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91章 苏凛言紧张了

第191章 苏凛言紧张了

        江苏在教室里,听到外边的声音,他起身连忙走出去看。

        只见,古暖暖和苏小沫两人两只手都提的满满的午饭和饮料,二人语气不善的对着昨日的女孩儿。

        江苏跑过去,先接走一部分。“你们俩激动啥?”

        苏小沫指着教室说:“小苏你先进去。”

        江苏被这二人弄愣了。

        古暖暖瞪他一眼,吼他,“回去。”

        江苏怕咧咧的提着午餐回了教室。

        留下原地在落泪的女孩儿,她的手中还带着伤药。

        “我担心江苏,他被打都是因为我。”

        苏小沫受不了不相干的女人在她面前哭哭啼啼,她已经不耐烦了。“我昨天警告过你了,我家小苏被打,与你有关,我饶不了你。你是恐怕我找不到你,主动找上门是吗?”

        古暖暖冷静问:“你为什么利用小苏?”

        “我没有利用。”

        “那好,我问你。你爷爷什么病?”

        “癌,癌症。”女孩儿回答。

        古暖暖:“什么癌?叫什么?在那里住院?手术费多少钱?你若是真的家庭有困难,我立马帮你度过难关,但是若被我发现你利用小苏,我绕不了你!我古暖暖是什么人,身为z大的学生你应该听说过。”

        女孩儿:“……”

        苏小沫上下打量了那个女孩儿,“哑巴了?说啊!”

        “我,我爷爷,他出院了。”

        “没关系,我能查出来住院病历。”苏小沫说。

        女孩儿也不哭了,眼神躲闪,不敢面对这二人。

        古暖暖:“贷款都用来买奢侈品了吧?”

        苏小沫:“得知小苏是官二代又是富二代,你心动了吧?”

        女孩儿咬唇,仿佛被两人欺负一般,“我没有。”

        古暖暖:“那你敢自证清白吗?如果我们委屈你,高利贷的钱我也替你还了。如果你敢撒谎,让我发现你别有用心的接近我侄子,你信不信我开了你。”

        她家老公给她的身份就是好用。

        一个不开心,开除人很方便。

        昨天晚上,她家老公还给她洗脑一番。“学校是你的,你只需要顺心来就行,想开谁就开谁,如果过得不自在了,我买这个学校就没有意义了。”

        古暖暖昨晚还觉得过意不去,她家老公在教坏她。

        江尘御又说;“我出钱又费力的,为的不就是你心情舒坦。不舒坦,我做这一切毫无意义。”

        古暖暖觉得丈夫说的有一点道理。

        江尘御又说;“婚前咱爸给你自由,婚后我给你作天作地的底气。你尽管顺心去做,凡事我担着。”

        古暖暖心动了,“这可是你说的哦~我办坏事,你得护着我。即使我不讲理,你也得护着我。”

        江总点头。

        ……

        前来给江苏送药的女孩儿听了古暖暖的话,也自知她的身份不敢得罪。

        她拿着药膏灰溜溜的要逃走。

        苏小沫双手环抱,横跨一步拦着她的去路。

        “哪儿去?我昨天说的话你当放屁啊。既然你主动找上门了省的我找你,为什么利用小苏?”

        “我,我没有。”

        古暖暖冷言,“我没耐性听你胡扯。”

        那个女孩儿想从另一边走,古暖暖也拦住了她的去路。

        江小苏还没吃过这样的哑巴亏呢。

        平白无故被打一顿,这件事不查清楚不罢休。

        两人杠上了一般,不让女孩儿离开。

        江苏出来,准备说说让这件事过去算了,但是他一脚刚踏出教室门。

        古暖暖就给他瞪回去。

        江苏弱弱的收回自己的脚。

        教室外,古暖暖和苏小沫站了半个小时,最后两人饭菜都凉了才进到教室。

        江苏看着两人火冲冲的,他问:“咋回事?”

        古暖暖恨铁不成钢的揪着江苏的耳朵,“傻子,你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

        苏小沫解释,“她借高利贷是为了买奢侈品,后来利滚利越滚越大,她还不起了,昨天她故意利用你,那么多人她不去求饶,就拉着你不松手,想让你帮她还钱,还想当你女人。”

        “……她是不是觉得我没见过女人?”江苏反问。

        苏小沫继续说:“她觉得你是富家子弟,为她花个十万块钱把钱还了对你来说轻而易举,但是她没想到你竟然被打也不替她还钱。”

        江苏:“……”是这人有病,还是他有病?

        古暖暖刚才就差点没忍住打在那个女人身上。

        苏小沫说:“典型的奇葩,神经病,拜金女。”

        “我有钱,可是我为什么要为她还账啊?照她这样想,是不是以后借个钱,都去找人求助,然后那个冤大头把钱还了?”江苏觉得自己的脑子是正常的。

        苏小沫:“可不是,所以人家看你有钱,如果你为她还钱,人家陪你睡一觉,说不定还能当你女朋友呢。你想想你可是校草,当你女朋友……”

        “呕”江苏不给面子的直接在教室做出呕吐动作,“沫姐,我求求你别说了。”

        古暖暖看了心疼他,苏小沫也觉得这孩儿可怜,遇到了个心机女。

        “我他妈以后再也不管这种破事了。”

        江苏有了阴影。

        古暖暖给他递了杯水,让他压压胃部不适。

        “以后啊你找媳妇儿,还是靠婶婶我的眼光吧。”

        “还有我的。”

        江苏觉得女人真恐怖,还是女人懂女人。

        他昨日和那个女人总共说话不超过五句,他什么都不知道,偏偏这俩女人一眼就看清楚对面的是个什么人。

        他吃饭都浑身打鸡皮疙瘩。“你俩把那个女的怎么了?”

        古暖暖吃饭的手顿了下,“放了。”

        苏小沫:“流放了。”

        放学,江尘御又亲自来接妻子和侄子了。

        这次,他看苏小沫的眼神不一样,似乎带着难掩的激动。

        他伸手要落在苏小沫发顶时,他的手腕忽然被苏凛言握住,“江总,你妻子在身旁呢,还是和我妹妹保持一点距离比较好吧。”

        江尘御手握拳,“苏队长,谁的妹妹还不一定呢。”

        苏凛言握江尘御的手腕捏紧,他眸中带着寒光,“江总,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他紧张了。

        江尘御嘴角微勾,“苏队长,话是否乱说,你心知肚明。”

        他只顾着和苏凛言吵架了,却忽略了身旁眉头紧锁的小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