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40章 江尘御又当爸

第140章 江尘御又当爸

        姐妹俩在咖啡厅坐到了中午。

        两人出门去约了饭,下午一起去逛街,顺便看了场电影。

        夜幕,又去了夜市。

        吃饱喝足后,寻找她们的电话都打来了。

        “该回家了吧?”江总在家被小妻子晾了一天。

        他以为古暖暖下午该回家了,结果他没回。

        他等,等到了晚上,结果还没回。

        那他继续等。

        一直到晚会上八点多,他坐立难安的给她打了个通催促电话,提醒她回家。

        “我不回了,今晚住我娘家。”

        江尘御:“今晚回来,明天我带你回娘家。”

        “不需要,我姐妹陪我一起回。”

        说完,古暖暖将电话挂了。

        那边苏小沫也回她大哥的话。“我今晚不回家了,我去古家陪暖暖住。”

        “人家嫁人了。”

        “谁说嫁人了我就不能陪她睡了,我不管,今晚我就不回去了。”

        说完,她也把电话挂了。

        姐妹俩相视,傲娇的手牵手拦下出租车回了古家。

        夜畔之际,古家门口响起吵吵闹闹的声音。

        古母出门一看,不是自己闺女还是谁。“你咋回来了?”

        她还提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

        还有苏家小女也跟着。

        “小沫你也来了。”

        苏小沫点头,礼貌的问好。

        古暖暖宣布:“爸妈,我今晚不走了,和小沫聊一夜话。”

        她牵着苏小沫回了她闺房。

        “小沫,睡衣你自己找,牙刷还在我的杯子里,热水烫一下就能用了。”古暖暖的卧室,苏小沫并不陌生。

        她来过很多次。

        两人洗漱过后躺在床上说少女才会聊的话题。

        “唉,你和江尘御结婚到现在,那种事发生过几次?”

        古暖暖郁闷的眨眼,“一次都没发生过,但是我觉得也不远了。最近他总说让我给他生儿子,我就借口说先和他谈恋爱熟悉熟悉再生。”

        “暖啊,你是怎么做到晚上和一个男人躺一个床上还能守身到现在的?”苏小沫倍感好奇。

        不是说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吗,身边躺个女的体内的雄性激素就会分泌过旺。

        古暖暖知道江尘御好几次都忍不住,说起这一点,她挺庆幸的。“我老公还算是个绅士,知道我现在接受不了,就没逼过我,挺尊重我的。”

        “真难得。”

        古暖暖认可,江尘御是个好丈夫,“他其实也挺好的,就是这次做的事情太过分。你说夫妻间,我们是过日子的,他竟然故意用其他女人气我!你说这男的是不是有病?”

        “暖暖,他会不会故意刺激你让你有危机感,然后等到他回家你就主动献身,这样他就抱得美人归了?”

        古暖暖眨眼,她沉默片刻。“小沫,我觉得你分析的十分有道理。”

        苏小沫说:“那不是十分有道理,那是相当有道理。我给你讲,他这样的人人品不行。你最好别冲动,再观察他一段时间,千万别早献身。女孩子献身后就廉价了。”

        古暖暖再次认可的点头,“小沫你没谈过恋爱也没结过婚,你咋知道这么多?”

        “我哥教我的。”

        苏凛言经常会接到一些青春期女同学和男生在一起爱的无法自拔的案子,他每次见到那些年纪轻轻本该是学习的好年华却沉迷爱情耽误了自己一生的姑娘就很愤怒。回到家后就得给妹妹洗脑一遍。

        久而久之,苏小沫听的案子也多了,社会的常态也知道的多了。

        古暖暖侧身,看着苏小沫,“你再给我讲几个有趣的案子呗。”

        “嗯,我给你讲个有钱人的故事吧……”

        深夜,苏小沫给古暖暖将案例,古暖暖的耳朵渐渐不管用了。因为她的脑海中开始浮现丈夫的画面,自己不在家,他在干什么呢?有没有想她啊?

        月爬枝头,升了空。

        星疏月冷,室内的人不知不觉都睡着了。

        江家老宅,江尘御的婚房内少了一个人,他竟十分不适应。

        他习惯了在看书时有吹风机的声音扰乱他,习惯了他面前有人走来走去,也习惯了有人时不时的就要和他说插几句闲话分享生活中的琐事。

        突然,今日只有他一个人了。

        怀中的软香猫儿不在了,他书也看不下去了。

        于是,他去了书房,一直工作到了后半夜。

        次日,早。

        江苏去学校时先找了江尘御,“叔,你媳妇让我给她带今天上课用的书。”

        古暖暖昨晚就给他电话捎着她的学习资料,江苏只好顺带着。

        江尘御回到卧室,他去小妻子的化妆台上找到几本她上课用的书递给了江苏。“今天放学给你婶婶带回来,别让她再跑娘家。”

        “我尽力,不过我打不过她。”

        男孩子说自己打不过女孩子时,都觉得男孩子第一反应应该是羞愧的抬不起头。

        当江苏说自己打不过古暖暖时,他的语气,比说一句“今天天气不错”还要普通。没有一点惭愧心里,毕竟他打不过了十几年。

        江尘御也没为难侄子,书送给他后,他也开车去公司了。

        一大早,从他出了电梯后,每见一个人那个人就对他笑着道一句,“恭喜总裁”。

        江尘御杵眉,他家小猫儿都赌气离家出走回娘家了,他何喜之有?

        就连罗秘书都恭喜他了。

        江尘御问:“我有何喜?”

        罗秘书惊讶,“太太还没告诉你?”

        会不会她大嘴巴子道喜让总裁失去了神秘的惊喜?

        江尘御问了,“小暖告诉我什么?”

        罗秘书见此事整个总裁办的人都知道了,也确实没有办法再隐瞒了。

        于是主动坦白,“太太怀孕了。”

        “噗,咳咳”,江尘御被惊的咳嗽。

        江尘御核实,“小暖怀孕了?”

        罗秘书确认,“周六时,太太给我打电话要你常去的地方,她说要给你准备惊喜,惊喜就是她怀孕了。”

        江总:“……”

        他家小妻子又厉害的怀孕了,他又要被当“爸”了,这小妮子的嘴啊!

        “下去吧,此事以后别再传。澄清一下,太太没怀孕,那是在我和玩儿捉迷藏游戏。”

        罗秘书一幅你看我信你不的表情。

        江尘御打发走罗秘书,突然,又叫住她。“等等。”

        罗秘书定住脚步,转身,恭敬问:“总裁,还有什么事情吗?”

        “罗秘书,小孩儿又生气了该怎么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