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94章 恭喜江总肉入虎口

第194章 恭喜江总肉入虎口

        坐在梳妆台处护肤。

        她通过镜子看床上男人的视线,“老公,我知道你很恨我,但是,你不要眼神这么强烈好吗,我通过镜子都能感受到你想把我吃了。”

        “对,我想‘吃’了你。”

        古暖暖擦完护肤乳,她关了台桌上的灯,室内仅留床头柜上的两盏明灯。

        她去到另一边,掀开被子钻进去。

        “老公,你真不行了,是吧?”她问话隐隐带着期待。

        江尘御:“你要看看吗?”

        古暖暖立马摇头,“不了,不了。”那多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看,那你就帮我检查一下?”

        “我怎么检查?”古暖暖不解。

        江尘御动作轻微,他拦着身边的小妻子躺入被窝,在她慌张之际,自己已经欺身压上,“亲身检查。”

        古暖暖瞬间就懂了,“老公,我怕你不行,会受到刺激,忍不住灭了我。”

        江尘御一只胳膊搂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放在她的腿上,撩拨她的心弦。

        “不会,万一我能行呢。”

        他凑近妻子的脖子,吻了上去。

        被窝中,古暖暖在拽着自己的裙子,不让丈夫过火。

        她还要空出一只手,推搡丈夫别碰她脖子。

        “老公,脖子痒,你别提~”

        江尘御改而吸了,他的手开始不老实的将小妻子的睡裙撩到腰间,手附上她的细腰。

        古暖暖浑身起鸡皮疙瘩。

        古暖暖紧张的说了一句让自己肉入虎口更快的话:“那个,老公,我检查过了,你是真不行了,我们就不要继续下去了。”

        她以为这样,丈夫就会缴枪卸火。

        谁知道,江尘御非但没有停止,反而凶猛的不像他了。

        他扣着古暖暖的后脑勺,与她的唇厮磨,与她的舌共舞。

        古暖暖保护的衣服,在江尘御的手中,他脱不了竟然直接撕了,嗯,是撕了!

        男人的力气,让古暖暖慌了。

        她双手推着丈夫,紧张的心跳加快,“老公,你,你,唔唔……”

        剩下的话都被堵在腹中。

        她的小身板,此刻比剥了壳的鸡蛋还干净。

        江尘御解开自己的睡衣,他压在古暖暖身上,将睡衣扔下。

        “老……唔,你”

        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口。

        她得身子有了限制,双腿被迫愤慨,古暖暖心一下子踢到嗓子眼。

        她彻底害怕了。

        也知道,自己要面临什么了。

        江尘御松开她,看着她呆愕的小脸儿,他再次遵循古暖暖的意见,“继续吗?”

        古暖暖心跳不住,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这时,古暖暖的手机响了。

        古暖暖立马指着手机说:“老公,我接个电话。”

        江尘御却拿起手机看也不看直接用力摔在地上,手机屏幕都摔碎了。

        那是古暖暖的手机,她拍着丈夫的胸膛,控诉:“那是我手机!你赔我~”

        江尘御:“这会儿谁敢来打扰我,我弄死她!”

        古暖暖吓的肩膀一缩,她,她,她家老公好像动怒了。

        “小暖,你是答应继续,还是被迫继续?”

        古小暖弱弱问:“我能说不继续吗?”她怕疼~

        江尘御露出他的邪魅,他手指摩擦妻子的脸颊,唇落在她的眉心,鼻尖,唇瓣,然后缓缓说了句“不能”。

        古暖暖知道,自己这一晚,好像要完蛋了。

        她期待的第一夜,一点仪式感都没有。

        也不是特殊的节日。

        她一点准备都没有,甚至连拒绝的理由都没有。

        只是在寻常的一天,她把丈夫踹废了,然后丈夫拿她来试试到底行不行。

        古暖暖欲哭无泪。

        她闭上了眼睛。

        江尘御懂了身下妖精的意思。

        他低头,温柔的亲吻她。

        古暖暖紧张的双手抓紧床单,她手心泛汗,汗水染湿了床单,让床单褶皱。

        江尘御用自己的一切温柔对对她。

        可是,初经人事的女孩儿还是疼哭了。

        她觉得小说哪里都骗人,但是在这件事上一点都不骗人。

        疼的她泪都流出来,推着丈夫浑身抗拒,不让他乱动。

        但是,江尘御脑海中根本就没有小妻子的哭声和拒绝声了,他大脑在得到古暖暖那一刻仿佛瞬间升华了,他到了一个棉花层,让他前所未有的舒服。

        床单被他弄得凌乱,身下的女孩儿哭声沙哑,指甲给他后背挠的都是痕迹。

        不知多久,她觉得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

        她呼出的气,仿佛都带有丈夫的味道。

        她人生中的第一次,稀里糊涂的没了。

        夜空明亮,繁星点缀。

        都熄灯了睡觉了,只有那一个房间,彻夜开着一盏微黄的等。

        交融的身子,时刻在诉说着他的激动,她的疼。

        ……

        事成。

        古暖暖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江尘御也不需要守着肉当和尚了。

        后来,她如何睡着的,古暖暖不知道,记忆力最后,是江尘御问她:“我废了吗?”

        古暖暖回答不上来。

        反正,她废了。

        丈夫滚烫的身子,将她紧紧包围,古暖暖有些遗憾,又有些放心。

        她醒来是在翌日上午。

        从床上坐起来,整个人的脑袋都是嗡嗡的。

        平时细皮嫩肉的肌肤,白嫩透着粉,此刻却浑身遍布痕迹。

        她的眼皮有些肿胀,昨晚疼哭了。

        衣帽间走出了个男人,意气风发,风姿卓越。

        他看到床上懵懵的一小只,江尘御笑的春风得意,神清气爽。

        肉吃到口中了,他解决了人生一件大事。

        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心情好。

        他坐在床上,凑近墩着脸的小妻子,他抬起古暖暖的下颚,准备拥吻她时。

        “大骗子!”

        小妻子开口就是骂。

        江尘御笑问:“我骗你什么了?”

        “你根本就没废!”

        “那看来昨晚我让你很满意啊。”

        古暖暖:“……”

        腿软+无力+衣服不在=不适合打架!

        她忍。

        尝过肉味的男人,一点的肉汤根本就满足不了他。

        扣着她的小脑袋明明是热吻她的唇瓣,却又钳制她的双手,将其压在床上。

        换好的商务服,正要去上班,此刻衬衣却有了褶皱。

        “江尘御,你信不信我把你舌头割了眼睛挖了,耳朵削了,手剁了,嘴巴……唔唔,江,臭混蛋!”

        古暖暖的骂到最后全被男人用身体惩罚在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