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48章 刷哥哥的卡

第148章 刷哥哥的卡

        以至于,那段时间,苏凛言看着自己卡内的钱,十几万,几十万消失的时候,他都怀疑妹妹吸毒了。

        为了放心,他还拉着妹妹去了医院,抽血化验做检查。

        证实没有吸毒,苏凛言审问她,“钱花哪儿去了?”

        他不是不让妹妹花他钱,是她突然大手大脚的,给钱转给陌生人,让他又担心妹妹和别人网恋被骗。

        后来她的所有社交账号都查了一番,没有一点问题。

        苏小沫挡不住哥哥的严加审问,她就老老实实的全部交代了。

        “哥,我买卡了。”

        “什么卡都价值二十多万?”

        后来,苏小沫怂的像个小雏鹰,将暗桩下的赌局告诉了苏凛言。

        “哥,你千万不能去抓啊,我们这是正规的,合法的。”

        苏凛言:“你再给我犟一句!”

        苏小沫不敢说。

        后来,妹妹钱都花了,他也无可奈何。

        苏凛言事后还庆幸,幸好妹妹还有点脑子,知道花钱消灾,不需要打架。

        钱花了就花了,就当让妹妹玩儿了。

        苏凛言自己安慰自己。

        于是,好友三人最后都拥有了进入第五级中场的资格。

        第五级,名为中场!顾名思义,中间的场次。

        这里就需要留下64个人了。

        中场的卡,为木卡。

        也从中场开始,一切比赛都进行的有规有矩。

        谁对战谁,都是系统根据前边每个人的武力值,包括晋级的手段来进行配对的。

        好巧不巧,好运气的江苏对手是花钱买卡的苏小沫。

        因为这俩人是bug,所以系统将这两人分配到了一起。

        看到这个分配结果,古暖暖说了句:“这样也好,我省的担心你俩受伤了。”毕竟都是认识人,随便挥舞两下,举个白棋就完事了。

        后来,两人在比赛的台子上,在百人瞩目下,来了一场“剪刀石头布”的比赛,最后,苏小沫三局两胜,成了中场赛手,赢得木卡。

        有人举报两人作弊,“我们是拳头比赛,不是小儿科游戏。”

        后来苏小沫怼回去:“你家‘剪刀石头布’不是用手出的?手不是拳头啊?我们用‘拳头’比赛的,怎么就作弊了?”

        吵不过苏小沫,有人就想挑战她。这时,古暖暖出场了,“来,我替她打。”

        见到“姑姑”出场,周围人自动闪退。

        这个女人,干不过!

        中场和高级场次的人对战,只有拥有蓝卡以上的人可以参加观看。

        中场以上是红场,红场属于中场往高级场次过度的一个赛场。

        中场留下64人,红场留下32人。

        他们每个人在中高场次,就要使出浑身的劲数去对阵了。

        级别低的人,有资格挑战级别高的。一旦挑战成功,成功的人将占据那个人的名次。而输了的人,则需要和对方更换位置。

        比如:江苏现在是蓝卡,有资格观战中场、高级场次的比赛,但是,没有资格参加中高级的比赛。

        苏小沫现在是木卡,在她和江苏的对战中,她胜。导致她是中场赛手,地位极高。

        如果,江苏要挑战苏小沫,在苏小沫答应的前提下,两人进行对弈。

        若是江苏赢了,则他抢走了苏小沫手中的木卡。苏小沫则重新回到蓝卡,继续往上升级。

        若是失败了,江苏则需要倒退至入门场,再一步步的升级。这是对主动挑起pk并且还失败的人的惩罚。

        但是,古暖暖已经是高级中的赛手了。

        红场以上是高级。

        排名第三的是金场,是持有金卡的人对弈。古暖暖就是金卡的持有者,她从上千人中,经历了五年,拼出一条自己的道路,一步步到如今,才拥有了金卡。金卡持有者仅16人。

        在暗桩中,持有金卡的人,稀少到,谁人见了都得小心的伺候着,走路都得让道。

        因为能到金卡的人太不容易了。

        带着这张金卡,去任何地方,都能被当为特殊人才。去当保镖,身价百亿的老板用不起这等人。

        她却打到了这一级。

        古暖暖不是靠运气上的,她是靠自己的能力,她从小到大,虽然生在福窝,但她追求这条路也吃了许多苦,受了许多罪,骨头都快不是她自己的了,才有了今日这一地位。

        旁人都道她厉害,她运气好,她点子正。但是没人知道,她受过的苦。

        古暖暖从不与旁人说,都是自己憋碎在心中。她不愿将伤痕告诉所爱之人,因为那些人会心疼。她也不将自己的辛苦分享给爱人之外的人,因为犯不着。

        所以她憋着,久而久之,她当成了习惯。每次来到暗桩的赌场,她心情就十分沉重。昔日的古灵精怪,嬉笑打闹,在来到这里后,古暖暖像是带上了面具,鲜少说话,目光凌厉,像是一只蓄势待发的鹰。

        在家时,江尘御总说她身子软,没骨头,摸着软乎乎的,他又怎知道小妻子从小到大经历了什么。

        这日,古暖暖是来晋升的。

        她要从金卡,再升一级,为白卡。

        排名第二的是白卡。

        全场只有四个人可配持有。

        排名第一则是黑卡!

        只有一个人配携带!那就是胜者,王者。

        就仿佛是古代的帝王,黑卡就是那个玉玺,只有一个人可以持有,所有人都要听从他的号令,沉浮与他的脚下。

        古暖暖要挣得,不是所谓的高高在上,她只夺一个黑卡,那是她这五年来,唯一的愿望。

        而白卡,就好比是帝王身边的宰相,权利仅次于帝王之下,一人之下,千人之上,受人敬重。

        古暖暖正持有的金卡,仿佛是重臣,比如帝王身边的机要尚书,能力同样不容小觑。

        当三个人看到暗桩发来的邀请时,苏小沫和江苏同时看向了持有金卡的古暖暖。

        古暖暖:“参赛。”

        早上被丈夫惹的火还没下呢,正好找个好机会去下下火气。

        于是,三人都填上了自己的入场信息。

        江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江总无心办公。

        “她现在在做什么呢?”江总心中想起了小妻子。

        江尘御的桌面上放了两张电影票,就是新上映的电影《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