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68章 和江老的交易

第168章 和江老的交易

        “我不看,我就学车。”

        江老换了个频道,他指着电视说:“来来来,看美剧,锻炼口语,场面血腥又暴力,非常适合你。”

        “不看。”

        “那爸陪你看韩剧!你们女娃子不是都喜欢看这种心怦怦跳的爱情剧吗?”

        “没兴趣。”

        “日剧,日剧风景也好,很有深意。”

        “没意思。”

        江老又换了一个频道,“那泰剧你总要看吧,先婚后爱是经典,非常适合你和尘御,你俩不就是先结婚后恋爱。”

        古暖暖气的将电视关了,“爸,你要是真想看先婚后爱,我和我老公每天在你眼皮子下给你演现成的行不行。但是车你得还给我,我要练车,要不然我老公回来就没惊喜了。”

        江老说出自己的忧虑,“爸担心你开车出人命。”

        古暖暖:“……我还不至于菜到这个地步。”

        后来,江老死活不同意。

        “一顿炒虾尾。”

        江老傲气一哼,“我是靠吃的能收买的?”

        “两顿炒虾尾。”

        “用吃贿赂你爸,你就是在侮辱你爸。”

        古暖暖干脆利落的伸出五个手指头,“五顿炒虾尾,外加一顿烧烤,再加一份麻辣烫,一份麻辣拌!行了就给我车,不行我现在出门提车。反正我老公给我了很多钱,我一毛都没花过。”

        江老不好意思的添了句,“……再加一份麻辣香锅。”

        “成交!”

        古暖暖抬手,去对着江老的手心击掌,“啪”的一声,意味着协议达成。

        不一会儿,管家就将车钥匙交给了古暖暖,“二少夫人,开车一定要当心。”

        “我记住了,放心吧。”

        古暖暖拿着车钥匙,揪着江苏的后衣领过去练车了。

        魏爱华担心的也跟去看。

        江老却在计划,到底先吃什么。

        江市长下班后,也跟着去操场上看弟媳妇开车了。

        操场上,夫妻俩走在车后。

        感受漫漫光阴,迎着凉意的风,享受此刻平静的生活。

        魏爱华闲聊说起古暖暖,“老公,咱家就得多一个暖暖这样的孩子。闹腾,有了闹腾才有了家的味道。”

        江市长牵着妻子的手,漫步边走边说:“上天这不是把暖暖派到我们家来热闹了。”

        “尘御这颗冰封的心啊,暖暖算是进去了。今天中午的时候,尘御还给我打电话,叮嘱我看着点暖暖,让她开车注意安全,实在不行他不要惊喜了。”

        “尘御知道了?”

        魏爱华颦笑,“什么事情能瞒住你弟啊,尘御那脑子,从昨天开车撞了小黑屋他就猜到暖暖要给他什么惊喜了。电话最后他还特意叮嘱我说:‘大嫂,别让暖暖知道我猜到惊喜是什么了,我担心她到时候给我惊喜时会失望。’”

        说着说着,魏爱华笑了。“大老粗中也有细,老公,尘御对暖暖可真上心。”

        “一切都是相互的。”江市长看着前方认真学车的女孩子,笑了。

        商场内。

        苏小沫不情愿的被哥哥牵着手一家一家店的逛。

        “你是不是又揍子晟了?”苏小沫大声质问。

        苏凛言告诉她,“我不仅揍了,我还给他找了个女朋友。”

        “为什么啊大哥!你们警察局,除了你也就周子晟长得帅一点。可我又不能和你谈恋爱,你要不是我哥,我铁定就去追你。可现在,你是我哥,我只能和周子晟在一块儿了,其他人还不如他呢。”

        苏凛言扭头看了眼说这句话的妹妹,他没说话,拽着她继续下一家店探索。

        “你听我说话了吗苏凛言?”

        苏凛言不搭理她,牵着她进入一家女装店。“自己去买衣服吧,在我耳边聒噪的我心烦。”

        “切~我买就买,我把你工资卡刷爆!”苏小沫丢开苏凛言的手,随便拿了几件衣服就去了衣帽间。

        苏凛言等待过程中,他无聊的坐在沙发上拿起一份杂志翻了起来。

        周围的导购接了一杯水上前,“苏队长,请喝水。”

        “谢谢,放下吧,一会儿小沫出来该渴了。”

        不一会儿,苏小沫换了一件裙子出来,她开心的跑到苏凛言面前转圈,兴奋的问:“好看嘛?”

        “好看,包了。”

        苏小沫开心的跑进去又换衣服了。

        不一会儿,她出来又让苏凛言看,“哥,这一身呢?”

        “包了。”

        苏小沫又开心跑进去试衣服了。

        苏凛言高跷腿,坐在沙发上,他一身正气威严,气概非凡。远看,仿佛是一个运筹帷幄的将军。

        苏小沫从试衣间走出来,她看着哥哥的侧面,说了句,“哥,你真帅。你要不是我哥就好了~”

        苏凛言对贪图他颜值的妹妹额头一个暴击,“犯花痴都犯到你哥身上了,该打。”

        苏小沫抱着苏凛言的腰,仰头看着对她宠溺的男人,笑弯了眼睛。“哥,你说你这么帅,以后要便宜谁?”

        苏凛言从妹妹的怀中挣脱,他掏出银行卡交给导购,“刷卡,三件都要了。”

        导购立马去办理。

        买衣服哄好了苏小沫,让她脑海中不想周子晟的事情。

        剩下逛街时间,苏小沫十分配合。

        给爷爷看拐杖,她也十分积极。

        “哥,我们好久没有回去看过爷爷奶奶了,要不要给奶奶也买个衣服啊?”

        “咱奶的衣服花花绿绿的太喜庆,商场买不来她要的。”

        苏小沫想到自家奶奶奇特的审美,每次出门把自己打扮的像个五颜六色的花儿似的,孔雀尾巴都没奶奶的衣服颜色多。

        她也觉得自己买不来奶奶要的乡村风衣服。于是说:“那就买首饰吧,如果我们只给爷爷买拐杖,奶奶没有礼物,她会吃醋的。”

        “卡给你,你看着给她买,我出钱就行。”

        苏小沫开心坏了。

        她拿着苏凛言的卡,直冲奢侈品店。

        回家时,天空落下帷幕,商场外边的灯都亮了,门口的喷泉也开了。

        苏小沫挽着自家兄长的胳膊开开心心的离开商场,她手臂上的钻石手链布灵布灵的异常耀眼。

        她走路都飘忽着,“亲爱滴哥哥,小沫以后真的都听你的话,不气你,不谈恋爱,不犟嘴,心里眼里都是你。”

        苏凛言胸腔不懈的冷哼。

        好话谁都会说,小妹说这句话不是一次两次了。

        每次刷他卡一二十万,她乖的像个孙子似的。这段时间一过,他就是破坏她脱单路上的大坏蛋。

        一天的控诉能把他聒噪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