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46章 苏小沫掘祖坟

第146章 苏小沫掘祖坟

        她就是神奇的女孩子,脑子里想的什么,你猜不透。只能跟着她的思路走。

        回到卧室。

        江总如愿的躺在了床上。

        室内的吹风机又在他看书时想起。

        耳畔的小妻子,口中说着生他气,却又和他主动聊起白天的趣事。

        “老公,从小沫是校花后,她的追求者就特别多。今天我们放学,还有个学长来邀请小沫去看电影呢。

        但是那个学长特别倒霉,你说什么时候去不好,偏偏撞上了小沫的哥哥在场。要知道,那可是个妹控。

        谁也别想从他手底下把他妹妹约走。”

        耳边有了小妻子的聒噪声,他看书都舒服了。

        “最后约到了吗?”

        吹风机停了,她坐在梳妆镜开始给脸上搽护肤品。

        然后起身,从床尾处脱了鞋子,转身跪在床上,像个大型蠕动动物一样,爬到了床头处。

        江尘御掀开被子。

        古暖暖顺势钻了进去。

        她躺在丈夫身边,继续说道:“肯定没有。她哥管她可严了,那个男的想约,也得能打得过她哥啊。我估计今天那个学长吓的够呛。”

        被窝中,江尘御的腿上突然有一只脚丫不小心碰到了。

        他看了眼身边的女孩儿。

        古暖暖为自己刚才的不小心道歉,“对不起老公,我刚才不小心踢到你了。”

        江尘御则将在被窝中将腿伸在小妻子脚的地方,故意让她碰。

        “嗯?”古暖暖一头雾水看着丈夫。

        江尘御皱眉,“你脚怎么这么凉?”

        古暖暖:“……”

        所以,她家老公是在用他的腿给自己暖脚丫子?

        江尘御将书倒扣在被子上,他双手去捏妻子的两只小爪子。

        手的温度还算正常。

        只有脚凉。

        他听人家说过,四肢冰凉得去看病。

        妻子的脚刚洗过澡没多久就凉了,他才赶紧去握她手,感受温度。如果也凉,天一亮就得去找医生。

        暖了一会儿,她的脚掌回到正常温度,江尘御才重新坐回他的位置。拿起桌子上的书继续看。

        古暖暖好奇的凑过去,“老公,你每天都看书,到底看的是什么?”

        她发现,又是她不认识的字儿。

        “西游记。”

        古暖暖:“……那孙猴子呢?”

        一听就知道自己又被老公敷衍了。

        江尘御:“书里呢。”

        古暖暖爬过去,猴子的影子都没有。“有本事你给我翻译。”

        江尘御:“让我翻译,我得收取福利。”

        他视线看着妻子的红唇,“今天的福利是不是没有索取呢?”

        “取了,你忘了,在车里,你亲我了。我记得可清楚了,当时我不让你亲。”

        古暖暖激动的说。

        她就差将自己脑子里的回忆拽出来塞进丈夫的脑子里,让他好好回忆回忆今天发生的事情。

        后来,她还是被吻了。

        古暖暖放弃挣扎。

        故事也没讲,便宜被占尽。

        她嘴巴骂了丈夫好几句。

        夜晚,娇软在侧,他书房半步都没踏入。

        古暖暖睡着后,他看着乖巧的睡颜,在她唇上轻啄。最后,唇又落在她的脖子,本想浅尝辄止,结果,一个冲动,落下了暧昧的痕迹。

        江尘御看着嫩白脖颈的痕迹,他神色黯淡:完了,明天又要闹了。

        果不其然。

        翌日,古暖暖去洗漱看到脖子的红痕。

        起初,她以为是被什么咬的。直到后来,她出门看到丈夫不自在的表情。

        古暖暖心下了然。

        她拿起床上的枕头朝着丈夫扔过去,“臭流氓!”

        “古暖暖,你穿着高领咋不热死你。”餐桌上,江苏的嘴巴欠抽了。

        古暖暖咬牙切齿威胁,“你脑袋是不是想分家!”

        江苏:“……你别猖,我告诉你,这是我家。”

        “难道这儿不是你婶婶家?”江总发话了。

        江苏闭嘴了。

        果然,治理泼猴,还得如来佛出马。

        但是,谁能管得住高高在上的江总呢?

        是江总的小妻子。

        “你也给我闭嘴!”

        江总在餐桌上被小妻子吼了。

        理亏的江总安静了。

        江苏震惊,他那无人能及的小叔叔竟然也被他恶霸媳妇给欺负了?

        当他再次看古暖暖时,内心是慌张。

        这厮难道真对我叔下手了?

        去学校时,江总提出要送她,古暖暖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拿着自己的小包包带着书本去了江苏副驾。

        “暖姐,你对我叔下手了?”

        “嗯,下手了。”

        “那我叔脸上咋没伤?”江苏看他小叔叔脸上没有一点伤,不由的好奇,他家暖姐打架,不是拳头就是脚,不可能没伤啊。

        古暖暖带着自己的墨镜,傲娇的打开了跑车的顶篷。

        阳光下,骄傲的她说了句,“他是内伤。”

        江苏:“……”

        他想给古暖暖竖一个大拇指,外伤能打,内伤能气。还有什么是她干不了的?

        来到学校。

        苏小沫精神萎靡。

        见到好友,她勉强来了精神,打了个招呼,“嗨。”

        然后,继续趴下睡觉了。

        古暖暖和江苏对视一眼,看着苏小沫,“沫姐,你昨晚上去盗墓了?”江苏嘴欠问。

        古暖暖问:“盗的谁的墓?”

        “苏家祖宗的。”趴在桌子上闭眼的苏小沫开口了。

        “吼,沫姐也这么牛逼,自己祖宗的坟都挖了。”

        江苏给苏小沫鼓掌,还顺带问了句:“挖到第几代?”

        苏小沫:“十八代。”

        说完,苏小沫也不困了。

        她从桌子上坐起来,对身边的两位好友复述她昨天的经历。

        “我哥,苏凛言,绝对是处女座!”

        江苏算时间,自己好像是处女座,他一下子不开心了。“我们处女座咋你了?”

        苏小沫小拳头捏紧,“昨天邀请我看电影的学长你们还记得吗?”

        身旁的婶侄俩同频率同动作的点头,“两份五十七秒就吓跑了。”

        苏小沫气的咬牙,“我哥昨天回家,用了两个小时,人给家调查的底朝天。哪一年哪一天入住的哪家宾馆?和谁开的房。还有,哪一年哪一天哪一地点去酒吧泡妹。还有!我哥,把那个男的脚踏三条船的事情都调查出来了!”

        婶侄俩:“……”

        她们的眼神只写了三个字:继续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