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89章 小苏被打姑婶保护

第189章 小苏被打姑婶保护

        说完,他起身,拽着小妻子的细胳膊,拎着她回办公室。

        古暖暖不想去书房的。

        但是,不去的话,她家老公就会当众训她。

        那还不如关起门子,让他教训,自己好求饶。

        此刻,她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牛逼了。

        ……

        接下来的几天,古暖暖被车接车送,成了学校靓丽的风景线。

        她的书本,江尘御闲来无事都会翻阅几遍,发现,上边没有小妻子的绘画后,他还挺不适应。

        最奇怪的就是苏小沫。

        每日,都是卡点到教室。

        离开时,不是苏凛言亲自来接就是苏夫人来接,要么就是苏家的司机。

        苏小沫问古暖暖:“你老公为啥最近这么宝贝你?”

        “因为我把书上他的图片画猪头的事情被他发现了,然后作为惩罚,他每天接送我,让学校的人都知道,他是我男人。”

        古暖暖又问了:“小沫,你最近为啥一点空余时间都没有?”

        “因为我哥和我妈说最近z市有连环杀人凶手还没抓到,她们专抓漂亮女孩子下手,我哥说我太美了,一定是杀人凶手的目标,所以我爸妈哥哥司机天天轮流来接我。”

        古暖暖点头。

        江苏在一边已经开始复习以前的知识点为接下来的考试做准备。

        温度降了,教室中上课,学生窗户都不会打开。

        所以室内闷哄哄的。

        不少学生中午吃过饭都来到了教室趴在桌子上睡觉。

        还有一部分学生在复习。

        “暖暖,小苏哪儿去了?”苏小沫最先发现身边的江苏不见了。

        古暖暖扭头看了眼,“对啊,我侄子呢?外边这么冷,他外套还在桌子上扔着。”

        教室安静,古暖暖和苏小沫起身,静悄悄的离开教室,去到户外给江苏打电话。

        一通,没人接听。

        第二通,江苏接通了,“学校后门口,巷子,救人。”

        说完,电话落在地上,古暖暖还能听到有女人哭着喊:别打了。

        古暖暖和苏小沫对视。

        两人转身就往学校的后门口跑去。

        二人到时,就看到一旁有个女人哭着在喊着别打。

        江苏被打倒在地上,一旁是七个男人在对江苏拳打脚踢,还有一个男人脸上带伤坐在一旁,指着地上的江苏谩骂,“弄死这小崽子,插手管我的事,找死。”

        古暖暖看到江苏在地上被打,她火气蹭的上来。

        咬牙切齿,“欺负我侄子,当姑奶奶是死的!”

        苏小沫看到江苏被打,她心疼不已,火气更甚。

        “人交给你,小苏交给我。”

        古暖暖攥紧拳头,冲向了人群。

        江苏与古暖暖和苏小沫而言,虽说他是小跟班,总是欺负他压榨他,但是!江苏又像是两人护着的小弟弟。

        在外,除了她们俩,没人敢欺负江苏。

        这次,这些社会地痞竟然在她们眼皮子底下,欺负小苏!

        小学时,有人见古暖暖使唤江苏,也有人想去欺负江苏,让他也替自己写作业和打扫卫生。

        还不等江苏有反应,古暖暖得知此事,脾气直接上来。在教室当着所有人的面,给那个女同学打了一架,对方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全方位被古暖暖碾压。

        她拳头招招锤肉。

        后来,这件事惊动了家长。

        古暖暖虽然被老师和家长教训了,但是班里再也没有人敢使唤江苏了。

        后来,年纪再大一点。

        有人喜欢苏小沫,苏小沫又对江苏很“宠爱”。

        让同学误认为她喜欢江苏。

        还放言要在学校后门口找人殴打江苏,给他脸毁了。

        放学后,苏小沫喊着她哥,带了一伙警校的学生,去了现场,给那些人全部收拾了一顿。

        在江苏的学生时代,他除了被这二位压榨,其他的一帆风顺。

        古暖暖冲到人群,直接和那些人厮打了起来。

        苏小沫啥也不会,她弯腰,躲着那些人谨防伤害到她。

        她去到江苏面前,蹲在地上,看他受伤的脸和头。

        江苏蓝色毛衣的胳膊上都是被那些人脚踹的印记。

        苏小沫心疼的抱着江苏头,看着他头上的伤,眼眶红了,“小苏,你能起来不能?”

        江苏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被苏小沫搀着逃出混乱的人群。

        墙边,放着那些人刚才用来打他的棍子。

        江苏拿起来,转身冲古暖暖喊:“小婶婶,接着。”

        他朝着古暖暖扔去。

        十多年的相交,不是白交往的。古暖暖默契的转身,抬手就接到了江苏扔来的棍子。

        这下,她不需要下手了。

        棍子在她手中,仿佛是注入了生命般,跟着她的手腕挥舞。

        那些男人刚才是仗着人多所以才能打过江苏,他们根本就没有系统的练习过,压根不是古暖暖的对手。

        一棍子下去,古暖暖将一个成年男人的头敲蒙,对方腿瘫软的躺在地上。

        古暖暖转身,背着另一个人的后脑下一击。

        ……

        江苏被苏小沫从混乱的人群中拉出来,刚才那名在哭的女孩儿赶忙走过去,她要去搀着江苏,检查他伤势。

        “报警了吗?”苏小沫问。

        江苏看着那个女孩儿等她回答。

        在哭的女孩儿摇头,“我,我忘了。”

        江苏生气,“我刚才不是让你报警了吗。”

        “我看到你被打,我都忘记了。”

        苏小沫拿出手机对着兄长打了个电话,“哥,我又又出事儿了。”

        “在哪儿?”苏凛言的太阳穴在跳。

        苏小沫看了眼狭小的巷子,还有地上躺着的人。“……案发现场你别来了,干脆直接去医院,我们医院碰面。”

        古暖暖看着地上躺下的八个男人,她呼吸幅度增大,她也打累了。

        要不是江苏给她扔的棍子,她也不会这么快就解决这几个人。

        “小沫,叫救护车。”

        苏小沫已经给120打电话了。

        江氏集团高层,何助理慌慌张张进办公室。

        他总结语言,“总裁,小苏被打,太太打架,苏小沫补架。”

        江尘御:“?”

        何助理又详细的展开了说:“小苏被几个社会地痞殴打,太太知道了,赶过去救人,手劲儿没控制住,给人打住院了。救护车去的时候,苏小沫对着那些打小苏的人,一人补了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