的姐妹是丈夫失踪了十五年的妹妹,那真正的苏小沫呢?

        她看到的照片不是骗人的,这中间又有什么隐情?

        苏家知不知道小沫不是她家孩子?

        不对……苏家肯定知道!

        一个孩子样貌突然发生那么大的变化,身为父母兄长不可能不知情。

        难道,当年绑架小沫和丈夫的是苏家夫妇?

        可是,为什么她们把小沫照顾的这么好,成了全家最宠的孩子?

        “你回来了不进来,站在门口给我们挡风啊?”苏小沫讽刺门口的古暖暖。

        古暖暖走了进去。

        耳边是姑侄俩对她的控诉,说她刚才的不靠谱。

        苏小沫还对古暖暖炫耀,她学会了坐轮椅,玩儿的特别溜。

        下午,苏小沫就被苏凛言从医院接走了。当他得知苏小沫在医院时,他不消片刻就赶了过来,挡着古暖暖和江苏的面训苏小沫不听话。

        古暖暖轻飘飘问了一句,“苏大哥,你在怕小沫见到我老公吗?”

        苏凛言看着古暖暖,两人眼神对视。

        古暖暖的一句话,一下子戳到了苏凛言的心。

        苏凛言至今不知道小沫和江家关系,但是江尘御竟知道他妹妹胳膊处的伤痕,他和小沫的关系成了他提心吊胆的事情。

        苏凛言带走苏小沫后,病房就剩下婶侄俩。

        江苏问古暖暖:“喂,你老公昨晚为啥打我?”

        “小苏,小沫是你姑姑。”

        “噗,你骗狗呢?”

        古暖暖看了眼病床上躺着的“狗”,就知道这货的智商不高。

        “狗,你休息吧,特护我给你找好了。”

        她起身带着书包离开了医院病房。

        傍晚9点,江尘御回到家中。

        他今日有应酬,所以回家了晚些。

        古暖暖在家等候他多时了。

        江尘御还以为小妻子等他睡觉急不可待,他正要搂着小妻子的腰,和她缠绵时,古暖暖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纸,“老公,茉茉找到了。”

        江尘御眼底的欲望瞬间褪去,他深邃的眼眸看着古暖暖。

        刚才的缠绵热吻,在一句话后,室内陷入寂静。

        江尘御松开软糯香甜的小妻子。“你做了亲缘鉴定。”

        “只有我有这个机会能接近她。”古暖暖平静的说。

        她把下午等了两个小时的检测结果放在了丈夫的手中,“对不起老公,之前我不相信你的话。苏小沫,在血缘关系上和小苏的亲缘关系成立。”

        江尘御的背后猛然一击,他不敢相信这句话。

        他找了江茉茉十五年,突然找到了,江尘御不知道该如何做了。

        他手中的那张检验报告热的发烫,他抬手,缓缓打开那页被小妻子折叠了好几层的检验报告。

        最后的结果,直击他的眼球。

        古暖暖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她下午知道的时候和丈夫现在一样,脑子里什么都想过。

        “老公,你可以对妈妈交差了。”

        江尘御看着那张纸,他眼眶泛红。

        古暖暖第一次见男人会哭,他眼眶红的她难受,她垫脚上前抱着丈夫。

        这一晚,江尘御去了母亲的牌位前跪下,古暖暖都不知道流程,也不会祭奠死人,她只是听话的老公做什么她做什么。

        垫子只有一个,江尘御穿着西装裤跪在地板上,他将垫子放在了妻子的膝盖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