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81章 小苏被揍经历

第181章 小苏被揍经历

        后来,江家还是凑够了百亿,送到了指定地方。

        最后,回来的只有江尘御,江茉茉却神秘不见了。

        古暖暖听的都忘了反应,她的瞳孔都是担忧。“然后呢?”

        “尘御其实是被高家相救,就是高柔儿的父亲,所以我们家才会对高家多有提携,后来你入门到现在,江家和高家算是彻底断了联系。

        茉茉失踪不到一个月,婆婆就重病不治,身亡。

        尘御自责,他觉得自己没保护好妹妹,整天穿着病号服去各个地方寻找茉茉。母亲的离世对尘御打击很大,他认为是自己导致的母亲离开,13岁的他就自己搬出去住了,到了邺南别墅,独自一个人生活,学习,不让任何人帮助。

        我有次去给他洗衣服,他把我赶了出去。

        咱爸去邺南别墅,没有他的允许,也进不去。

        小暖,你已经走到了尘御心中,你们有一日肯定会回到那里生活的。大嫂拜托你了,给尘御一个家,别让他像个孤独的行舟,心中只有茉茉一件事。”

        古暖暖重重的点头。

        “我给他一个家,他给我一个依靠。”

        魏爱华虽是嫂子,她对江尘御的心也没少操。

        好几次,过年时,江尘御都独自在外。

        想让他回家吃一顿团圆饭都叫不回来了。

        于是,魏爱华就忽悠儿子,“小苏,你去办件坏事。”

        小苏:“……妈,是我脑子抽筋儿还是你脑子抽筋儿?”

        魏爱华指着家里的吊灯,对儿子说:“你用个棍子把它敲下来。”

        江苏抬头看了眼吊灯,人家好端端的也没碍自己事儿啊,为啥要敲下来?

        但是,魏爱华一直让儿子做。

        江苏稀里糊涂的,没问清楚原因就真去做了。

        然后,鼓动他办坏事的妈妈拿着手机就给江尘御打电话,“尘御,你快回来管管小苏,他调皮把家里的吊灯打坏了,差点伤到人。”

        江苏:“……”

        然后,江尘御回来,对着江苏的屁股一通打。

        大过年的,江家客厅都是孙少爷的哭声。

        偏偏,没有一个人生气,大家脸上都喜气洋洋的。

        只有江苏,被打的吃饭得站着吃,因为屁股疼的坐不下。

        后来,她妈又忽悠他,“小苏,你去给……”

        “我不干!”

        然后,他爸就出场了。

        接着,江尘御又回来了。

        江家,小苏又哭了。

        江苏后来摸到了顺序,每年除夕,他家都不敢回。经常约着苏小沫和古暖暖陪他出门跨年。

        因为他回家,一家子都开始忽悠他干坏事,即使他不干,最后也会稀里糊涂的被打。

        有一次,谁给他打电话他都不回去。

        偏偏,魏爱华将电话又打给江尘御,“尘御,大过年的小苏又丢了,电话都不接。”

        后来,一辆古思特在一个无人的街道上找到了他“丢了”的侄子。

        江尘御没下车,江苏自己看到车牌号,自己吓得先哭,然后主动上了车。

        说来缘分也巧。

        那天傍晚,古暖暖也在场,她给自己穿的像个企鹅。大红围巾直接挡住了半张脸,她看着车子在自己的面前驶过。

        江尘御也并未留意到那个企鹅似的女孩儿。

        缘分,早已是冥冥之中注定好的。

        妯娌二人聊了许久的天,接着继续看相册。

        江市长进门看到了二人,“暖暖来了?”

        “大哥,我来看看我老公和茉茉的照片。”

        江市长走过去,他看了眼相册,坐在两女对面。

        他犹豫了一下,语重心长的对古暖暖开口。

        “暖暖,现在全家尘御只会听你的意见。你知道茉茉,应该也从你大嫂那里知道了事情的全部过程。

        大哥求你帮个忙,对尘御说说,放弃吧别找了。

        再找下去,他会疯的。”

        古暖暖小小的娃娃脸,她摇头。目光真诚,带着坚定,“大哥,我不能答应你。我知道你意思,但是,我更相信我老公。

        我不会劝他放弃,只要是他坚持的事情,我都会支持并且陪在他身边。

        一个人努力寻找太辛苦也太孤独了,有我陪着,我老公就不会疯。哪怕找一辈子,也没关系。”

        江市长无话可说了。

        魏爱华看着那个女孩儿,她将手放在古暖暖的手背。“茉茉的丢失,我和你大哥也很愧疚,如果不是尘御保护小苏,茉茉就不会丢,妈妈也不会离世。”

        古暖暖通情达理,她安慰自责的大嫂。“那些人就是奔着小苏去的,他是江家独苗,绑架他可比绑架茉茉重量大多了。

        我老公当年年纪小,他只能保护住一个孩子。要么小苏,要么茉茉。如果小苏被绑架,失踪十五年,大嫂,你会受不住打击的。”

        或许,那个思之成疾,药石无医的人,会是魏爱华。

        不论是谁,江尘御都觉得自己的罪恶很深。

        江市长沉默了许久,“小暖,如果找一个可能不存在的人呢?”

        古暖暖想也不想就回答:“没关系,那就当一种信念,只要我和我老公活着。”

        她说完,起身,在夫妻俩不注意的时候偷偷顺走了一张照片藏在她手机壳后。“大哥大嫂,我先走了啊。”

        她出门。

        刚好,江苏也从江尘御的书房出来。

        两人对视。

        “你找我妈干什么?”

        “你去我老公书房干啥?”

        二人异口同声,皆质问对方。

        但是,两人都很不忿的不告诉对方自己做的事。

        两人眼神打架。

        江苏瞪着古暖暖,两人彼此越过,去找自己的亲人了。

        古暖暖去到丈夫书房,江苏滚去了爹妈卧室。

        “老公,你刚才找江苏干啥?”

        “说小黑屋的事,你刚才去哪儿了?”

        古暖暖眼珠转动,她故卖娇俏,“我不告诉你。”

        今日,她脖子的项链带着闪光,江尘御看到了,心情甚好。

        他转动老板椅,空开自己的怀抱,他伸开双手,“自己进来。”

        古暖暖咬唇,笑着跑去了丈夫怀中。

        一边,魏爱华卧室。

        “刚才去哪儿了?”

        “还能去哪,我叔喊我滚过去找他,声音那么大你会没听到?”

        江苏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爸妈,我想和你们商量个事儿。”

        “好事坏事?”魏爱华合起相册,她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