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41章 书本的画

第141章 书本的画

        这次轮到罗秘书无语了。

        他家总裁是经常给太太惹生气的吗?

        秘书问:“总裁,你这次又是什么原因给太太惹生气的?”

        江尘御说了句,“吃醋。”

        江尘御含蓄的给秘书讲了自己做的错事,还表达了小妻子的怒火有多严重,她前天晚上的脾气,以及昨天家都不回的事情。

        听完后,罗秘书站在女人的角度,她对江尘御说:“总裁,如果我老公敢这样对待我,我能把他劈成两半。”

        江尘御:“……”

        他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

        “小孩子生气,多久能好?”

        罗秘书:“因人而异。如果是太太的话,我觉得没有十天半个月下不来。”

        江总再次为自己所作所为后悔。

        “知道了,下去吧。”

        他发现问秘书,什么都问不出来。

        还是他自己琢磨吧。

        一天的上课,中午在学校吃饭。

        古暖暖能明显的感受到身后人对她的暗中窥探。

        不过是在议论她的身份,她嫁的人罢了。

        “垃圾老公,渣渣江尘御,坏死了。”吃着饭,古暖暖突然娇脾气的骂了起来。

        江苏扭头问:“我叔咋你了?”

        “长得帅就算了,干啥这么有本事。”

        苏小沫出于礼貌的问:“请问你是在秀你老公吗?”

        “呸,我骂他。”

        只不过,骂出的话,不知道这么又变成了夸奖。

        古暖暖觉得自己中毒了。

        “古暖暖,你老公让我今天把你带回家。你气消了吗,没消就知会我一声,我不逼你。”江苏边吃边说。

        他也不敢逼古暖暖,逼她的最终结果是自己被揍。

        古暖暖生气的大声回了句,“没消。”

        她又说:“让你把我带回家?我是你老婆还是他老婆啊?他自己不会带吗?”

        古暖暖气的中午吃了好几口饭,肚子撑成了小圆球。

        坐在教室,她看着肚子鼓起一团肉,心情又不好了。

        “怎么感情不顺,身材也不顺利啊。”

        苏小沫看了眼好姐妹的肚子,“暖暖,男人不是你自己选的,但是肚子上的肉是你靠自己嘴吃的。”

        苏小沫想告诉好姐妹,可以和男人置气,但是不要和零食置气。

        说完,她拆开一包辣条分了一根给古暖暖,“吃一根辣条,开心开心。”

        古暖暖抵不住诱惑,手伸进去拿了一根辣条。“小苏,我要旺旺碎冰冰。”

        “江苏,我要小布丁。”

        姐妹俩商量好似的,一前一后的使唤江苏。

        这就是江苏不想和二人一个班级的原因。

        好吃的都不先叫他,跑腿的永远是他。

        “还要啥?”

        古暖暖:“再捎包薯片。”

        苏小沫:“也买一包果冻。”

        江苏拿着手机出门了。

        也趁此机会,他和古暖暖没在一处,他有时间给小叔叔通风报信。

        他给江尘御打了个电话。

        “叔,你媳妇可能得你自己来接了。”

        江苏将中午吃饭时听到的话都告诉了江尘御。

        江尘御问:“她真的这样说的?”

        江苏点头,“我就在身边。”

        “好,我知道了。”

        江尘御可算知道该如何使力哄闹脾气的小妻子了。

        他没谈过恋爱,身边的友人恋爱都是玩儿成年人那一套。真情少有,金钱至上。

        女人不高兴,用钱去哄。

        显然,他家小妻子不吃他这一套。

        而且,别人是玩儿玩儿,用钱来打点情人。他要打点的是妻子!不用心,哄不好的那种。

        上了一天的课。

        下午只有两小节的专业知识课,放学时,还不到四点。

        苏小沫和古暖暖打算再去约一次饭时,苏凛言来了。

        衣服未换,穿着警察才有的衬衣站在教室门口。

        他等着老师下课。

        苏小沫见到亲哥到访,郁闷的撅起嘴。“暖暖,今天的约会泡汤了。”

        古暖暖看到外边的来人,她说了句:“我知道。”

        铃声刚一想起,老师走后,苏凛言就出现在教室。

        苏小沫双手撑着脸看着兄长朝自己走来。“哥~我今天和暖暖有约了。”

        苏凛言准备帮妹妹收拾书桌资料,忽然一看,她桌面上光秃秃的,连笔都没有。

        “来学校听天书了?”苏凛言问。

        苏小沫急忙拿起古暖暖的书让兄长看,“我昨晚和暖暖在一起,我书都在咱家。上课我和暖暖共用一本书。她书上的笔记都是我写的,听天书的人是她。”

        古暖暖控诉姐妹,“小沫,你不仗义。”

        苏小沫说大实话,“我哥会管我,你又没人管。”

        “谁说我没人管,我老公不是人?”

        苏小沫:“你老公这几天正愁哄不好你的,他哪儿敢教训你。”

        “沫姐言之有理。”江苏总结。

        三位亲密的朋友你一言我一句的吵了起来。

        只有苏凛言拿起古暖暖的书看了起来。

        往前翻了几页,上边有一个人的图片,是江尘御。

        结果,他俊美的脸上不知道被谁画了个眼镜,头上画老虎的“王”,鼻子画“猪”,脸颊画着猫胡子,整一个四不像。

        下边还大写着‘坏蛋’二字。

        一看字迹就知道不是自己妹妹写的。

        苏凛言不关心,他又往后翻了一页,确实有几个字是苏小沫的笔记,不过,多数都是书中知识点的划线。

        无法断定她上课到底学习了没有。

        “小沫,门口有人找你。”有人冲教室中的苏小沫喊了一声。

        三个好基友停止了争吵,同时看向门口。

        是一个男人。

        苏凛言也抬头看向门口,望着那个来寻他妹妹的男人。

        “学长?”苏小沫起身,她准备上前去和那个男人打招呼时,苏凛言摁着妹妹的肩膀,将她控制在凳子上。

        然后看着门口走进来的男人。

        “学长,你找我有事吗?”苏小沫问。

        被称为学长的男人很油滑,对苏小沫十分殷勤,“小沫,我打听出来你一会儿没课,今天新上映的电影《路过》你有兴趣和我一起去看看吗?”

        此言一出,古暖暖和江苏这一对婶侄俩眉头都扬起来,眼眸中带着坏笑。两人凑在一块儿,小声说:“有人追咱小沫了。”

        “这个学长看起来有点渣。”江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