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62章 把老公的嘴巴当果冻

第162章 把老公的嘴巴当果冻

        接手江氏集团,他不停的外扩势力,造就神话,寻找妹妹。

        在几十亿的人群中,想要寻找一个失踪了十五年的孩子太难了。

        十五年,没人会坚持下来。

        大哥贵为市长,他想念妹妹吗?也想念,但是他后来没继续寻找了。

        江老疼爱小女吗?他也疼爱,后来也放弃了。

        所以江尘御誓不娶妻,不会让家庭牵绊他。

        家庭,不能让它阻碍自己寻找妹妹。

        古暖暖的突然闯入,那是他人生中的一个美好例外。

        他爱上了,就尽量的在妻子和寻人之间做好平衡。

        古暖暖是江尘御生命中的一道光,这十五年来,让他的心终于有了温度,有了其他感情。

        她软的像个球,滚到了他的心里。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的美好。

        人一旦碰到了“美好”,就再也戒不掉了。

        江尘御话音落下,江市长也抹了眼角的泪水。

        父子三人,眼眶都泛红。

        江尘御悲伤很快被他隐藏,他对父兄二人说:“我要离开家几日去寻找小妹,我不在家的时候小暖拜托你们照顾了,别让她做危险的事情。她若不听话,就给我打电话。”

        家中小猫儿时时刻刻牵绊着他的心,江尘御外出都不放心,需要对家中人交代一声。

        江市长答应了弟弟的请求。

        江老问:“你要去哪里?”

        “三省五市,都去寻找。”江尘御说。

        夜太深了,仿佛是感受到了江家的孤冷,月亮都躲在云层不愿出来。

        乌云挡住了月亮的泪。

        父子三人静坐良久,起身散开。

        回到卧室,江尘御看到床上他的那道光,温暖的像个太阳,让他的心有了牵绊。和她组建的家庭,让他有了羁绊。

        他回到自己的位置,轻轻抬起女孩儿的头,将胳膊放在她的脖颈处。

        她睡得昏沉,自己又被亲了都不知道。

        唇上软软的,她还以为在吸果冻。

        她在梦中,却张嘴咬了丈夫的嘴巴一口。

        “唔,好吃~”

        江总:“……”

        他摸摸自己被咬的唇,低笑,“又梦到吃什么了?把老公的嘴都咬了。”

        她梦中喊,“老公,唔,老公。”

        江尘御又笑了,自言自语,“原来,你梦到在吃老公了。”

        卧室灯关闭,他拽着被子掖好,抱着心间的小软软睡觉。

        江市长并未真正离开,他去到父亲卧室。

        “爸,有些话你不想告诉尘御,就告诉我吧。茉茉……你是不是知道在哪里?”

        江老的脸上老泪纵横,他擦都来不及。

        江市长知道家人性子,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为何父亲放弃了。

        “茉茉,到底在哪儿?”

        江老泣不能言,良久,他说:“她在你妈那里。”

        江市长的眼眶瞬间红了,一刹间泪水侵占了整个眼眶。

        “爸!茉茉的事情不能胡说。”江市长不能接受。

        江老擦去眼泪,他问大儿子,“尘风,你当了多少年的官儿?”

        江市长细数,已经25年了。

        江老又问:“尘御,财可敌国?”

        江市长不说话了。

        弟弟一年的缴税都抵得上部分国家一年的经济收入,自然财可敌国。

        “是你没权,还是尘御没钱?还是我们没人?为什么,这么多年了,还没找到?”

        江老的反问,让江市长意识到了什么。

        中年男人,忍不住心中的伤痛,在父亲面前哭了起来。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江老早在十五年前就知道了,“你妈不是因为思念成疾走的,她是见到你妹妹的遗体,接受不了,第二天就没了。

        你妈没了,我不敢告诉你和尘御啊……”

        江老泪落在被子上,打湿了一片。

        “你那段时间没日没夜,几天不合眼。尘御从茉茉丢失后就一直在崩溃的边缘。我担心告诉你们实情你们接受不了。”

        大儿子有家庭,他可能会有点理智。二儿子那段时间疯了似的,他怕二儿子受不了打击彻底崩溃。

        妻子,就是在最后一刻信念坍塌,撒手人间。

        甚至,最后一刻,江老连给自己女儿准备葬礼都不敢。

        “茉茉”下葬那一天,只有他和管家去了。

        江老独自坐在妻子和女儿的墓碑旁,坐了一天一夜。

        江尘御每次去寻找茉茉时,他都在家中等待所谓的“希望”,但次次失望。

        他不敢讲,于是就让小女儿一直活在二儿子的心中。

        起码,那是他的精神支撑。

        一个人没了精神,和活死人没区别。

        江老为了两个儿子,一直在忍着,当做女儿还活着,给两个儿子希望,又给自己绝望。

        可怜天下父母心。江老看着大儿子家庭幸福,也想给老二找个好的媳妇,以后他百年了,二儿子不至于一个人独留世间,无家无归处。

        他的大儿子已至中年,理应知道这一切了。自己老了后,还有大儿子会去给墓前看望女儿。

        江老和大儿子一直讲到后半夜。

        江市长也知道了父亲的良苦用心。

        他回去了,眼眶肿着。

        魏爱华等他等到睡着,还是看书的姿势没有变。

        江市长走过去,掀开被子,轻轻的把妻子抱回被窝,他看到那个给他幸福家庭的女人,江市长低头吻在了妻子的额头。

        魏爱华惊醒了,她急忙去看身边的丈夫。

        结果看到的就是他泛红肿起来的眼睛。

        “老公,你怎么了?”

        魏爱华赶忙起身关切的询问丈夫。

        江市长摇头,“没事,蚊子把眼睛咬肿了,明天就好了。”

        魏爱华知道丈夫不愿提及,她也就不问了。

        出门寻找到冰袋为丈夫按摩眼眶。

        江市长躺在妻子的腿上,泪从眼角滑落,落在妻子的腿上。

        泪水,热了魏爱华的腿,疼了她的心。

        她依旧不问,只是附身,轻轻亲吻丈夫。

        她用自己的方式告诉丈夫,还有她在身边。

        翌日天亮。

        江尘御去跑步时,去了侄子卧室,把正在睡觉的江小苏从被窝中揪出来。

        “叔,你干啥?”江苏昨晚被特赦了。

        貌似又是他叔家的小媳妇嘴巴甜,给他叔哄得颠三倒四,最后小叔大手一挥,放了自己。

        所以他并没有关进小黑屋。

        江尘御说:“跟我出去跑步。”

        聪明如江苏,他知道,平白无故喊他跑步,小叔叔肯定又要找他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