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88章 古暖暖扬言找小男朋友

第188章 古暖暖扬言找小男朋友

        “书让我看看。”

        古暖暖拿起一本形势与政策放在了丈夫手中,“看吧。”

        江尘御二话不说,直接搂着小妻子的腰,单臂抱起她,并且让她直接趴在自己的腿上!面朝下,屁股朝上,以便他打!

        古暖暖趴在丈夫腿上,双臂撑着沙发要起身,“老公,你坏蛋!”

        江尘御则拿起她刚在坐的书,直接翻看了起来。

        古暖暖起身,她的后脖子却又被丈夫摁着起不来。

        “老公,你不许看,你放开我。”

        江尘御的腿上是小妻子在激动的手背后挥舞胳膊,要打他,但是打不到。

        53页,他的照片成了一个猪头。

        72页,他的鼻子是猪鼻子,还有脸上都是麻子。

        120页,他直接就没人了,他家“小画家”给他画了个老鼠牙,猫的胡须,他的黑色头发全变成了红色,还带着波浪!头上两角长出了一幅猪耳朵,下边的“江尘御”三个字,变成了“猪八戒”。

        “啪”

        一巴掌,古暖暖的屁股开花了。

        她脸红羞耻,“老公!”

        江尘御:“这么爱画画,干脆给你送去学绘画算了。”

        古暖暖翻身,江尘御不限制她时,她从丈夫的腿上翻过来躺着,另一只手拽着丈夫的肩膀,将自己从他腿上拽起来。

        “老公~我不学。”

        江尘御瞥了妻子一眼,他拿出手机就要给罗秘书吩咐,去给妻子找一个靠谱的绘画班,让他的“小画家”成为一个“大画家”。

        “不要不要,老公,你听我说,我是因为太爱你了才画画的。”古暖暖要去夺丈夫的手机,江尘御的手臂举起,古暖暖抓了个空。

        她干脆改变套路,双手捧着丈夫的脸,四目相对,她主动凑上去亲,“老公,别好不好,我错了,以后不画了。”

        江尘御却欺负她上瘾,“等你学会给我画一个素描,绘画班结课。”

        古暖暖摇头,她又亲了丈夫好几口。“老公,我错了错了。”

        江尘御:“献吻也不管用。”

        “那我献身?”

        江尘御扫了眼怀中的小妻子,她对自己说过的话一般是不负责任的。这一点,江尘御心知肚明,所以不信她。

        “等你献了再说。”

        古暖暖举起胳膊还要抢丈夫的手机,这时,何助理敲门了,“总裁,我方便进去吗?”

        “方便方便,你快进来。”古暖暖快速的说。

        她得赶紧给男人找个工作上的事儿让她忘记自己画猪头的事情。

        何助理进门了。

        第一眼,总裁办公桌处空空的。

        第二眼,总裁沙发上有两个人。

        古暖暖坐在丈夫怀中,她顺顺丈夫的心口,撒娇求饶,“老公,我错了别气到了自己,你先忙工作,我消失。”

        “把书上的画全部给我恢复的以前。”

        “好的,没问题,我现在就去。”

        古暖暖抱着书溜了出去。

        何助理尴尬的看着夫妻俩的亲昵。

        “总裁,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江尘御:“无碍,刚才是在吓唬她。你有什么事,直接说。”

        门外,古暖暖一个人去到茶水间,她坐在,然后找其中一个员工借了块儿橡皮,摊开书本开始给自己的“杰作”擦除。

        “手痒就用足光散,非要去翻我书,欠的慌。”

        她边擦边吐槽,还顺带的给丈夫的手骂成了脚。

        罗秘书路过,看到了那个女孩儿,她拿了一瓶饮料走过去递给古暖暖。“太太,足光散不是治疗脚气的?”

        古暖暖:“你总裁的手和脚有区别吗?”

        罗秘书看到生气的太太,她垂眸,又看到古暖暖书上的画后,多嘴问了句,“太太,总裁给你的什么惩罚?”

        “橡皮擦擦了。”

        “擦不掉怎么办?”

        “就算是抠,我也得给他抠下来。”

        她才不要去上那什么绘画班。

        罗秘书陪着古暖暖一起擦书上的图片。

        两人聊起了天。

        古暖暖气人精的说:“江尘御如果敢给我报绘画班,我就去里边找个小男朋友谈恋爱,看我俩谁气谁!”

        罗秘书:“……太太,路人奉劝你,珍爱生命,误惹你老公。”

        古暖暖不懈的“切”了一声。“你们怕他,我可不怕。我又不是他员工,他拿不到我的把柄。”

        江总在后边双手环抱,看着那个要给他戴绿帽子的小妻子口中还能说出什么大逆之话。

        “这擦不掉啊~江尘御脑子全都是石头疙瘩做的,都是实心还没血管。这水彩笔画的我怎么消除啊~”

        “不行了,我打算买一本新的糊弄过去算了。”

        罗秘书也试了试,蘸水也擦不掉彩色的画。

        “总裁最讨厌人糊弄他。”

        古暖暖:“罗秘书,你知道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吗?”见罗秘书不知,古暖暖说:“挑战你们家总裁的脾气。”

        大不了,真惹毛了,就去撒个娇。

        实在不行,就让他吃“肉”。

        古小暖的火气大大的。

        她合上了自己的书,泄气,不干了。

        罗秘书起身要去工作,转身,吼,吓她一跳!

        总裁什么时候站在后边的?

        江尘御对罗秘书挥手示意,让她离开。

        罗秘书看了眼大难来临的小太太,她不仗义的没有提醒一句,静悄悄的走了。

        罗秘书走后,她的位置上又有人坐下了。

        古暖暖问了句,“罗秘书,你会玩儿游……啊!你什么时候来的!”

        古暖暖的一声尖叫,让总裁办专心工作的秘书们都吓了一跳。

        “总长,太太怎么了?”有小秘书听出来古暖暖的尖叫声,关心问了句。

        罗秘书看了眼茶水间的方向,道:“被总裁吓到了吧。”

        古暖暖刚才说的气势超天,厉害的不行,仿佛自己才是这个世界上的老大。

        可,刚见到丈夫,立马蔫儿了。

        她规规矩矩的,像个小怂包子,“老公,你刚才啥也没听到吧?”

        “嗯,只听到了,我的手和脚没有区别,还有我老婆要去找小男朋友,专门来气我。”

        古小暖:“……”

        为毛我老公明明是笑着,但是我却觉得凉飕飕呢?

        “老公,你应该不生气吧?”

        江尘御笑着说:“不生气,一点都不生气。”

        就是他的手有点痒,想打某人而已!

        “那你发誓,你不生气,不打人。”

        江尘御:“我发誓,我不生气,如果我说慌了……”江尘御停顿了,他看着面前娇俏的小妻子。“那我就打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