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67章 给周子晟介绍女朋友

第167章 给周子晟介绍女朋友

        周子晟震惊:靠,追师傅妹妹又被发现了。

        “师傅,我和小沫是相互喜欢。”

        话音落下,苏凛言一脚给周子晟踹到训练场地板上。

        周子晟又看到了曾经他被揍得起不来的地方,他光看到就觉得骨头疼了。“师傅,我不追,我和小沫现在互删行不行?”

        苏凛言活动了一下手腕,他握拳,拳头发出声响,看着地上认怂的男人,他一步步走了过去……

        半个小时后。

        苏凛言出了训练场。

        他看到外边围观的下属,一声厉呵:“开会。”

        瞬间,会议室坐满了警员,除了周子晟不在,连法医都来了。

        “队长,今天开会,我们讨论啥?”有小警员弱弱举手发问。

        苏凛言深呼吸,他双手摁着桌子边,看着自己的十几个手下。“你们谁有妹妹,年纪在18-25岁之间,单身的,报上名来。”

        众人:“老大,你要干啥?”

        “给周子晟介绍女朋友。”

        众人:“……”

        此刻,周子晟还躺在地上,他看着天花板,内心不断的告诉自己:苏凛言是魔鬼,决不能再追苏小沫了。命只有一条!珍爱生命,远离小沫。

        苏小沫到教室,看到有人在教室门口等她,“小沫,你有空吗?”

        “没空。”苏小沫毫不留情的拒绝不认识还要约她的男人。

        “我,我,我有些话想对你说。”对方有些结巴。

        苏小沫站在那个人面前,上下打量他一番。

        忽然想起对方是谁后,苏小沫直接不留情面道:“如果想追我,就请参考王中。我哥是警察,他会把你家祖坟在哪儿都调查出来。

        你觉得你一生光明磊落,那你就放心大胆的追我。当然,我也会拒绝。可但凡你有一点不想别人知道的秘密,我奉劝你,远离我,也别和我说一句话。

        要不然,我会把你的小秘密全说出来的,全校人都知道。”

        说完,苏小沫去了教室。

        王中在被苏小沫曝光后,他被三个女人群殴,这件事闹的全校人尽皆知。后来他顶不住压力,直接休学了一年。

        有了这个例子,给了学校所有男性一个警告。苏小沫,追不得!

        古暖暖觉得自己姐妹帅爆了,她都想为之鼓掌。

        门口的男孩儿羞涩的底下了头,“打扰了。”

        对方走后,回到教室。

        古暖暖问苏小沫,“你刚才会不会太不给那个男孩子面子了?”

        “什么呀,他根本就不是来对我告白的,你没看到他手里带着礼物的嘛,他是来送礼的。”苏小沫说。

        古暖暖点头,“那不是要追你送的礼物?”

        苏小沫摇头,说了那个男孩儿的家庭。“他是来感谢我哥的,我哥不见他家人,然后又来找我了。”

        “咋回事?”古暖暖问。

        苏小沫低声解释;“那个男孩儿的妹妹晚上补习班结束,一个人走回家,然后半路被一群社会混混给捋走了,然后就被那个什么了。

        我哥接到报案,就带队去抓人,听说那里有两个混混家境不错,上头认识的有人,抓不了。我哥就脑子直,直接给人扣了。

        我哥还领头出钱帮他家打官司让那些混混家给那个女孩儿家补偿钱,还让那些坏蛋坐牢……这个官司持续了有一年多,今年最终审的时候,那几个混混判处牢狱12年。

        结束后,他们家就一直给我哥送鸡蛋啊,粮食啊什么的,还有钱当做感谢。这个男孩儿我在警察局也见过,所以刚才他来的时候,我就威胁他,让他离开。”

        苏小沫又说:“教室门口人来人往那么多同学,咱班同学又都是耳朵长在脑门上,整天偷听咱仨的事情,刚才我不让他说多,把他赶走,也是为他好。”

        古暖暖知道后,心中也为那个女孩儿的遭遇感到难受。“以后女孩子千万别走夜路,太危险了。小沫,你刚才做的,超级棒。”

        给了那个男孩儿面子,也断了他以后来找她的心。

        苏小沫骄傲挑眉,“那必须的。”

        两人说话间都忘记了江苏,苏小沫喊江苏,“小苏,和我谈恋爱吗?会坐牢的那中。”

        “滚蛋。”江苏低头在桌子上补作业。

        古暖暖凑过去看到他在写的名词解释,于是问:“你写这个干吗?”

        “大姐,这是我们上节课的作业,这节课让交。”江苏像个老妈子一样操心。

        苏小沫也好奇的凑过去看,“上节课布置作业了?”

        古暖暖傻愣子的摇头,“我也不知道啊,上节课我都在陪我公公手机上玩儿斗地主了。”

        苏小沫:“那我在干啥?”

        古暖暖摇头,斗地主太入迷,忘了小姐妹在干嘛了。

        后来,古暖暖心疼江苏一个人写三份作业,她主动承包了一份。“我的作业,我自己写。”

        苏小沫良心难安,她觉得不写作业的学生不是好学生,于是也说:“我的那份,我也自己写。”

        于是,三人低着头,疯狂抄作业。

        一边抄一边聊天。

        “暖暖,我们整天上课不听课,期末考试怎么办?我挂科没事,你现在是校长,你挂科了,就是全校的笑话。”

        古暖暖边写边回答:“没关系,我枕边躺的男人比学校的老教授管用多了,考前让我老公帮我突击一下,不愁挂科。小苏,你咋办?你叔马上就回来了,我需要给你准备金丝楠木棺椁吗?”

        江苏拜托苏小沫,“沫姐,帮个忙,今天见到你哥问问他,亲叔叔把侄子打死,叔叔会偿命不。”

        “行,我帮你问问。”

        古暖暖也说:“小沫你也帮我问一下,包庇杀人犯要坐几年牢。”

        苏小沫:“……我怀疑你家没一个正常玩意。”

        又是被打死,又是杀人犯,还有一个包庇罪犯。

        苏小沫觉得自己的两个好友略恐怖。

        下午的课程结束。

        苏凛言就出现在学校,一秒都不多耽搁,带着苏小沫上车离开。

        江苏感慨了句,“就苏大哥这劲头,沫姐别想谈恋爱。”

        “别说人家了,咱俩也赶紧回去练车。”

        然而,刚到家。

        江家车库的车都不翼而飞了。

        车呢?

        古暖暖问江老,“爸,咱家的车呢?”

        “我藏起来了啊。”

        说完,全场人都沉默。

        江老后知后觉,他尴尬的解释,“那什么,暖娃儿,你陪爸看电视吧,电视比学车有趣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