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92章 小暖把老公踹废了

第192章 小暖把老公踹废了

        古暖暖听丈夫的话,越听越不对劲。

        后来,她站在中间,分开了苏凛言和丈夫的手。“苏大哥,我们先回家了,改天再见。”

        古暖暖拉着丈夫的手,将他拽去了车上。

        江总生平第一次,被妻子不顾形象的推搡着上车。

        苏小沫觉得莫名其妙,不过她躲在哥哥的身后,小声吐槽好姐妹的丈夫有病。

        苏凛言也拽着苏小沫的手转身上车。

        他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医院的疤痕科。

        古思特车内,古暖暖的火气上来,饶是她不开口后座的江小苏都能感受到。

        他头上冒问号:我没得罪她吧?

        江苏的视线看向了开车的小叔叔,疑惑:我小叔叔又怎么她了?

        江苏的脸又看着副驾驶双手环抱的生气女人:脾气阴晴不定,是不是又到了她历劫的时间了?

        车上,江尘御也察觉他身边坐了个煤气罐。

        只要他开口,就点燃了这个煤气罐。

        他闭嘴不敢言。

        到了家中。

        古暖暖下车前不看丈夫,她对其命令道:“去你书房见我!”

        江尘御:“……”

        江苏皱眉,他看着火大的女人,悄声问江尘御:“叔,她刚才那是命令咱俩谁呢?”

        江尘御反问:“在家中,你有书房?”

        江苏:“……靠!古暖暖在家地位都这么高了?对你都敢吆五喝六的,还命令你去你书房见她??”

        江尘御深呼吸,他将车钥匙丢给侄子,“你锁门。”

        高高在上的江总第一次感受到了要去书房承认错误时的那种惶恐。

        他心底有些紧张,还有些不安。

        原来,下属每次去他办公室见他,都是这种心态。

        这种感觉真难受,看来以后要对自己的下属和颜悦色一点了。

        他走到自己书房门口,敲敲门。

        “进来。”他家小妻子发话了。

        江尘御推门而入,看着那个靠在他书桌处的小女孩儿。

        他进入,关门。

        “小暖,这件事我本来打算等回家告诉你的。”

        “所以你忍不住当时在学校里,就对苏大哥说小沫可能是你妹妹吗?”

        古暖暖生气了,丈夫明明对她说相信苏小沫不是他妹妹,可转头直接对苏家的人说苏小沫是她妹妹。

        这让她如何不火大。

        夫妻间,他竟然隐瞒自己!

        江尘御:“结果调查出来了,苏小沫出生时血型是a,但是,她的体检单血型是o。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觉得我是一个坏人,要拆散你好朋友幸福的家。

        一旦查出来苏小沫是我妹妹,你不知道该如何和她相处。

        所以,小暖,你先别冲动,你听我慢慢给你说。”

        古暖暖的拳头捏紧了。

        江尘御怕小妻子发飙脾气,他指着妻子的拳头,“手松开,听我给你解释。

        苏家之前确实有一个女孩儿叫苏小沫,但是那个女孩儿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了,苏家夫妇每年在中元节都会消失一天……”

        “你敢说我姐妹死了!江尘御,你找打!”

        她便是,每当说不过,偏偏火气又很大时,就受不了的想冲上去打一架。

        江尘御明明是暗桩的幕后大佬,却在自己的书房被小妻子捶的无还手之力。

        后来,他双手抓着妻子的手,目视她的眼睛,“小暖,茉茉的左臂上肢有咬痕,你见过苏小沫的胳膊上有吗?”

        古暖暖抬脚就踹在丈夫的脚面。“没有!”她怪脾气的冲丈夫大吼一声。

        江尘御忍着脚上的疼,他将烦躁的妻子抱在怀中。

        古暖暖使劲儿挣扎,她挣不开。

        后来,她直接抬腿,要攻击丈夫最脆弱的地方。

        彪悍的女孩子,可以忽略自己下半辈子的幸福。

        古暖暖就是彪悍的女孩子。

        她果然抬腿了,一击而中!

        江尘御疼的瞬间松开了妻子,他身子有些微弯。抬眸,望着那个逃出怀抱的小娇妻。“古小暖!你知道你刚才在做什么吗?”

        古暖暖:“谁让你在我生气的时候抱我呢?你以为你霸道总裁啊,我生气的时候抱我亲我我情绪就能稳定下来?扯淡,我告诉你,我火大的时候,谁都别想碰我!”

        江尘御小腹疼的后背出虚汗,他深呼吸,看着那个暴脾气的小妮子。

        他闭眼,心中告诫自己:我娶的,我娶的,我娶的!

        古暖暖看到丈夫貌似真的疼的很厉害,她只知道,上一个疼的死去活来的是江苏。

        难道,男人那里真的这么脆弱。

        她看着丈夫手捂着的地方,嘴角微动。“你,你别装了,我,我,我刚才劲儿可小了,跟本就不疼~”

        古小暖头微侧,然后看着丈夫痛苦的面具,她心中嘀咕:妈呀,不会真把我男人踹废了吧?!

        她有些慌了,古暖暖快速眨眼,看着丈夫,她赶紧走上前,“老公,老公你别吓我啊。我,我现在去打120,你疼的受不了的话,咱,咱现在就去医院。”

        古暖暖慌了,她掏出手机就开始拨打120。

        这时,手机被男人抢走。

        他扭头看着不知所措的小妻子,“小暖,这个世界上你可以踹任何男人那里,独独你老公你不能动,知道吗!”

        古暖暖咬唇,她知道此刻说这句话气氛很不对,但是她强迫症,还想补充一下,“老公,你儿子我也不能踹。”

        江总:“……”

        疼意过了一阵,江尘御重新直起身子,他低头看着面前满脸担忧的小妻子,对她说明自己的立场,“我找了茉茉十五年,不会因为她现在生活幸福就放弃寻找。小暖,妈还在天上看着我把茉茉带到她的坟前。”

        此刻,古暖暖的脑海中,压根都没有苏小沫和江茉茉的事儿了。

        都是丈夫的身子被自己踹的如何了。

        她:“老公,咱去医院看看吧?小苏有次直接请假了两天~”

        江尘御太阳穴鼓起,“你别告诉我小苏初中那次是你踹的!”

        这次,轮到古小暖失言了。

        她家老公咋啥都知道?

        为了表明自己对丈夫忠贞不渝的爱意,以及誓死相陪的决心,古暖暖对丈夫承诺:“老公,你放心,即使你当男人不行了,我都不会离开你。

        大不了,我去人工授精,或者我去做试管婴儿,总之,我的过错我承担。我把你踹废了,这个罪我自己受……下半辈子我都陪着你。”

        江尘御的火气骤然上头,他就是被踹了一下就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