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45章 神奇的女孩子

第145章 神奇的女孩子

        古暖暖也伸手去拿了两瓶。

        “今晚喝一瓶,明天也喝一瓶,小沫带一瓶,江苏也不能落下,咱爸也很馋,大嫂也得有……”

        如此一算,好像没带够。

        她又抱了一瓶。

        “一二三,四五六。刚好够了~”

        古暖暖数了数数,心满意足的笑了。

        江尘御听她刚才说了半天。

        原来家人友人她都算进去了。

        江尘御将她怀中的饮料都取出来放回原位。

        “嗯?老公,你不让我喝饮料!”古暖暖控诉。

        江尘御则走到外边,对罗秘书吩咐,“茶水间蜜桃味的饮料,送两箱到我家。”

        “总裁,是邺南别墅还是江家祖宅?”

        “江家。”

        古暖暖听到她家帅帅的老公要给她买一箱饮料了,她开心的嘴巴都抿不住了。这一刻,她好想夸夸江尘御。

        但是,不行,忍着!

        有了这次的经历后,古暖暖日后每来一次丈夫办公室都会搜罗一种饮料。

        好喝的,然后放在丈夫桌子上,由丈夫下达命令去给江家送。

        家中除了古暖暖开心,江老也非常开心。

        他觉得暖娃子太优秀了。

        这饮料每一种都不重样。

        他都给自己的好友们打卡了许多。

        “老陈,我给你推荐一款饮料,我儿媳妇给我推荐的,那味道绝对上头。”

        “小王,我朋友圈发的饮料你看了没,特别好喝。”

        “老徐,我家有饮料,我请你喝。”

        ……

        这一切就又是后话了。

        当下,古暖暖和丈夫之间的冷战还没解决。

        去吃饭时,古暖暖见丈夫表现不错,她给与了一定的好脸色。

        让她硬装生气,她也装不出来。

        只好随心表达了。

        说她生气嘛?当时得知被丈夫骗,火气蹭蹭的,差点给江家的房子烧了。

        经过了昨天的潇洒,今天的怄气,还有丈夫一直的宠爱,她内心其实稍稍微微的不太生气了。

        古暖暖觉得自己太好了,脾气也好,人也好,性格也好。娶到她,江尘御真有福气。

        吃过饭,在某小暖的自恋下回了家。

        江老对儿媳妇的回归表示热烈的欢迎。

        “你昨天出门咋不叫爸呢,爸也想和你们出去吃夜市。”

        古暖暖说话也实诚,她纠结的说:“爸,我昨天在生闷气呢,带着你我还要照顾你,气就没地儿撒了。”

        江老问:“那你现在还生老二气吗?”

        古暖暖点点头。

        “生一点。”

        江老瞅了眼沙发上坐的二儿子,心中嫌弃。

        总觉得儿子配不上古灵精怪的儿媳妇。

        江尘御在客厅呆不下了,他起身:“我先回卧室。”

        魏爱华恰好下楼,见到夫妻俩问:“暖暖还没消气呢?”

        江尘御点头,“我再想想怎么哄吧。”

        古暖暖一天没在家,家中人仿佛觉得好久都没见她了。

        拉着她问东问西。

        古小暖坐在中间,接受大嫂和江老的慰问。

        江苏出没,看了眼被当成宝儿的女人。

        他觉得古暖暖给他全家都下毒了,无解的那种。

        魏爱华因为没有女儿,她常将弟媳当半个女儿看。有些话不好和男人说,她就拉着古暖暖聊。

        自从家中有了个古暖暖和她做伴儿,外边的朋友约她,她经常婉拒。

        偶尔去一次,旁人就想让她给古暖暖拉出来,大家一起喝下午茶。

        魏爱华身处豪门已久,这些女人肚子里装的是什么,她心中一清二楚。

        和自己熟络是因为丈夫是z市的市长,她们的家庭需要在丈夫的眼皮子做事。

        约会弟媳妇,也是因为男人。谁让古暖暖嫁给了江尘御,她们需要巴结江尘御谋财路呢。

        公司的王瑞总监,还有和许氏集团的合作,都让古暖暖成为z市名流私下调查的对象。一些借着有点关系,就想和古暖暖结交。

        不少人还会上门主动做客,魏爱华都帮古暖暖挡了。

        这些古暖暖粗心大萝卜从不知道。

        她觉得自己的生活并没有多大的变化,身边依旧是那些人。

        魏爱华有一次又帮弟媳妇挡住了有心之人,江市长问她:“帮暖暖挡邀请你累不累?”

        魏爱华活动活动脖子,她肯定丈夫的话。“心累。但是暖暖现在还是学生,对付那些肠子七拐八绕的人肯定对付不过。那些人给她逼急了,估计这小炮仗脾气又要上手解决了。咱妈没的早,我这个当大嫂的不帮她,还能指望谁。”

        魏爱华不想让成年人的社交搅了弟媳的天真烂漫。

        江市长又问妻子,“暖暖也得长大,她跟着尘御,以后少不了应酬。”

        “那就看你弟有多大的本事了,看他能做到哪一步。”魏爱华仿佛是个老母亲一样的在操心。“其实,我挺想让暖暖知道这个社会是什么样子。”

        江市长意外。

        魏爱华说:“她从小被古家夫妇保护的好,眼里心中都是世界的真善美,一个不顺心总以为打一架就解决了。嘴巴也毒,脾气也暴。可是,这些说到底,还是经历的事情少。

        你说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大家都是隔着肚皮在说话,口中是蜜,腹中是刀。暖暖性子耿直,人也单纯,旁人若是利用她这一点,拿她当枪使怎么办?”

        魏爱华想起自己被高柔儿利用的那件事,她就有了阴影。

        盲目信任一个人,太危险。

        “我希望这孩子以后会有一个看人识人的本事,分善恶辨忠奸,坚持心中的想法,知世故而不世故,历圆滑而留天真。”

        江市长笑他妻子。“你呀,庸人自扰。你又怎么知道,暖暖对外就是个没心眼的小丫头呢。”

        魏爱华觉得弟媳妇单纯。

        江市长却觉得,古暖暖只是在家人面前,将自己最真的一面展现了出来。当外出对待外人时,她这么鬼精的女孩子,又怎么会傻到被人哄骗?

        古暖暖的性子到底如何,她们捉摸不透。

        江老无心琢磨,心中只想夜市上的小吃。

        江尘御则直接放弃揣测,因为他知道,这小妮子,猜不透。

        她能上一秒甜蜜蜜的喊你“老公”,下一秒,凶巴巴的喊“江尘御”。

        她夸你,总让你觉得她在骂你。

        骂你,又会让你心甘情愿被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