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87章 江总是猪

第187章 江总是猪

        教室,前脚刚放学,古暖暖啥都不要的丢在一旁跑出去奔向他丈夫。

        “老公,早上不让你送,下午你就来接,有这么想我?”

        江尘御近朱者赤,近妻者甜,他学会了古暖暖哄人的一套功夫,并且将哄人的话用在了她身上。“在公司一直想你,开会也没心情,就早早的出来接你了。”

        古暖暖笑的嘴巴合不拢,但是她还在教训丈夫,“你不能这样,你还要好好工作呢,整天想我公司都会被你想破产。”

        江尘御柔弱她的小脑瓜,“不收拾书籍就跑出来了?”

        “嗯,小沫和小苏会帮我收拾。”

        这时,苏小沫和江苏抱着一摞书出来了。

        江尘御要去接,古暖暖抢先接过来。

        江尘御在的手在空中尴尬的收回来。

        她看了眼苏小沫的胳膊随口问了句,“这个胳膊有疤痕吗?”

        古暖暖的心中警铃打响,她笑容收敛,看着身边的丈夫。“老公?”

        “随口问一句。”

        古暖暖通过丈夫的一句话一个动作,她就知道了何意。

        她不笑了,脸也墩着。

        一张俏皮的脸此刻却板着。

        苏小沫察觉异样,她尴尬的笑笑说:“没有。”

        古暖暖指着自己的胳膊吃醋说:“你都不问我有没有疤痕。”

        江尘御:“你的细胳膊细腿儿我天天看,有没有疤痕我比谁都清楚。”

        在场的几人:“……”

        江总说话,这么容易让人浮想翩翩。

        古暖暖的脸红了,她觉得丈夫说话太直白,会让她朋友误会。

        但是,自己确实每天晚上露着胳膊腿儿的在丈夫面前晃悠。

        她想反驳,又没话说。

        不一会儿,苏凛言来了。

        他见到江尘御,立马走到小妹身边。“江总来接暖暖啊?”

        “嗯,你来接你妹妹。你这个哥哥当的比有些父母都负责,整日接送,局里没事忙吗?”

        苏凛言笑着说:“接习惯了,最近z市太平,治安没事。”

        他没说多,牵着妹妹的手就走了。

        江尘御看了眼身边的小妻子,那双眼神似乎要把他瞪出个窟窿。

        “我真是来接你的。”

        “呸,江尘御,你越来越不老实了,都学会利用你媳妇了。”

        说完,她转身跟着江苏走,要蹭他车回家。

        江苏惶恐:“小婶婶,你别跟我!我不想玩儿命。”

        古暖暖拽着江苏的袖子,拉着他就走,不给江苏拒绝的话。

        江总二话不说,跟上二人,拽着妻子的胳膊,弯腰,当众公主抱起小妻子。

        一瞬间,古暖暖都没反应过来,她都没料想到自己会被公主抱!

        身旁还有很多偷偷在看戏的同学。

        江尘御前一秒抱妻子,后一秒上学校贴吧。

        “江尘御!”

        “喊老公。”

        “江混蛋。”

        “再混蛋也是你男人了。”

        江尘御不顾周围人的视线,将吵吵闹闹撒娇的小妻子抱在副驾驶,并为其系上安全带。“我真是来接你的。”

        “哼~”古暖暖生气的脸别了过去。

        江尘御凑近,在她脸颊亲了一口,轻轻的,没过火。

        他去到一旁主驾驶处,开车带着古暖暖走了。

        另一边,回海花公馆的路上。

        苏凛言眉头从未舒展过,“小沫,最近暖暖经常来我家看相册,她老公也去学校找你是怎么回事?”

        “啊?你说这个啊,暖暖说要看我小时候的照片,我觉得反正也没事,我看看她的,她看看我的呗。但是她老公真不是来找我的,他是来接古小暖回家的。

        她俩现在感情如胶似漆着呢,听说一天不亲一口,嘴巴痒的过不去。”

        苏凛言:“……爷爷身体不好,马上爷爷奶奶就要来我家住了,最近别再邀请同学去我家做客,别惊扰到二老。

        还有那个江尘御,他身份地位都不一般,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即使他去学校接暖暖,你也要避嫌,没事别和他们多交往。毕竟那是暖暖的丈夫,对你他也是个陌生的男人。”

        “我知道的哥,你不用教我我也知道。”

        “嗯。”

        苏凛言开车时看了眼妹妹的左臂肩膀下,他没继续说话。

        江尘御把妻子接到了办公室,他在书房工作,古暖暖在沙发上玩儿游戏。

        他走过去,见妻子也没理他。

        江尘御拿起桌子上妻子的两本专业书,他翻看了起来。

        书籍中的某一页写到:“……江尘御曾在接受采访中提到,我们已经进入了互联网时代,大数据……”

        江尘御看到他的名字后,有人画了小鸟儿在啄他的名字,而且,后边在他名字后还加了个点缀“的老婆”。

        一句话连起来就是,“江尘御的老婆曾在接受采访中……”

        他老婆?

        江总扭头宠溺的看了眼软软的小娇妻,她可真是一只小调皮,小动作这么多。

        打游戏许是快输了,她着急的手特别快的在屏幕上点点。

        江尘御没有打扰她,继续看后边关于他的信息。

        “江尘御带领江氏集团勇敢走在时代前锋,经济体的改革……”

        古小暖拿着笔在江尘御的名字旁画了一个懒羊羊的头顶。并且注文:明明是人,说的话却不是给人听的。

        她不理解那段话的意思,于是将自己的无知归咎到丈夫说话高深上边。

        江尘御笑了,他洁白的牙齿都露出来,鲜少有事能让他如此开心。

        但是,古暖暖不说话,只是一个间接的小动作,就把他逗得开心了。

        江总暗自道,看来以后说话要通俗易懂啊,他家可是有个小娇妻是学生,听不懂了就要怪他身上了。

        在江尘御要往后翻时,古暖暖眼明手快立马将书给合上并且抢走。“你干嘛看我书?”

        江总心情不错,他告诉妻子,“我想看看我家的小孩儿在学校有没有认真听讲。”

        古暖暖将书坐在屁股底下,不让丈夫看。

        江尘御疑惑轻佻眉尾,“怎么了?”

        “没怎么。”古暖暖说话没有底气,她不敢让丈夫往后看了。

        前边的还好,如果他后边看到,他的照片全被自己画成猪头,不知道自己屁股会不会被他打开花。

        “让我看看剩下的。”

        “没了~你别看了。”

        江尘御看到妻子躲闪,他觉得后方一定不简单,肯定有“惊喜”在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