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57章 我老公不理我了

第157章 我老公不理我了

        “喂,小沫,想妈妈了?”苏夫人接通电话温柔问候女儿。

        苏凛言,“妈,是我,我告诉你个事情。”

        苏小沫慌了,她垫脚,蹦在苏凛言的怀中对他的脸狂亲,“么么么”三口。

        苏凛言:“……”

        他脸颊上的湿润让他扭头看身边女孩儿。“苏小沫,你皮痒了。”

        苏小沫小声求饶,“哥哥,我错了,你别告诉咱妈,我以后真乖乖听你的话。”

        她也不知道刚才怎么去亲苏凛言的,好像小时候,脑子里有一个模糊的记忆,她只要做错了事情亲亲人她就会免受一番惩罚。

        “喂,儿子,小沫,你们咋么了?是不是在家打架了?小沫是妹妹,你欺负她干什么?”

        苏小沫还小心翼翼的双手合十,求着苏凛言不要告诉父母。

        苏凛言拿她没辙。

        一把将她手机丢给苏小沫。

        他起身上楼了。

        苏小沫在拿着手机,赶紧放在耳边,“妈妈,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你不在家,我哥总欺负我。”

        楼上还没消失的男人:“……”

        女人的嘴,一点都不可信!

        母女俩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人打了半个多小时的电话。

        苏凛言走过去,“我们谈谈。”

        “哥,咱妈说了,你在家再欺负我,她回来饶不了你。”

        “谁和你谈这件事了?我说你在男女尺度上没把握。”苏凛言对她说:“我是你哥,咱俩都是成年人,你说亲就亲,你让外人看了笑话。”

        “笑话啥呀,你是我亲哥我亲一口怎么了?我小时没亲过你吗?别说亲你,就是咱爸我也亲。”

        苏凛言指着妹妹教育,“苏小沫,关于这一点,你以后给我注意。”

        “知道了,知道了。啰哩吧嗦,我严重怀疑你是不是投胎的时候选错了性别。”

        苏凛言被这妹子气的又想上手揍了。

        他:“爷爷住院了,爸妈在老家陪爷爷看病。这周我要回趟老家看望爷爷,你那么不想让我管你,这周就自己在家住吧。”

        “不要,哥哥,我也去。”苏小沫瞬间爬到了苏凛言身边。

        苏凛言瞥了眼她,“你不是喜欢自由吗,去追你的自由吧,哥这里装不下你。”

        “唔~不要,哥哥这里能装下我,哥哥消消气。”她装出一副给苏凛言按摩的架势,在他胳膊上随便捏,“虽然我嘴巴会说你不好,但是我心里知道,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哥哥,你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小沫最爱你了。”

        苏凛言不为所动,苏小沫继续撒娇,软磨硬泡。

        晚上折磨的苏凛言不睡觉,非要他带着自己一起回老家。

        苏凛言不允,她就抱着自己的被子挤过来给苏凛言一块儿睡,就在他耳边烦他。

        最后的结果就是,苏凛言又揍了妹妹一下。

        苏小沫哭了,苏凛言哄了半个小时没见效果。

        “我答应带你回老家。”

        哭声戛然而止,目的达到,苏小沫卷着被子拍拍屁股就走了。

        苏凛言觉得自己刚才被妹妹骗了,但是他没证据。

        苏小沫的危机解除了,全靠她撒娇,求饶,卖亲,外加死皮赖脸。

        然而,她的姐妹古暖暖却彻夜未眠。

        她一直在等江尘御回来,屋子的灯亮着。

        她坐在床上看着门口方向。

        江尘御都未出现。

        她给丈夫打了个电话,江尘御接了。

        “怎么还不睡?”

        古暖暖小哭音说:“你不回来,我睡不着。”

        “先睡吧,我今晚有些事情要做。”

        “老公~你回来做好不好?”古暖暖示软。

        她也不知道怎么了,见到丈夫生气,她心里会那么难受。

        被丈夫吼一句,她记到现在。

        心里憋了一块儿大石头,搬不走,呼吸都不畅快。

        江尘御拿起手中的单页边看边回小妻子的话,他尽量让自己语气温和,不惊吓到他的猫儿。“我和何助理在加班,身边没有女人。别胡思乱想,睡觉。”

        哄着古暖暖挂了电话,江尘御拿着那张纸看了不下十遍!

        何助理惶恐,“总裁,咱也没想到小太太那么小的身板,这么大的爆发力是不是。”

        上边的信息不是别人的,正是他那个浑身都是爆发力的小妻子。

        江尘御果然一夜未归。

        翌日,三人教室会面。

        苏小沫:“真庆幸,咱仨都活着。”

        江苏纠正:“是你俩活,我死。”

        古暖暖无精打采,她趴在桌子上不说话,上课也不听讲,闭上眼睛睡觉。

        苏小沫拍拍江苏肩膀问:“暖暖,你咋了?”

        “应该被她老公训了吧。”

        苏小沫过去安慰古暖暖,“江尘御昨晚打你了?”

        古暖暖闭眼摇头。

        “他骂你了?”

        古暖暖也摇头。

        苏小沫猜测,“难道是因为你昨天没有比赛结束……”

        “小沫,我老公不理我了。”

        古暖暖声音沙哑,她闭着眼睛泪就留了出来。“他昨晚上宁可在公司加班也不回去陪我。我知道我做错了,我对他承认错误,可是他不听。

        今天早上我给他点电话,他还说忙。

        为什么谈恋爱这么难受啊,我要是单身我就不在乎他的感受了。”

        江苏说:“你现在怎么对我叔承认,你说你是‘姑姑’,昨天打拳的赛手?接下来你就要对我叔解释,你怎么知道的这个地方、谁带你去的、你为什么参加比赛,这些答案你怎么告诉他?”

        苏小沫皱眉,看了眼身边难受的好友。“暖暖,你如果真的难受,你就对江总说是我带你去的。如果你老公来问我,我就把脏水往我哥身上泼。我哥肯定不会对我见死不救的。”

        古暖暖再次摇头,“不要,对他说谎,我心里更难受。”

        江苏:“那你就什么都别说,我已经被我叔揍了一顿了。我不想白被揍,你俩就当做昨天你们没去,只有我自己去了。”

        古暖暖脸侧过去,问江苏,“小苏,你为什么要替我挡雷?”

        江苏:“你的事情,连你爹妈都没告诉就告诉了我和沫姐,就冲你这份信任,我也得帮你顶了雷。”

        古暖暖看着仗义的侄子,她深表亏欠,“小苏昨天对不起,我和小沫都弃你而去。”

        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这事儿,江苏来气!

        虽然,如果换做他是古暖暖或苏小沫,他也会做同样的选择,但是,偏偏他是江苏!江尘御的侄子,他只有被揍的份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