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58章 互相的情谊

第158章 互相的情谊

        下午江尘御回去了。

        古暖暖和江苏已经放学回家了。

        见到江尘御回来,古暖暖飞快的跑到了他面前,“老公,你回来了。”

        江尘御见到她眼底的小心翼翼,他敞怀抱了抱妻子。

        然后快速松开古暖暖说了句,“乖,我有点事,你先去玩儿。”

        他指着江苏,吆喝道:“你给我滚上来。”

        江苏正坐在沙发上抱着靠背玩儿手机,接到亲叔召唤,他将靠背扔了,起身跟在江尘御屁股后上台阶去书房。

        “叔,你要惩罚就早点说,别让我提心吊胆的。”

        江苏都差点主动去小黑屋领惩罚了。

        江尘御:“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在做什么,但是警告你,你婶婶有任何的三长两短,我找你算账。那种地方,以后不许再去。”

        江苏一想到他小叔家的彪悍小媳妇,哪儿会是听他话的主?

        要是古小暖听他话,他早就翻身农奴把歌唱还至于被压榨十多年吗?

        “听到了吗?”江尘御厉问。

        江苏不答应。

        因为,答应了,最后却没做到,在小叔叔这里更加恐怖。

        要么一开始就不答应。

        门口有人敲门了,接着是一道试探的软声,“老公,我可以进去吗?”

        江苏说:“叔,她昨天等你了一晚上,今天上课趴在桌子上偷偷哭。”

        江尘御听此,他皱眉。昨晚不是让她赶紧睡觉了?

        但心中挂念一个人,又岂会是那么容易就睡着的。

        江苏又说:“叔,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人。你的喜怒影响她的喜怒;你的心情影响她的心情;你的话,她总记在心里。提起你的名字,她会笑。不许我们说你不好,只有她能。霸道的把你圈到她的世界里,我们都是她世界之外的人。她这么明显的爱你,我就不信你感受不到。”

        江尘御身躯一怔。

        他虽然知道小妻子心中有他,但从侄子的口中听到承认,却还是让他心中有惊。惊之后是喜,大抵这便是自己喜欢一个人,而那个人刚好也偷偷喜欢自己的欣喜。

        江苏十分肯定的说:“你是他初恋。她没谈过恋爱,所以笨的可能不知道这就是爱,我们是局外人,看的清清楚楚,她从小到大还没会在意一个人的眼光到这种程度。

        从你昨天不理她开始,她就一直难受,早上吃饭问你什么时候回来,中午学校吃饭一直看手机,最爱的零食一口没吃,在家中一直看门口。

        你回来了,她小心翼翼怕惹你生气。你抱她,她开心。你不和她说话,她就红眼睛。

        小叔,感情里边,爱的深的那个人才会如此小心翼翼。明明你也喜欢她,为什么就不好好对她呢?”

        江苏不是二傻子,他也能看出来小叔叔对好友的用情。

        一个誓不娶妻,终身不婚的男人突有一日将一个小女人宠到了怀里。

        对她动手动脚也动嘴。

        为她一言不发就出气,花钱买她开心。

        亲自教她开车,陪她玩儿土。

        ……

        江尘御也有太多的小细节,让大家轻易的就能发现他对古暖暖的情意。

        明明两人都彼此喜欢。

        “我没不理她。”江总憋了很久,终于说了句话替自己正名。

        他昨日见到那个人,样子他已经不记得,只记得那条上肢的咬痕。

        试想,任何一个找了十五年的人突然出现在你面前,你的脑海中还会有所谓的情爱吗?

        他不是恋爱脑,对小猫儿的感情不会影响到他要做的事情。

        只是,他现在有更为迫切的事情要去调查。

        错过了,他不知道下次是何时。

        所以忽略了小妻子。

        古暖暖在门口端着水杯等了许久,最后,她失落的低着头,心中猜测,原来丈夫不想让自己进去啊。

        她转身要走时。

        门开了。

        江尘御在门口看着她,“之前来我书房来去自如也没说客客气气的,这次还学会了敲门和问候。”

        古暖暖小软音说出自己的小机灵,“老公,之前我没做错事,心不虚。”所以来他书房大大咧咧的,一边说话一边就进来了。

        只有她做错事时,书房就是她来承认错误的地方,那可不得态度摆正。

        江尘御看到她手中端着还冒着热气的水,他担心烫到妻子,于是接下。

        另一只手拽着她的胳膊,将她拽到了书房。

        他对侄子又不客气的说了句:“滚出去”。

        江苏:“叔,那你不惩罚我,我就……”

        “小黑屋一天时间,你婶婶监督。”

        江小苏后悔的想给舌头咬了,他好端端的来要什么惩罚?自己真嘴欠!

        江苏走了,江尘御放下水杯,拉着那个不懂爱的小妻子去了一边的沙发上。

        看着她无辜含水的眼眸,带着躲闪,不敢和他直视。

        “老公,你别惩罚小苏了。”

        江尘御在她说话时,一言未发就吻了上去。

        软软的唇瓣,是他熟悉的棉。

        江尘御搂着她的后脑勺与之相吻许久。

        “听说,我的小猫儿今天想我都想哭了?”

        古暖暖一听这个宠溺的语调,她没出息的又委屈了起来,嘴巴带着撒娇说:“嗯~哭了,哭了好久。”

        江总嘴角微勾,“为什么一夜不睡?”

        “你不回家,我脑子里胡思乱想的睡不着。”

        “不是告诉你了,我身边没有女人,我和何助理在加班。”

        古暖暖:“那你昨天还吼我了~”

        “我道歉,老公以后不会了。”

        古暖暖又成功的将地位翻转了。

        明明刚才上楼端着水是来给丈夫道歉的。

        但是,她一哭,将自己的委屈哭出来,又变成了江尘御在给她道歉。

        神奇的女孩子,总会将地位颠倒。

        她看着丈夫的唇,第一次,主动凑上去快速的亲了一口。“老公,咱俩这事儿翻片儿吧。”

        她不吃江尘御用女人骗自己的飞醋。

        江尘御也别调查她去暗桩参赛的事情。

        聪明的女孩子,觉得这个主意十分棒。

        但是,晚了。

        江尘御昨晚已经知道了小妻子背着他做的所有事。

        他看着那个鬼灵精的小丫头,明明是软软的,懒懒的,又是可爱的猫儿,怎么转身一变,成了他暗桩下的高级赛手!竟然还在暗桩有了一定的威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