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50章 问暖暖夫妻房事

第150章 问暖暖夫妻房事

        到了车上。

        古暖暖和江苏谁也没商量,一瞬间全对着后座的苏小沫一顿鼓掌。

        古暖暖问“苏小沫,你嘴拜过师吧?”

        苏小沫傲娇的甩额前刘海,嘴巴发出不懈之声,“切,昨晚上我听我哥说的时候,我就想把这个事儿闹开,一个渣男,帮他隐瞒就是在助纣他犯罪。结果这好死不死的,今天还来约我,纯属找死。我苏小沫,会是那种渣男都分不清的人嘛。”

        江苏好奇的问:“沫姐,你怎么知道钟点房一个小时,用不到半个小时?”

        “我哥昨天骂他,骂顺嘴的骂了出来,我听到了。”

        苏小沫眼神无辜的看着两位好友。

        昨晚,又是苏小沫的房间。

        她盘脚坐在床上,腿上放着枕头,胳膊肘压在枕头上,双手撑着脸颊看着亲哥不停歇的对她进行思想教育。

        突然,苏凛言骂他嘴巴太快,说出了钟点房时间短的事情,苏小沫来了精神。“哥,你说他肾不行啊?”

        苏凛言点了下妹妹的脑门,批评她,“……重点你没听进去一句,耳朵里装的都是什么。”

        后来,苏小沫非揪着这个问题不放,她从自己卧室,转战到了苏凛言的卧室,坐在他床边烦着不让他睡觉。

        满眼兴趣的看着苏凛言问:“哥,海王腰不行,那他海的资本在哪儿?”

        苏凛言那一刻想一巴掌给妹妹拍飞。

        问他一个男人这样的话题,他是当哥的,不是当她男人的,这种话题,他怎么能对她回答!

        于是苏凛言用被子卷着苏小沫,给她扔回了自己卧室。

        “哥~”

        苏凛言关门锁门,闭耳不听。

        去金场的路上,古暖暖和江苏也将苏小沫昨日的事情听了个清楚。

        知道后,古暖暖觉得她家姐妹是神人。

        就是这般神人问江苏,“小苏苏,你们男人到底多久才正常啊,小说里写的一天不出门是真的假的?”

        江苏脾气飚起来了,“我tm母胎至今,我怎么告诉你!”

        于是,两人的视线都看向了已婚人士——古小暖。

        “看,看我干啥?”刚才看戏还笑的欢快的某小暖此刻结巴了。“结婚也不代表啥都知道啊。”

        “你回去问问你老公呗。”色色的苏小沫出鬼主意。

        江苏问古暖暖,“还记得咱俩在我家初见的第一天,我对你说的话吗?”

        古暖暖点头,她记得清清楚楚。甚至,还曾经心中庆幸过。但是,她经历过一次擦枪走火,手不小心碰到自家丈夫的那什么后,她觉得江苏的话还是有点存疑的。

        “你俩说的啥?说出来我听听。”八卦沫姐上线。

        江苏正准备开口呢,古暖暖急忙叫住。“我老公的事儿,只有我自己能知道,你们谁都不许议论。”

        “你老公什么事儿啊?今早你不还骂你老公祖宗的嘛,这会儿在维护他什么?”

        任凭苏小沫再问,古暖暖都摇头,死活不说。

        江苏则觉得,古暖暖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后来,事关亲叔叔,江苏也仗义的一句话也没说。

        苏小沫咂舌,“问了半天,啥也没问出来。”

        到了手机上发送的指定地点,三人从车上下去,打开后备箱取出里边的原料。

        三人看到红色,黑色,白色的彩料时,有些沉默。

        “暖,这就是你买的?”

        古暖暖心虚的解释,“我随便提了一箱,就走了,我没看是啥颜色。”

        江苏看了三种彩料后,说了句,“一个画包拯,一个画关羽,白脸画曹操,咱仨凑一个戏台子,上去唱戏得了。”

        后来,江苏说的一个人物也没用。

        最后进场时,是三个“土著人”。

        黑色打底,几乎谁都看不清这是谁,又在上边画上了红白相间的线条,三个土著人简易的妆容诞生了。

        车子停在一家酒店门口,办理过“入住手续”,三人进入电梯,摁了3搂。

        接着,电梯直速下降。

        到了地下3层,三人一块儿走出电梯。

        地下室光影黑暗,全靠灯光烘托。

        顶上,周围,全部是电棒。

        秋天了,天冷了起来。

        地下的温度更底。

        江苏见古暖暖和苏小沫都在抱着胳膊摩擦生热,即使他也很冷,但江苏还是将他的卡其色外套脱下,搭在古暖暖的身后。“穿上。”

        古暖暖看到后背男人的外套,她感动的看着江苏,“你这孩子,婶婶在家真没白疼你。”

        “你拉到吧,从你嫁到我家,家里还有我的地位么。”

        古暖暖一想还真是,她到了江家后江苏的地位确实不同以往了。“回去,等回去婶婶就宠爱你。”

        “别!你宠爱你男人去,我还想平平安安的多活几年。”

        古暖暖努努嘴,她一想到丈夫,心中就多了几分甜蜜。

        她看到苏小沫的衣服同样单薄,于是对苏小沫说:“小苏的衣服你穿吧,我一会儿上场的话就热了。”

        苏小沫摇头,她知道江苏为何将衣服给古暖暖。“暖,一会儿你要上台比赛,这次对手是谁还不知道,衣服你穿着留着体内温度,太冷你骨骼肌战栗,一会儿发挥不到最佳水平。”

        江苏点头,“衣服给你你穿着吧,我搂着沫姐。”

        江苏胳膊伸开,他将苏小沫搂在腋下。“沫姐,你别动歪心思啊,我是看你冷才搂你。别让你哥回头削我。”

        苏小沫拍了一下肩膀上的手,“这点温度,不用你搂,我能挡得住。”

        古暖暖看到苏小沫里边穿着小背心,外边是牛仔外套。

        “小沫,咱俩衣服换换。”

        古暖暖解释自己此举的用意,“我今日穿着高领毛衣,一会儿上台不好发挥,你的衣服是紧身的一会儿我穿上好发挥。而且,我的衣服比你的衣服厚能挡寒,你穿上不至于这么冷。”

        苏小沫看了看自己和古暖暖的衣服,她点点头。

        两人去了卫生间换衣服。

        出来时,江苏指着两人说:“我差点没分清楚你俩。”三人的脸画的都很相似,江苏分不清也正常。

        苏小沫美眸对着江苏眨眼,她坏笑的示意江苏看古暖暖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