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51章 我叔真狗

第151章 我叔真狗

        一天时间里,她都用高领毛衣挡着,所以脖子上的暧昧痕迹谁也没看到。直到换上低领的小背心时,细嫩的脖颈被众人一览无遗,还有脖子上那突兀的紫梅。

        江苏:“我叔真狗。”

        古暖暖加入吐槽,“你叔不是一般的狗。”

        被妻子和侄子贴切称呼为“狗”的男人早早的下班。

        他拿着桌子上的电影票出发回家接小妻子。

        半路,他将车停到路边,排队去为妻子买奶茶。

        江总第一次买,不知道女孩儿喜欢那些口味,于是让店家推荐。

        “要招牌吧,不踩雷。”

        江总听了工作人的建议,要了一杯招牌奶茶。

        “先生,加冰吗?”

        江尘御:“不加。”

        周围排队的女孩子们看到冷俊的男人,都会忍不住的多看两眼。

        有的偷偷看着他,有的光明正大看着他。

        “他好帅啊。”有人说。

        “这个人,怎么和江尘御那么像?”

        空气突然安静……

        大家看着那个男人的眼神变了,一开始单纯是因为他长得帅,又穿着商务服来买奶茶,让大家觉得十分违和。

        后来,当大家看到手机上的图片时,再看他的眼神,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懵了。

        甚至,都没有做出反应。

        江尘御没有隐瞒自己,也未与周边人说二话。

        突然,在他之前的人的果茶已经做好了。

        颜色看起来水水粉粉的,目测,很对他家小娇妻的胃口。

        江尘御拦下那个女孩儿,咨询道:“你这杯是什么名字?”

        被问的女孩儿受宠若惊,呆在原地。“蜜,蜜……”

        “蜜桃乌龙茶。”

        工作人员说了。

        江尘御扭头,对工作人员道:“再加一杯蜜桃乌龙茶,我妻子应该很喜欢。”

        “江总,您这是在为您太太买的吗?”

        江尘御一想起家中的小猫咪,软糯的不像话。他宠溺道:“她贪嘴,爱喝路边的饮料奶茶,今日下班早,回家给她带两杯。”

        店员急忙为他做。

        不一会儿,江尘御的奶茶就做好了。

        他提着奶茶给家中的父亲打了个电话。

        江老正在玩儿游戏,并且玩儿的十分开心。

        “没想到小程序还能玩儿游戏,这个跳一跳,玩儿一下午我都不会觉得没意思。”江老抱着手机和管家坐在沙发上玩儿。

        “我家暖娃子太好了,整天给我分享这些稀奇古怪的好玩儿的,她还打算教我玩儿飞机呢。”

        “老爷,二少夫人说那叫吃鸡。”

        江老大手一挥,豪爽到,“管他是啥,我儿媳妇太孝顺了。”

        突然,玩的兴致正高的江老接到了儿子打来的电话,他不耐烦的点了个免提,“有事不能群里说吗,非要打电话影响我玩儿游戏。”

        江总被父亲吐槽了。“小暖回家了吗?”

        “没呢,估计在路上吧。”江老继续玩儿游戏,他问:“你在哪儿呢,外边听起来这么吵。”

        “给小暖买奶茶喝。”

        叮……

        江老瞬间退出了游戏,将手机放在了耳边。“儿子,给爸也带一杯。”

        江总:“……”

        江老又说:“暖娃子喝啥,我喝啥。她之前给我买了个里边还有珍珠,嚼起来很有嚼劲,你也帮我加一份。”

        江总:“……”他觉得自己就不该打这个电话!

        挂了电话后,江尘御无奈对店员又多加了两杯一摸一样的回家给父亲喝。

        店员做好后,江尘御提着去了车上。

        他上车给侄子打了个电话,没人接。

        给小妻子也打了一个,同样没人接。

        江尘御拿着手机看时间,四点了,早已放学了啊。

        他开车往家回。

        到家后,江老眼睛看着儿子的手放光。

        他看到那个饮料,笑的异常开心。

        谁都没发现,这个六七十岁的老人竟然这么爱零食。

        自从他家老二娶了媳妇后,他嘴巴一天比一天有福。

        山珍海味摆在他眼前,不如一盘龙虾尾来的实在。

        海鲜大咖喂到他嘴边,不如带他去一趟小吃街逛逛。

        “老二,你咋买了四杯呢?”江老想厚脸皮的一个人独占三杯。

        江尘御将一杯奶茶和一杯果茶放在桌子上,他看了眼手腕时间,“爸,小暖和小苏还没回来?”

        “没有。”

        江老拿过一杯奶茶看了看,这个味道是他上次喝过的。

        他直接用吸管打开,喝了起来。

        老人和奶茶在一起,竟毫无违和感。

        江尘御在家中等到五点,这二人依旧没回来。

        并且,妻子和侄子的手机一直没有打通过。

        难道他们俩遇到了什么事?

        江尘御越想约担心,他将奶茶放在卧室的桌子上,拿着车钥匙重新出门。

        他逆着方向从家开车去了z大,根据指示去了妻子的教室。

        发现没人,而且他在来的路上也没有任何事情。

        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消失了呢。

        此时,暗桩金场。

        台子上已经进行了三场对战了。

        下一场就是古暖暖的。

        江苏和苏小沫紧张的看着中间的古暖暖,“暖,你抽中的那个对手有把握吗?”

        一到关键时刻,苏小沫脑海就想起高二那年,古暖暖最后被打趴在地上起不来,手腕肿的和胳膊一样粗。

        古暖暖看到对面那个同样看她的对手,她信心满满的说:“应该没问题,他从红场打进来那一局我看了,漏洞很多,短时间内无法修正。”

        江苏回忆到:“他擅空手道,红场到金场那一战,就是因为对方太轻敌了。你不能掉以轻心,他看起来很狡猾,估计上一局会故意隐藏真正的实力,就为了迷惑这一局的你。”

        古暖暖点头,她和身边二好友说:“放心吧,他会迷惑我,我难道就是傻子被他迷惑?”谁还没个秘密了。

        古暖暖看上一局的时间快结束了,她起身脱了外边的外套,穿着一个黑色背心走出等候区去了待战区。

        和她对手的男人代号是“雀”,对方的脸上画的是哆啦a梦,古暖暖也推测不出对方的年纪和体力。

        她只能从身高和体重来估测。

        “没想到‘姑姑’带着红痕来参赛了,看来‘姑姑’床上的战况很激烈啊。是在借此放纵自己,减少心中的压力吗?”雀开口说话了。

        古暖暖感受到他的视线看在自己脖子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