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33章 给老公面子

第133章 给老公面子

        餐厅中传来了佣人的问好,“二少爷,二少夫人。”

        听到佣人的称呼,江苏立马闭口不言。见到古暖暖和江尘御,他规规矩矩的坐好。

        另一边,夫妻俩都脏着手进入。

        “手咋回事,怎么这么脏,你们玩儿泥巴了?”江老问。

        古暖暖摇头,她回答:“给花花挖坟了。”

        江老:“……”

        江苏指着江尘御的手问:“……那我叔的手为啥也这么脏?”

        他家矜贵的小叔叔肯定不会玩儿土的,还是给那什么“花花”挖坟,这绝对不可能。

        古暖暖解释,“坑是我老公挖的,坟堆是我盖的。”

        餐桌上的爷孙俩惊的下巴都快掉了。

        “江尘御,挖土?扒坑?”江老此刻宁可相信天要塌,也不相信二儿子去土里挖。

        古暖暖不理解大家的惊讶,她点点头,“是啊,那么惊讶吗?”

        江尘御不让妻子继续和他们交谈,于是牵着她的手带着去了卫生间洗手。

        江老看着孙子,江苏看着爷爷,爷孙俩同样表情,同款震惊。

        江老回忆,自他二儿子有分辨力后,他就和一般小孩儿不同。

        小孩子爱玩儿沙子,城堡,积木。他每次下班都会回家给他买同龄孩子喜欢的玩具,但是江尘御都不玩儿。

        甚至将其丢在一旁,拿起一本迷宫图画看了起来。

        后来,他去幼儿园,其他小朋友玩儿土,他嫌脏。

        玩儿泥巴,他嫌恶心。

        玩儿橡皮泥,他嫌幼稚。

        ……

        他的童年十分无趣,江老以为儿子重度洁癖,每次他回家,家中就要大清扫一遍。

        结果,这个他自认重度洁癖的儿子,去院子里徒手挖坑?!

        他错误的认知了28年!

        江苏更是震惊小叔叔对好朋友的纵容程度。

        他因为吃饭时碎屑落得遍地都是,被小叔叔抱着屁股揍了一顿,还监督他将地上的所有碎屑用手捡起来扔了。

        他小时候用橡皮擦试卷,橡皮屑没有吹掉,被小叔叔检查作业时发现,又被收拾了一顿。

        再后来,他打球回家,浑身都是灰尘,因为他打球累了直接坐在了篮球场上。到了家中,他没有更换干净的衣服就坐在沙发上,恰好,又被他小叔叔发现了。

        于是,被揍了一顿,推进去洗澡的同时,他亲手把自己坐赃的沙发垫子给洗了一遍。

        以至于他后来,吃饭时周围干干净净,没有一点垃圾和碎屑。别人夸他是贵公子,家教好。

        写作业时橡皮每次擦干净就不再擦,垃圾即使扔,让他的位置处每日都是干净的,顺带的,他还整日帮古暖暖整理她的桌面卫生。

        后来,他打球回家后脱去衣服就去洗澡,顺便把脏衣服洗了,再出门坐沙发。

        在他没长大以前,江苏的心中都认为,他小叔叔是世界上最成熟有魅力的男人,对人间一切幼稚,脏脏的东西看都不看一眼。

        可他,竟然为了古暖暖,让自己的金手和泥土亲密接触!

        他觉得世界末日都没这个给他的感觉震惊。

        不一会儿,夫妻俩洗干净了手出来了。

        坐在餐桌上,爷孙俩眼睛都盯着二人。

        埋花的提议者,一定是古暖暖。江尘御是绝不会在这种无聊事情上浪费时间的。

        夫妻俩却旁若无人似的,古暖暖掏出口袋中丈夫的手表,她拽着丈夫的手,“老公,我给你戴表。”

        江尘御将手递给她,由着小孩儿在玩儿他的手表,为他戴表。

        江苏确信了一句话,“在家,抱紧古暖暖的大腿,比对小叔叔夸一万句都管用。”

        不一会儿魏爱华也来了,“我刚才和我老公打了个电话,他中午不回来吃饭,我们先吃吧。”

        江老嘟囔了一句,“这老大也真是的,不早点说,家里又做着他的饭。”

        这句平平凡凡的话,被古暖暖听到了心里。

        她小嘴咬着筷头,看着餐桌上的家人,最后视线落在丈夫身上,笑眯眯的。

        江总心跳加快。

        他清楚的知道,这不是心动的跳动,而是有一股隐隐的不安。

        “老公~”

        “吃饭。”

        “老公~和你说个事儿嘛。”

        江尘御为她嘴唇加了块儿肉,“张嘴。”

        古暖暖听话的张嘴,吃到了丈夫喂给自己的肉,然后,她嘴巴一边咀嚼一边又说:“老公,你创个群呗~”

        江尘御又给妻子为了一块儿肉。

        古暖暖来者不拒的又吃了一口,“就是上次你们那个微信群,你给咱家都……”

        “继续张嘴吃。”江尘御又喂给她了一块儿。

        餐桌上,都静静地看着江总喂江太太吃肉。

        眼看着,她的小嘴儿都快塞不下了,江总还喂。

        “唔,老公,我嘴儿没地儿了,你让我咽了再喂,我和你说正事儿呢。”

        江尘御拿起手边的清肺汤送到妻子嘴边,“喝点压压肚子。”

        古暖暖抱着喝了起来。

        刚喝完,她准备说话呢,她的嘴巴又被为了一根青菜。

        喊一声“老公”,她嘴里就会多一个食物。

        最后,古暖暖不说话了。

        江尘御却问:“还吃什么,我给你夹。”

        “江尘御,我是不是残疾!”

        江总:“……为什么这样问?”

        “那你为什么把我当残疾人对待,我有手,我会自己吃饭。”

        江尘御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小妻子吼了。

        他还不发火,也不反驳。

        旁观者总觉得江尘御是不敢反驳!

        在大家都等着江尘御当众训斥古暖暖,给自己的面子找回来时。

        只听古暖暖娇脾气的一哼,直接扭脸过去给江尘御甩了个冷脸。

        江尘御尴尬的碰了下鼻尖。

        众人期待的发火,没有发生。

        反而是,他又给妻子的盘中夹了个鱼块。

        古暖暖郁闷的看了眼鱼块,她没有怄气说拒绝丈夫送来的菜,而是直接送到口中,一口把它吃了。

        古暖暖察觉到周围人都在看丈夫,再联想到自己刚才的小脾气上头对丈夫吼了句。

        平时屋门关起来,自己如何对丈夫都无碍。可是今日是当着众人面的,那毕竟是自己丈夫,面子都给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