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76章 江总要查苏家

第176章 江总要查苏家

        古暖暖刚才还稀里糊涂的,事儿都快要办成了。

        此刻,她眼中却没有一点情欲。

        反倒是他!又要去冲凉水澡了。

        江尘御压抑这心中色欲,他说:“小暖,天凉了,冲多了冷水澡对我也不好。”

        “不是这个老公!我想起了茉茉。”

        古暖暖脑子一抽,忽然想起了嘴巴跑黄车的小姐妹苏小沫。

        她记得那一次在暗桩,出来时,她说:“……你老公抓着我喊‘茉茉’,还一直后边追着我,吓死我了,回去你别告诉他我也来过啊……”

        苏小沫离开时对她叮嘱的话,言犹在耳。

        她家老公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小姐妹,但是怎么会认识苏小沫。

        而且!

        就算认识,那为什么要喊“茉茉”?

        结合丈夫外出了几天,又回来,还有他刚才对自己的话。

        古暖暖发现,她家老公不会把自己的亲姐妹错认成了亲妹妹,而且,还出去寻找了几天?

        江尘御伸手打开床头柜的柜灯,他低头看着身下近乎赤果的小妻子。

        “小暖,你刚才说什么?”

        古暖暖眼神闪躲,小手推着身上男人,“你,你先从我身上下去。”

        江尘御低头看了眼两人的姿势。

        他自知这是在引火上身。

        他翻身躺在一边。

        古暖暖也害羞的拽着被子将自己裹成一个大粽子。

        只露出一张无辜的小脸儿。

        她这块儿“肉”,又从老虎口下逃窜了。

        “别裹了,像我欺负了你似的。”江总才委屈,整日她钻到他怀里,害他洗了多少次凉水澡。

        古暖暖也不好意思,每次不是别人打扰,就是她自己不给力。

        这次,衣服都脱了,她却想起了茉茉。

        “老公,你应该知道吧,那个,就是,那个事儿嘛,我去……”古暖暖吞吞吐吐,不好主动曝光马甲。

        “暗桩金场,继续说。”

        江尘御主动曝光。

        古暖暖抿嘴,她就知道,瞒不过枕边人。

        “就是那天,我和小苏还有小沫,我们三人都去了。”

        江尘御意外,他只查到了江小苏的代号“苏大爷”的人,小妻子是高级赛手,她的身份虽然查起来费了一番功夫,但终归也查到了。

        那个苏小沫……却始终没有名字。

        “哎呀,你先告诉我,茉茉今年多大?”

        “和你同岁。”

        古暖暖:“……”这么巧合?

        “那你那天有没有抓着别人喊‘茉茉’?”

        江尘御眯眼看着身旁套话的妻子,他脑子血气冲上头。

        “小暖,你说清楚。”江尘御压抑自己忐忑的心,他尽量不让自己的冲动吓唬到小妻子。

        事到如今,古暖暖全部老实交代。

        “其实那天去暗桩的就是我们仨,然后我因为要参赛,那天被你在我脖子处种了个小草莓,我不好意思,就穿了个高领毛衣。到了后,我发现衣服不适合,于是就和小沫的衣服换了换。

        但是她最先见到了你,她认识你,你却不认识她。她吓跑了,我也逃出了。小沫对我说你喊她‘茉茉’,她吓了一跳。

        我当时也没多想,我以为是小沫的沫,而且,回来后,我都被你吼了,心情低落,也没有留意到这里的奇怪。

        刚才,我就听着感觉‘茉茉’名字耳熟,才想起你抓着我姐妹当妹妹。”

        古小暖将自己的老底交代的清清楚楚。

        但是她坚信,丈夫一定是认错人了。

        人家苏小沫有亲哥,怎么可能会是自己丈夫的妹妹。

        太狗血了!

        绝不可能!

        江尘御的呼吸深沉了,他心中的江涛此刻比黄河泄洪口还要汹涌。

        那日,他留意那个女孩儿也是因为穿着酷似妻子的衣服。

        当时,他并不知道自己娶了个小妻子还是高级赛手,他只认为,那件衣服和妻子的撞衫了。

        而且,她的身高也像妻子,所以他才会多看了两眼。

        古暖暖又说:“老公,你别激动,我觉得你肯定认错人了。别的就不说了,小沫她祖籍是外市的,上边也有亲哥哥,后来是因为她爸升官,来到了z市定居,而且她也没丢过,我觉得不是。”

        江尘御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怀疑,他双手搂着妻子的肩膀,认真严肃的问:“小暖,别骗我。”

        “你是我老公,小事上我骗骗你就算了,找你妹这件事,我怎么可能会骗你。”

        她和苏小沫还有江苏多少年的情谊了,早已经知道了彼此家庭情况。

        苏小沫妈妈当时生她的时候,差点一尸两命,这件事苏小沫一直挂在嘴边。不止她,江苏都知道这件事。

        正因为此,苏家夫妇对这个来之不易的女儿十分宝贝。

        苏家妈妈也对古暖暖说起过苏小沫童年时期的许多趣事,她觉得肯定是丈夫认错人了。

        古暖暖下床,她去到茶桌上拿起她的手机,翻出自己和苏小沫的自拍,然后去到床上让丈夫看。

        “喏,她就是苏小沫,你看是茉茉吗?”

        江尘御看着照片中和妻子还有侄子一人一个冰激凌吃的开心的自拍照,那张陌生的脸,他从未见过。

        已经十五年了。

        她今年也20岁了,变化太大,他根本就认不出来。

        古暖暖看到丈夫眼中的陌生,她收回手机。

        她有些自责,觉得自己给了丈夫希望,又亲手灭了希望。

        “老公,你是不是,又失望了?”

        江尘御问妻子,“她爸叫什么?”

        古暖暖一听就知道,完了,她家老公也要查苏家祖坟了。

        就算是收养,也会有记录。

        如果不是收养,她家平白无故多出一个孩子,他父亲的档案也一定会有记录。

        古暖暖看,男人不撞南墙不回头。

        无奈,这毕竟是自己丈夫,她将苏小沫父亲的名字报了出来。

        “老公,咱事先说清楚啊,你查归查,但是不许影响到我姐妹家庭。她妈妈是经商的,你要是查出来小沫不是你妹妹,你不许小心眼的去报复。

        还有她爸,她哥,都是吃管家饭的,你也不许去没茬找茬去压榨。”

        江尘御:“我就是这样的人?”

        古暖暖咬唇,她觉得丈夫是,但是不敢明说。

        因为可能会被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