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54章 茉茉

第154章 茉茉

        很快系统公布了顺次组合。

        第一组竟然就是古暖暖。

        她深呼吸,放轻松。“早打早离开,回家省的被我老公起疑,还没办法对他交代。”

        江苏:“姑奶奶,我求你,速战速决,身上别留伤。”

        古暖暖点头,她起身用水给自己的双手倒湿,让她降降温,又上场了。

        对面的男人从始至终没有发出一句话。

        古暖暖上台后,看了对方的站姿,她猜测,这个人从小就在武术馆练大的。

        ‘k’很礼貌,他对每一位对手都鞠躬表示自己的尊重。

        但他的对手都很狂妄,没有人看得起不说话的他,因此他的鞠躬从未得到回应。

        古暖暖面对对手的敬意,她也弯腰90°向对方鞠躬,回给他自己的敬意。

        小暖的一个回应,让对面的‘k’感到惊喜和意外。

        没想到第一个回应他的竟然是‘姑姑’。

        他觉得自己在武术上将要遇到一位可敬的对手了。

        站外,二人彼此欣赏。战台上,二人瞬间进入备战状态。

        系统开始计时。

        又一场激战拉开帷幕。

        江尘御走到了一间玻璃门处,里边仿佛是一个大溶洞,坐了几百人。

        这个门,人为打不开,必须靠刷卡。

        江尘御的指纹摁在刷卡区,门瞬间自动解锁。

        他进场。

        “小苏,我去一下卫生间,你看着暖暖,见她情况不对,立马扔白旗,千万别让她像高二那次不要命的打下去了。”

        苏小沫说。

        江苏点头,“我知道,她这次如果受伤,我叔灭了这里的同时,咱俩小命也交代了。”

        台子上的比赛进行的如火如荼。

        古暖暖对付k,她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事。近击,远击,打拳,她都使出来。

        一圈打空,她急忙转身,远离k对她的控制。

        k所擅长的柔术,最致命的点就是躺在地上,它就是王。

        他三番两次的想将古暖暖放倒在地上。但古暖暖就像是个泥鳅,在他快要捉住时,她一个滑溜,立马逃开。

        古暖暖瞬间转移到k的后方,对着他的腿关节处,用力一击。

        k倒地。

        他的手拽着古暖暖的脚裸,将她也同样重重的甩在地上。

        古暖暖心道:不好!

        躺在地上的她,就仿佛是蛇口下的一团肉。

        身子瞬间被牵制住。

        古暖暖的脖子被压着,她脸色憋得通红。

        全场人的注意力都送到了台子上。这一场对战,真的很难分胜负。

        古暖暖反应迅速,即使她呼吸不上来,但是她也在危险之下迅速做了判断。

        她放弃救自己,而是让自己的一只手挣脱开,握拳。

        用自己的拳头一圈锤在了k的太阳穴。

        k痛的一声闷哼,挤压古暖暖的力道松了。

        她趁机再次出击,对着k最脆弱的脖颈给了一拳,彻底将k从自己的身上打下去。

        她打了个滚,半蹲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调整心率。

        时间还在流逝,两人谁也不差上下。

        苏小沫从洗手间走出来,她刚洗过手,捋起袖子,路过玻璃门,朝着赛区走近。

        忽然,她发现了一个没有化妆的男人,顶着一张脸出现在了金场。

        她正要出言提醒时,恰好男人也扭头看到了她。

        初看,是因为她穿着和妻子一样的上衣,才引起了他的主意。

        四目相对。

        江尘御看着苏小沫眼底的惊恐。

        害怕他?

        江尘御眯眼打量她的五官,因为她和妻子的身形很相,加上又都是一件高领上衣,让江尘御的心中下意识的想这个女人会不会就是他家那只欠揍的猫儿!

        但是,这个女孩儿给他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她的头发,没有自己小猫儿的软绵。

        江尘御撇眼,突然!他扫到了苏小沫上肢胳膊上的一个奇怪伤疤。

        那个伤痕……江尘御的脑海中尘封已久的回忆一瞬间上头,当年,那个丢了的小女孩儿,他活死人般寻找了十五年。

        江尘御呼吸急促,他再次看向那个化的像个土著人似的苏小沫。

        他伸手抓着苏小沫的胳膊,质问:“你是谁!”

        苏小沫也吓的眼球瞪圆,妈妈的,这个男人不就是她家姐妹的狗男人了!

        苏小沫扭头看了眼赛场上还在拼杀的古暖暖。

        “妈呀~”

        苏小沫猛力甩开胳膊上的手,快速朝着人潮中跑去。“茉茉。”

        江尘御在她身后喊。

        江尘御只是来找妻子的,在刚才见到那个女孩儿后,他的脑海中已经没有了妻子的半点影子。他的世界仿佛在这一瞬间都被一个叫“茉茉”的人给占满。

        江尘御顺着那个影子追过去。

        苏小沫扭头见他对自己穷追不舍。

        她心中一阵懊悔:“完了完了,啥都完了。”

        苏小沫冲向人群,她跑去赛场边,“小苏不好了不好了,江尘御来了。”

        江苏以为自己幻听了。

        苏小沫指着身后,“真的,你叔,我亲眼所见。”

        江苏听到江尘御的名字,他腿都吓软了。“靠,沫姐,你别吓我,这个地方我叔怎么会知道的?他又没有卡,如何进来的?”

        苏小沫眼尖,又看到了江尘御。

        这时,江苏也看到了那个没有化妆的小叔叔!

        惊,江苏这一刻坟都给自己挑好了位置。

        苏小沫觉得这会儿能溜一个是一个。她最先不仗义了,“小苏,别怪姐妹不讲义气,大难来临各自保命。你和暖暖自求多福吧,我先撤了。高山流水,我们日后活着再见。”

        不仗义的苏小沫麻溜的逃了。

        剩下一个吓得腿软的江苏,和一个眼神快要把他剁了的小叔叔对视。

        任凭江苏给自己化妆成鬼,他亲侄子,他也一眼都认识。

        江尘御一步步走近他,黑着脸,每接近一步,江苏都觉得自己的命少了一秒。

        他心跳加剧,快要被小叔叔这强势的气场逼的猝死了。

        眼看,台子上的女人要赢了。她却突然看到了人群中最特殊的男人。

        她惊讶的嘴巴张圆,忘记了趁势追击。

        那,那是她,她老公,怎么来了?

        赛也不比了。

        拳也不打了。

        晋级也不要了。

        她从台子上纵身一跃,跳下了擂台。

        k和众多观看者都迷惑不解,‘姑姑’这是要做什么?

        古暖暖用行动表明:本姑娘要当逃兵!

        再比下去,自己命都没了。

        她什么都不带,眼看也救不了江苏了,她也先保命要紧,逃离了现场。

        场内引起了极大的骚乱,都把k本人懵的本国语言都飙了出来。

        江尘御此刻走到了侄子面前。

        江苏举起双手,立马投降。

        “你婶婶呢?”

        江苏下意识的转身看台子上参赛的女人。

        突然一转身。

        妈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