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31章 菜鸟技术

第131章 菜鸟技术

        “没有,他学业忙,而且我们时差反过来了,他都是给我爸妈打电话。”

        有时候她接到弟弟的电话,也是偷偷的去接,故而丈夫不知道。

        江尘御没有深究,而是示意她,“绕着前院转几圈,然后开车到喷泉处。”

        古暖暖看身边,她问丈夫:“老公,你车没有手刹。”

        江尘御:“……今天不要手刹,下次我给你装个让你用。”

        他又催促了句,“开始起步。”

        古暖暖紧张的又按了下车喇叭,然后松开了刹车,让车子靠着自身的怠速往前滑,然后慢慢踩着油门往前走。

        院子里的几声车喇叭声扰醒了江老。

        他出门见到孙子在客厅,“外边响什么呢?”

        “我叔在教我婶开车。”

        江老嘟囔了几嘴,“真是闲的发霉了,大热天的去教媳妇开车,除身上的霉菌。”

        江老和孙子闲聊,“你说你叔是不是打脸,我当时让他娶媳妇,他黑着脸像我要他命似的不娶。现在了他有本事和暖娃子离了,你看他离不离。”

        江苏正意外呢,他凑到江老身边儿,做贼似的小声问:“爷,我叔那样脾气的人,平时你的话他都不听,这次结婚为啥听了?你是咋让他娶古暖暖的?”

        江老得意洋洋,“哼,姜还是老的辣。他再有本事,那也是个总裁,头上还有我这个董事长握权。”

        然而,江老还没得意几分钟。江苏就将他带回了现实,“拉倒吧,公司是我叔撑起来的,就是你逼我叔以后不给他公司,大不了我叔带着他的团队换个地方再起神话。给你留一堆烂摊子让你收拾,看你还厉不厉害。”

        江老对着孙子的头,啪叽一巴掌。

        “滚蛋。”

        江苏肩膀耸起,他后腿躲闪,然后挠挠头,“爷爷,我想听真话,我保证不对外说。”

        江老不高兴了,一句话都不想和孙子说。

        老人的脾气是需要顺着来的,谁给他添堵,他就让谁不愉快。

        “真话,你不配听。”

        江老起身越过孙子去了外院,看着远处的车子像乌龟似的在地上缓缓的爬动。

        古思特车内。

        古暖暖紧绷着身子,身边坐着她的丈夫,口中一直在安慰她,“别怕,没事。”

        “老公,前边有人。”古暖暖哭音对丈夫撒娇。

        江尘御:“……”有人还不踩刹车,看他家小妻子的架势莫不是要撞上去?

        “老公,咋办,离那个人越来越近了。”古暖暖还在哭音求指导。

        江尘御看着妻子的腿,又看着前边在路上行走的佣人。

        一个傻的可爱的老婆见人还不踩刹车。

        一个见车还不知道让路的蠢佣人。

        这要是出了事故,双方都逃不了的责任。

        古暖暖紧张的忘记了刹车这一项。

        只见,她打开窗户,头伸出去,看着前边的佣人大喊,“喂,喂,快让让,快走开,我要撞上去了。”

        车速依旧没停……

        一边的江总看着那个不太聪明的小娇妻,沉默了。

        这是真的不聪明!

        能想起头伸出去喊人,就想不到踩刹车。

        即使刹车想不到,她难道想不到摁喇叭吗。

        难道以后行驶在路上,见前方有行人,她也头伸出去的喊人家,“喂,赶紧让开,我要撞上去了”?

        古暖暖的喊声有了效果,不一会儿,路面上的佣人全部撤离。

        “停车。”

        江尘御说。

        古暖暖脚换了个地方踩,车子瞬间停下。

        她踩得猛,踩的急,自己系这安全带身子也往前带了带,而身边的丈夫由于过于相信她,所以没有系安全带,导致他猝不及防身子前倾,一下子撞到了车前。

        江尘御被撞的闷哼,他手推着面前的挡板,让自己身子稳住。

        江总心中告诫自己:开车的是自己妻子,开车的是自己的猫儿!教妻子要温言诱导,哄式教学。不许红脸、黑眼、训斥!

        古暖暖在车停稳后,她长松一口气,她立马扭头看身边的丈夫磕的如何了。

        “老公,你怎么样了?磕到头没?疼不疼?”

        突然,车子又往前自己慢慢行驶了。

        古暖暖惊的眼球瞪大,看着不受控制的车子,她吓的挥舞着手快速的拍打身边的丈夫,惊吓的求救,“老公老公,怎么办,咋办啊啊。我没踩油门,它,它它怎么自己动了,老公老公。”

        江尘御稳了稳身子,他深呼吸。无言回复小妻子的惊恐,而是冷静的伸手,将车档“d”换成了“p”,至此车子才算停下。

        车子彻底停下后。

        古暖暖安静了。

        良久,她说了句。“老公,你想训我就训吧,憋出病也是我伺候你。”

        江总看了眼自责的小妻子,说了句:“是车设计有问题,不是你。”

        “明明是我没有踩刹车,停车也不挂停车挡。”古暖暖自责的低下头。

        江尘御:“你是新手,慢慢来。我在你身边陪着,不要恐惧。”

        他伸手和妻子的小手握住,问她:“路上遇到行人挡路,你应该怎么做?”

        古暖暖小软音道:“提醒她躲开。”

        “怎么提醒?”江总问。

        江尘御心想,现在是妻子冷静的时候,或许知道该怎么办。

        但是,古暖暖的回答,让他失望又不惊讶。

        “打开窗户冲她喊呀。”

        古暖暖说完还不知自己错了,她右手被丈夫握着,左手指着车外刚才路过的地方对丈夫道:“刚才我就喊了两声,然后她们就给我让路了。”

        江尘御叹气,“小暖,你开的是四轮的车,不是三轮车。”就算是三轮车,也有喇叭!而不是靠嗓门去吼着让路的。

        他希望妻子记得,喇叭,不是用来上车考试的时候按两下的,是路上遇到突发情况用来提醒对方的。

        古暖暖想了三分钟左右,突然,她激动的说了句,“按喇叭呀。”

        “对呀,我刚才怎么不按喇叭,要靠嗓子吼呢?”她又问江尘御。

        江尘御也很想知道他小妻子刚才是如何想起来身子伸出去提醒佣人的。

        但是,江尘御又叮嘱,“小暖,遇到行人,要踩刹车。永远都是车让人,记住吗?遇到一切危险要记得踩刹车。”

        古暖暖点头,“我记住了。”

        脑子记住了,手却在关键时刻不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