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84章 读书没有读到脑子里

第184章 读书没有读到脑子里

        想贸然开口,但是怕惊动苏家。

        毕竟,小沫是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亲姐妹,不能做的太过分。

        她今日利用了姐妹,良心就不安了。

        “那个,小沫,我就不吃了,我老公快来了,我去门口等她。你们两个吃饭吧。”

        下了楼,古暖暖就要外出。

        苏小沫和苏凛言要送她。

        站在门口,不一会儿,江尘御就开车过来了。

        他懂妻子的心,故意让他来接实际上就是为了让他亲眼看看苏家小沫,好打消他的念头。

        他感谢小妻子的好意,也亲自来了。

        “我老公来了,我先走了。”

        江尘御停好车,他从车上下来,看到了那个和妻子并高,身形相似的女孩儿,还有那个打过几次照面的苏大队长。

        他走过去,和苏凛言握手。

        “你好,我是小暖老公,江尘御。”

        “久仰,身为东国人,谁会不认识江总。我是公安局的队长,苏凛言。”

        两人握手,古暖暖总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

        她赶紧拉着丈夫将他重点转移,让他看苏小沫,“老公,她就是我和小苏的好姐妹,苏小沫。”

        由于苏小沫被他发现过,她尴尬的看了眼江尘御,然后有些害怕的去到了哥哥身旁。

        江尘御看着她,没说一句话。

        “接到小暖,那我们就先走了,有机会再见。”江尘御面子上淡定,仿佛他和苏小沫真的是初相识一般。

        苏凛言点头,他带着妹妹在门口目送车子离开。

        离开后,他的眉头就紧锁,察觉到一丝危险。

        他侧头看了眼身边的妹妹,“小沫,跟我进来。”

        “哦哦,好。”

        回娘家的路上,古暖暖问丈夫,“看出什么没?”

        江尘御没有告诉妻子他的内心,只是说出了妻子想听的答案,“没有。”

        接下来几天,为了帮助姐妹洗脱嫌疑,也为了帮助丈夫彻底认清现实。

        古暖暖可谓是下了一番功夫。

        三天两头的往苏家跑。

        江家老宅的老头子都吃醋了。

        “有爹不带,去带着闺蜜四处乱跑是怎么个事儿。”

        古暖暖又在苏家,这次,苏凛言不在家,没人打扰她和苏小沫。

        打开那日没有看完的相册。

        苏小沫指着一张照片说:“这个就是我五岁的照片。”

        旁边还有影楼照,上边写着“苏小沫五岁留影”。

        那会儿她的图片没有刘海,但是江茉茉五岁的图片,还有齐刘海。

        两个孩子,长相完完全全不同。

        不需要多余的话说,古暖暖就证实了苏小沫不是自己小姑子的事情。

        毕竟,就算造假,也不可能十五年前就造,何况,人家是从一岁到五岁的照片都有了。

        “你六岁的照片呢?”

        苏小沫说:“你忘了,我六岁的时候出水痘,长了一身都是。”

        古暖暖听说过,苏小沫那一年没有拍照。

        水痘会传染,都不敢碰她,生日的时候也没有请师傅上门。

        接着,下一张就是苏小沫七岁的照片。

        “这脸上白花花的,这是你?”古暖暖指着图片问。

        苏小沫点头,“对呀,我哥12岁生日,我手痒的去用蛋糕擦在我哥脸上,然后我哥一点也不手软,直接用蛋糕糊在我脸上了。我爸妈快笑死了,然后给我拍的这个照片。”

        再后来苏小沫的脸已经慢慢长开了,初中时,古暖暖就对她的长相有了记忆。

        “小沫,对不起啊。”

        她没来由的道歉。

        苏小沫疑惑,“咋了?”

        古暖暖没解释,她起身去洗了把脸,然后出门,打算开车去公司找丈夫。

        同一时间,江尘御手中也看着苏小沫五岁的留影。

        他面无表情,何助理犹豫要不要继续说。

        “说吧。”

        何助理受命,他继续道:“苏小沫出生证和准生证都办了,而且,走访了昔日苏部长的幕僚,以及苏小沫的老家,包括苏凛言的同学间也做过调查,证实苏小沫确实是苏家所生。

        并且没有丢失过。我们拿着茉茉小姐的图片四处走访,周围的邻居,都否认没见过茉茉小姐。

        极大可能,苏小沫不是茉茉小姐。”

        江尘御看着那张照片,他目不转睛。

        不一会儿,他通过屏幕监控看到里边的人儿。

        他收回照片,“下去吧,一会儿小暖就来了,这件事别对她提及。”

        “是。”

        何助理走开,古暖暖出现。

        她边推门边喊,“老公”。

        “来了。”江尘御见到她就笑。

        “嗯~老公,我查出来了,小沫不是你妹妹。她从小到大的照片,我都看过了,不可能是她。”

        江尘御起身为妻子拧开一瓶饮料。

        古暖暖拿着喝了一口说:“你那天可能看错了。”

        “嗯,好,我看错了。”

        他合上电脑,“小暖,约会吗?”

        “又约?”

        古小暖和她家老公,三天两头的约会,搞得她都觉得约会是个家常便饭的事情,一点期待的心都没了。

        上次,她晚上不睡觉,人就被抓到了山上看星星。

        用她老公的话说:看星星,去约会。

        她只是在家抱怨了一句,好无聊,然后她家丈夫就带着她去了欢乐谷,玩儿了一整天。晚上回家她才想起来,自己旷课了。

        但是她老公又教她歪理,“你是校长,没人敢记你旷课。”

        她的嘴,能言善辩,爱钻窟窿。“老公,是不是即使我不去学校也有毕业证,因为我是校长。”

        她又把江尘御问不会了。

        这段时间,古暖暖去了音乐会,她睡。去了话剧场,她困。去了海边,她打哈欠。

        只有,吃牛排,她吃的干净。去满香楼,她吃了两个小时。去甜品店,她坐了一下午。

        后来,江总总结:你呀,就是个小吃货!

        江总老婆无辜的眨眼睛,“咋滴,你养不起我这个吃货?你养不起,我找别人养去。”

        江尘御搂着柔软的小妻子,看着娇软的猫儿,低语道:“我不止能养你这个小吃货,我还能养得起小小吃货。”

        就是,江总开始担心了,他家的猫儿,艺术情操貌似不高。

        有一日,江尘御问妻子,“小暖,贝多芬是谁?”

        “画画的。”

        “达芬奇干什么的?”

        “唱歌的。”

        “爱因斯坦呢?”

        “这你都不知道,他不就是那个特别有名的物理学家嘛。”古暖暖嫌弃丈夫。

        她觉得就丈夫的这个智商,怎么有今日的。

        江尘御还算稍稍微有了一丝欣慰。

        不错,他家小媳妇的学校没白上,书还算读进脑子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