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75章 是你小姑子

第175章 是你小姑子

        江老口中安慰儿子,让他放过自己,他的心中失望也一次次的变成绝望。

        江市长信了父亲的话,确信了妹妹已故的事情。

        他在父亲的书房坐了许久,父子三人说了好一会儿的话。

        古暖暖将五个礼物都找到,她开心的在床上打滚,拍照,发朋友圈。

        “有老公的好处是,出差一趟,礼物从不缺席,自己头顶永远有个天。”

        发送前,她屏蔽了一个人。

        一个小时后,江尘御回到了卧室。

        聊起沉重的话题,让江尘御的心情变得沉重起来。

        见到古暖暖,她的欣喜自己不舍得打扰,“小暖,我先去洗澡了。”

        “好的。”

        古暖暖还在床上跪着对她的礼物各种拍照纪念。

        不一会儿,江尘御出门,古暖暖黏上去,好奇问:“老公,这个礼物你是怎么选出来的?”

        江尘御随口道:“看见就买了。”

        古暖暖开心的跑下床,主动去到丈夫面前,亲吻他。

        但,江尘御平日泰迪附体,今日柳下惠上身。他拍拍妻子的头,让她去一边玩儿了。

        古暖暖疑惑,自家男人变了?

        她将自己的兴奋抛诸脑后,看着不对劲的丈夫。

        从和父兄谈话结束回来,他的情绪就不正常。

        “老公,要不我们聊聊?”

        江尘御问:“首饰试戴了吗?喜欢吗?”

        古暖暖点头,她没有顺从丈夫的话说话去,而是抓着现有的问题,问丈夫:“咱爸训你了?”

        “……没有。”

        古暖暖又问;“那你为什么不开心?”

        明明下午见到她,他都好好的,回了家,情绪就不正常了。

        看神态,察觉不出来什么。

        但古暖暖不同,她对在乎的人格外敏感,她感受到丈夫的情绪异样了。

        她抓着男人的睡衣袖子,“老公,我们是夫妻。”

        江尘御顿了顿,他问了妻子一句话:“小暖,你说找了十五年都没有消息的人,还有必要再坚持下去吗?”

        刚才在父亲书房,父亲和兄长对他一直强调,让他放弃,放下,放手。他们的意思江尘御听出来了,都想让他面对妹妹可能不在世的可能。

        “你和暖娃子以后好好过日子,活着的人得好好活着,别把自己搞的人不人鬼不鬼。你结了婚,你就不是一个人了,你还有一半属于暖暖。”

        江市长也劝他和暖暖好好过日子,心中只想着以后未来的生活,别揪着以前不放。

        入魔的人,都是放不过心中的障。

        江尘御被他们说的,内心开始动摇,想卧室中等他的小妻子了。

        小暖,会接受他寻找妹妹吗?

        江尘御看着妻子,眼神炙热,想等她一个回答。

        即紧张,又期待。

        “当然有必要坚持下去了。你都找了十五年,说明那个人对你太重要了。有这十五年,她都成了你的精神支柱。

        就好比浩瀚无垠的大海上,远处的一座灯塔。只要灯亮着,船就有了航行的目标。若是灯灭了,就好像置身一个孤岛,被迷雾环绕,终会把自己困死在里边。

        老公,我支持你继续找下去。

        老天爷是张眼睛的,他看到你这么辛苦努力的份儿上,一定不会让你失望,或许会给你准给一个惊喜。或许,下一次就是那个惊喜。”

        古暖暖看着丈夫深邃的眼眸,她不知为何,心中心疼起了自己男人。

        许是,看到了男人眼中的受伤。她身为老婆感同身受了。

        “老公,如果有一天你累了,坚持不下去了。我就替你坚持,夫妻一体,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陪你一起寻找,哪怕再过十五年,只要你不放弃,我就永远不会拖你后腿。”

        江尘御看着说话坚定的小软猫,他感动于心。

        拽着她,将她抱在了怀中。

        紧紧的相拥,他何其有幸,遇到如此美好的她。

        古暖暖被丈夫抱的太用劲儿,胸挤压的疼。

        “老公,我有条件啊,如果你要找的女人是我情敌,我不仅不帮你找,我还中间横插一杠子阻止你寻找。”

        江尘御侧头,吻妻子发迹。

        “你没有情敌,以前没有,现在没有,未来也不会有。小暖,我要找的人,是你的小姑子。”

        “啥东西?”古暖暖震惊的抬头。

        她还有小姑子呢?

        江家不就俩儿子吗?

        古暖暖横着多出了一个小姑子,她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我上次在你办公室,你告诉我有人离开过你,那个女人不是你前任,是你妹妹?”

        江尘御点头,他有些自嘲,“不是离开我,是我把她弄丢了。”

        古暖暖哄夫,“老公,你别难过了,你告诉我她叫什么名字,我帮你去找。”

        江尘御笑了笑,“江茉茉。”

        “茉茉啊~”

        茉茉,茉茉……奇怪,怎么这么耳熟。

        睡前,古暖暖躺在被窝,身边自己的“枕头”终于回来了,她自然得黏上去。

        江尘御笑了下,他关了台灯,他盖入被窝。

        他趴在古暖暖的身上,“我欠了几天的福利,该讨回来了。”

        男人欺身而下,古暖暖思绪被亲的中断,她总觉得自己快要想起来在什么时候听到这个名字,但下一秒,她的脑海都被激烈的热吻替代。

        她紧绷着身子,腰下有一双手拦着她。

        睡裙褪到腰处,脑子里一团乱麻。

        仿佛是一根天秤,左右摇摆。

        江尘御诱导着她,闭眼接受自己。

        他的动作温柔,拽着妻子的腿,将其粉凯。

        古暖暖紧张的脚指都蹦着,睡衣肩带掉落,胸前春光暴露,她脖子处湿湿热热,浑身燥热的难受。

        “老公~”

        一声软如猫叫的撒娇,让男人抑制不住脑海的兴奋。

        江尘御噙着她的耳垂,古暖暖浑身颤抖。

        她紧张的不会做反应。

        深夜寂静,无人打扰。

        古暖暖觉得自己稀里糊涂的要失身了,她面色红如晚霞,似红豆。

        平时和苏小沫开黄色玩笑也就罢了,真到了这个时候,她就是一张白纸,连这方面的书都没看过,一切都是她丈夫主导。

        “等等,老公。”

        小猫叫停。

        江尘御已经箭在弦上看着身下忽然清醒过来的女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