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30章 胖揍老公怎么办

第130章 胖揍老公怎么办

        古暖暖抿嘴,“有一点点的想,但是不想让你教。”

        她看向了江苏,“老公,一会儿让小苏教我吧?”

        “不行,你必须得我教。”

        “老公~你会嫌弃我的,会骂我的,会吼我的,我怕我生气了冲动的……打你。”说到最后她声音不自觉的低了下来。

        万一自己被批评的火大,给自己丈夫胖揍一顿,那她老公会不会不和自己谈恋爱了?

        但是,如果江苏在身边。

        首先,江苏不敢吼她。

        其次,就算她要冲动揍人时,江苏能瞬间踩在她的死穴上,让她把小火苗灭了。

        最后,即使小火苗没有灭,她最后殴揍的人是侄子,不是老公。

        那样,她还可以拥有甜甜的恋爱,顶多是对不起江苏一点。事后她再好好报答回去就行了。

        古暖暖心中的如意算盘是噼里啪啦的响。

        可,毁就毁在,她家老公的一句,“不行。”

        古暖暖一想到自己当年练车的惨况,她决定再劝一下丈夫。“老公,我开车,会出人命。”

        江尘御:“那就一起殉情。”

        古暖暖:“……”被丈夫气无语了。

        吃过饭后,江尘御带着古暖暖出门了。

        他的车钥匙放在妻子手中,“上车。”

        “老公,换个便宜点儿的车吧。”撞便宜的,她不心疼,重点是也能赔得起。

        江尘御:“家里没有便宜的车,开着这辆车随便发挥。”

        古暖暖郁闷的看了眼不远处停车区域的辆辆豪车,嫁给有钱人,也是有烦恼的。

        比如她,想找个小破车练手都不行,出场就是几百万的车。

        “老公,撞了,让我赔嘛?”

        她小心翼翼的问了句。

        江尘御捉弄了一下小妻子,“赔,但是可以报销。”

        古暖暖觉得丈夫这话说了,又好似没说。

        车开坏,让她赔钱。

        但是,她赔的钱最后还会他报销。

        那不就等于,他的车坏了,还是他自己花钱修嘛。

        上车后,古暖暖终于明白了。她双眸闪着小星星,笑意澜澜,大悟道:“哦~老公,你刚才的意思是不用赔对不对?”

        江尘御看着她欣喜的眼眸,传染的他也笑了。“笨的还不彻底,有救。”

        古暖暖上手轻轻掐了丈夫一下,笑着打趣,“过分,你话就不能说的明白点吗,你不知道女人的脑子不会拐弯儿嘛?”

        “一会儿就知道你会不会拐弯了。”

        江尘御从副驾突然起身,凑近主驾驶处的古暖暖。

        古暖暖看着丈夫欲压过来的身子,她紧张的心跳加快,误以为丈夫要来吻自己了。

        “不行不行,老公,这里是车里,外边有人~”

        岂料,江尘御只是凑过去帮她调整了一下座椅位置,她个子矮腿儿也短,指望她去调整,估计又要摸索半天,因此他过来帮助了。

        谁想到,这小妮子竟然想歪了,误以为自己要吻她。

        感受到身子前移,古暖暖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帮自己调整座椅了呀。

        她看着丈夫的脸,离她越来越近。

        古暖暖紧张的吞咽口水,她视线想避免丈夫的唇,但总能看到。

        江尘御身子不动,看着由椅子将妻子推到自己面前。

        在仅差毫米的距离时,椅子停止前移。

        古暖暖快速的眨眼,她说话的动作都很小,唯恐唇碰到丈夫的嘴巴。

        “老公,你离我远一点,我难受。”

        小奶音刚一说出口。

        江尘御便直接迎头堵住她的软瓣,窃取她口中的清香。

        古暖暖手紧张的攥紧,指关节发白,心扑通扑通的欲要跳出来。

        情欲在狭小的车间,浓上二人头。

        最后,她自己怎么勾住丈夫脖子的,她都不知道。

        当意识到后,她悔的肠子都青了。

        双手捂脸,懊恼的不见人。“老公,我都说了不许亲,外边都是佣人,让人看到了我多不好意思。”

        江尘御笑言道:“情意来了,难以自控。”

        最后,他又帮助妻子系上安全带,坐回了副驾驶。

        “手下来吧,除了我没人看到你。”

        古暖暖小娇羞的不行,脸“蹭”别向了窗外。

        江尘御笑着陪身边的妻子静坐。

        不一会儿,古暖暖就自己调整好了。

        好歹两人现在是谈恋爱又是世上最亲密的夫妻关系,她老是这样害羞可不行。

        于是,古暖暖拍拍自己的脸,她发动了车子。

        江尘御叮嘱,“平时开车前一定要看看周围有没有人,没人了上车锁门,再系上安全带。”

        古暖暖:“我知道,驾校的老师都教过我这些。”

        上车后的古暖暖俨然是菜鸟级别。

        通过她的表现,江尘御就断定,他家小媳妇理论知识挺熟练,实际操作是浆糊。

        “踩刹车,挂挡……诶,挡呢?”古暖暖四处寻找,突然她看到方向盘后的挡,心下了然。她扭头看着丈夫,问了句,“d是前行的对不对?”

        江尘御点头。

        古暖暖继续小声提醒自己,“转向灯,摁喇叭。”

        接着,院子里想起了古暖暖摁车喇叭的声音。

        一旁当老公的:“……”

        “老公,你为啥不说话?”古暖暖还没启动,她扭头问丈夫。

        江尘御没有打消她积极性,也没有以老司机的标准去要求她。而是夸她,“做的很对,上车就是这套流程,你熟记了很好。”

        古暖暖被夸的有了自信,“真的吗老公?咱妈之前都不坐我开的车,她说像是坐坦克似的。”后来她嘴欠,对母亲说了句:“你真幸福,别人想坐坦克还坐不了呢。”然后她被妈妈揍了一顿。

        “还有小寒,他之前见我上车规矩多,总是说我。”后来她把弟弟揪下车也揍了一顿,古小寒就老老实实的闭嘴了。

        回想当初,古暖暖都是泪。

        若是古暖暖不提,江尘御都差点忘了自己还有个小舅子在海外。

        “暖暖,你结婚到现在,小寒没有给你打电话吗?”

        关系好一点的姐弟,得知姐姐结婚,一定会对姐夫严加审问,打电话聊天,哪怕是找茬,或者叮嘱他对他姐好。

        可是,至今,他都没收到过古小寒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