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59章 小黏人精

第159章 小黏人精

        江苏刚才问他了一个问题。

        “小叔,你怎么会知道暗桩?”

        苏小沫知道自己哥哥控制欲强,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调查她的去向。所以她去暗桩用的所有身份信息都是假的,就为了防止她哥哥找到自己。

        她们去酒店开的房间,实际上都是幌子,那只是一个参赛身份录入。即使,他小叔叔能查到他和古暖暖在酒店开房,但是,去的时候也应该出现在312房间,而为什么出现在了地下赛区?

        暗桩的消息不是内场人根本就不知道,他家小叔叔咋就能一抓一个准儿。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江尘御也是暗桩的中高级赛手。

        否则,高级场次举办的赛事,他是没资格入场的。

        进场需要在读取卡上刷自己的卡色信息。

        “小叔,我是蓝卡,你是黑卡吗?”江苏觉得,只有黑卡能配得上他家叔叔高贵的身份。

        江尘御:“……”

        他这样的人,岂会被别人制定的规则束缚?

        黑卡,说到底也是在别人的地盘,遵照别人的规则一步步得到第一名。

        而他,制定规则的人,又岂会看上一个黑卡?

        他是给黑卡颁卡的人!

        也是,暗桩幕后操控之人!

        若说得黑卡的人是暗桩之王,那他就是缔造王的神主。

        江尘御看了没眼力劲儿的侄子,让他滚了。

        他开始单独面对他的小娇妻。

        “小暖,昨天的地方,不要再去。”

        古暖暖咬住双唇,不说话。

        江尘御:“不想让暗桩解体,你就在家乖乖的。”

        古暖暖:“……”

        她家老公说的轻巧,说让暗桩解体就解体?那九个等级,上千赛手,数十年的发展才有了今日,暗桩又怎么会是丈夫说没就没的。男人,果然又自大了。

        江尘御:“我说真的。”

        如果暗桩存在,影响到了他的小妻子,解体也罢。

        古暖暖装死,不吭声。

        屋内,江尘御拉着妻子谈了好久,给她讲了许多打拳不好的案例。

        古暖暖面子上装的很像,看似她在认真倾听。

        内心则一直在催眠:不听不听,王八念经。不理不理,说你自己。

        “小暖,我刚才说的什么?”

        某自我催眠的小暖愣住,麻蛋,刚才没说要考核啊!她啥也没听~

        江总一看小妻子的表情,心下十分明了。

        他刚才的话,都被她当成经文了,而他就是念经的和尚。

        江尘御回来了,是时候算账了。

        第一个为古暖暖出气的永远是打头阵的江老头儿。

        他拍着桌子指着江尘御,“你没良心,那么好的暖娃子你就敢气哭,你把我儿媳妇气走,你也给我滚蛋。”

        江尘御皱眉,他冷冷一句:“哄好了。”

        江老准备了一肚子骂二儿子的话还没发泄出呢,一下子就被堵住。

        “呃……这么快?”江老甚是疑惑。

        他视线看着江尘御身边站着的小媳妇。

        古暖暖对他点点头,“爸,我真被哄好了。”

        江老有些失望。

        他还没开始骂呢,咋就和好了。也太速度了,连24小时都没有。

        他撅着嘴,老不乐意了。

        心中想:算了,下次逮个机会再骂也不迟。我就不信,老二不会再犯错。

        江老走了没多久,魏爱华也进来了。

        古暖暖以为她要为儿子说情,别让江苏关小黑屋了。

        结果,魏爱华开口就是,“尘御,暖暖还小,你昨晚怎么回事,开着车把她丢在门口让她哭?”

        江尘御皱眉,他扭头看着妻子问:“昨天我走,你又哭了?”

        某小猫儿手指拽着丈夫的袖子,软软的点头。“心里难受,你不理我。”

        江尘御都不知道昨日的事情,若是知道的话,他哪儿能走得了?

        “你当男人的,对小暖好一点,别时不时的给她惹哭。两口子过日子,踏踏实实最长久。”

        魏爱华误以为昨日又是江尘御招惹的古暖暖给孩子惹哭了,她说道:“你得疼暖暖,你给她气走了,上哪儿找那么好的媳妇?”

        江总看了看他的“好媳妇”。

        好媳妇心虚的低下了头,她知道,这次的事儿,自己错在先。

        但是,错在哪儿,她也不知道。

        “大嫂,我和我老公和好了。”古暖暖说。

        魏爱华看了眼依偎在江尘御身边的弟媳妇,看着仿佛是个受气包。

        天知道,她是个伪受气包。

        她一哭,即使她和理不沾边,但在家人的眼中,她们也会把理搬到古暖暖的身边,让她占理。

        “我老公刚才都抱着亲我了。”

        面薄的江总:“……”

        上了年纪的魏爱华:“……”年轻人,真开放。

        她也走了。

        古暖暖一头雾水,大嫂不是来为江苏说情的嘛?咋走了呢~

        不一会儿,江市长也来了。

        他将弟弟的书房打开一个缝,正准备进入,忽然看到弟弟的腿上抱着一只大型“宠物”。

        古暖暖害羞的迅速从丈夫腿上站起来。

        “和好了?”江市长问话直接。

        江尘御点头,“哄好了。”

        和好,指的是他和小妻子双方闹矛盾。

        哄好,单纯值得是自己把小妻子欺负了。

        于是,江市长不打扰的为二人将门关上了,他还反手,做了个善举,帮二人将门反锁。

        随便两人怎么造作折腾,都没人打扰了。

        细心的江市长,叮嘱家中佣人,“任何人都不许去三楼打扰二少爷‘办公’。”

        书房内。

        古暖暖又从新坐在她的座驾上。

        她勾搭着丈夫的脖子,“老公,我们被误会了~”

        江尘御:“不误会才不正常。”

        怀中小猫儿吐舌,钻入丈夫怀中。

        “老公,我发现了一件事,佣人说的对,我就是你的小黏人精,就是你的小跟屁虫。你不在家,我总想找你。找不到你,就想去有你的地方。你说我烦不烦人?”

        江总乐在其中,又怎会觉得烦人?

        他低头,吻在小妻子的唇瓣。当下吃不得肉,他只能嘴巴沾沾肉的福利。

        轻吻过后,江尘御并不离开她的唇瓣。

        他嘴巴一张一合,呼出的热气都打在古暖暖的唇瓣上。

        “小暖,你得黏我一辈子,当我一辈子的跟屁虫,听到没有。”说完他又吃上了妻子的娇唇。

        古暖暖抱怨:“我嘴唇都被你亲的快掉皮儿了。”

        于是,江总改为攻略她的丁香小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