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29章 二少夫人可黏人了

第129章 二少夫人可黏人了

        古暖暖从他腿上站起来,一只小手紧握他的食指,夫妻俩一起出门。

        “二少夫人可黏人了,每次出门没见到二少爷,都会四处找二少爷。”

        台阶处,有两名佣人在私议。

        “对呀,上次二少夫人睡醒后,二少爷去上班了,她在家里转悠了一圈,拦个人都问二少爷在哪儿。最后知道二少爷去了公司,她就去了公司找二少爷。”

        “刚才二少夫人也问我了,本来她要下楼吃饭的,结果听到二少爷在家的书房,立马转身跑上楼去书房找二少爷了。”

        “年轻人刚结完婚恨不得自己是个双面胶,死死的黏在对方身上。二少夫人就离不开二少爷,整日挂在二少爷身上。”

        “……”

        底下人的窃窃私语被下台阶的夫妻二人听到了。

        古暖暖越听,小嘴越鼓,将小脾气挂在脸上,却又一分可爱。

        男人听此碎语,心情甚佳。

        看来他不在家时,他家小猫儿睡醒总是找他啊。

        “这么离不开我,一会儿不见就不行?”他笑语问那个羞涩的小妻子。

        古暖暖气的跺脚,她爬到栏杆处身子往前倾,看着躲在台阶下唠嗑的几人。“你们胡说八道。我哪儿有睡醒就找我老公,我哪儿有在家里转悠了一圈找他,我也没有很粘人好吧!你们不要主观臆想,那分明是我老公离不开我~”

        “二,二少夫人?!”

        佣人惊恐,她们背后议论主家的事情还被主家人听到了。

        江尘御将古暖暖拽回来,他拍拍古暖暖的后背,“顺顺气,她们也没说错什么。”

        古暖暖双手拽着丈夫腰两侧的衬衣,对她撒娇,“老公,我有那么粘人嘛~”

        江尘御淡笑,“一般而已,程度恰合我心意。”

        古暖暖觉得丈夫这个回答不是她想要的。

        于是,怄气的少女丢开丈夫,自己踩着台阶去了餐厅。

        到了餐厅,见到了江苏。

        “你怎么也睡到这个时候?”

        江苏看到古暖暖身后跟来的小叔叔,他准备怼古暖暖的话咽了回去,“昨晚学习太晚累的了。”

        “你脸皮真厚。”古暖暖说。

        她坐下,佣人将她的早餐端上来。

        “我老公的呢?”古暖暖问。

        她总是无意间问大家一句,“我老公呢?”“我老公的呢?”“我老公干什么了?”“我老公……”

        说者不留意,听着心里却又给古暖暖黏夫加了一分。

        身边,男人拉开椅子坐在她身旁,“我早上吃过了。”

        来餐厅是特意陪她的。

        古暖暖推推身边男人的胳膊道:“没事儿,老公你回去吧,别陪我了,要不然大家都该议论我说‘二少夫人吃个早餐都要二少爷陪,太黏人啦’,你还是回去吧。江小苏在就行。”

        江尘御笑容布满全脸,“我在这里让所有人都知道,是我主动陪着你用餐的,是我黏着你的行不行?”

        古暖暖抿着双唇,她看着餐厅站着的两名佣人,开口道:“你们记得哦,是我老公黏我不是我黏他。出去了记得帮我正名,我才不是我老公的跟屁虫,黏人精~”

        餐厅的两名佣人低头脸上憋不住的笑容,原来,这个小小的二少夫人如此可爱。“是,我们知道了二少夫人。”

        古暖暖满意的点头。

        早餐时,江尘御对侄子提了要求。“会计证考了吗?”

        江苏摇头,“不想考。”

        江尘御:“没事了多翻翻书,把会计证考了。cfa也不能落下,先从简单的下手,大三以前把这些都考通过,大四准备研究生考试。”

        江苏被江尘御压迫着,他又说了句,“叔,我不想考这些。”

        古暖暖嘴巴叼着菜叶子,抬头看了眼江苏,又扭头看了眼看不清情绪的丈夫。

        江尘御道:“我没征求你的意见。”

        十几年的相处,古暖暖对江苏的了解比对苏小沫了解的还透彻。

        她看到江苏眼底的郁闷和压抑,又看到他的叹气动作,心中知道江苏不爱这条路。

        古暖暖看着江苏妥协,最后拿起筷子安静的吃早餐。

        她嘴巴噙着筷子头,扭头看身边的丈夫。她感觉,丈夫不开心了,在江苏说完他不想考这些后。

        餐厅刚才还一片和乐融融,此刻却寂静无声。

        古暖暖心中嘀咕:难道是我多想了?

        “老公,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古暖暖的小爪子举到江尘御的面前,让他看到自己。

        江尘御按下妻子的小手,目光流转到她身上,眸子笑意深沉,宠溺的说:“你问。”

        古暖暖咬唇,“我需不需要考会计证和你说的cfa?”

        “你感兴趣了就可以考,不感兴趣考这些也没必要。”

        江尘御对妻子的要求,宽松的让江苏羡慕。

        古暖暖又问了句,“老公,难吗?”

        江苏接话头,“难,还很枯燥,无趣。”

        古暖暖扭头看着好朋友,“既然不喜欢,你为什么要学商学?”

        江苏看了眼江尘御,默默的吃饭。

        一切都不言而喻。

        这条路,又是江尘御为他铺的。

        古暖暖看着丈夫说:“如果难的话,我就不学了。”

        “没关系,我会,如果想学,我教你。一对一,不收费,只收福利。”

        那个“福利”二字被江尘御咬的很重,古暖暖脑海瞬间出现自己和丈夫亲亲我我的场景。

        她脸红了……

        “我不学。”

        江尘御似乎知道她想到了什么,男人低笑出声。语调轻扬,催促道:“赶紧吃饭,一会儿带你去院子里练车。”

        “真要练车啊?”古暖暖的脸皱成肉包子状。

        “老公,我就不能幸幸福福的当个本本族嘛?”

        江尘御:“你不想要豪车?”

        没追求的古暖暖摇头,“我不想要。”

        江尘御:“……你不想以后来取哪儿都自由?”

        没出息的古暖暖再次摇头,“有出租车,也有你去接我。”

        江总无奈了。

        自家小媳妇怎么浑身都拒绝学车呢?

        “我如果出国出差,周围也没出租车,你怎么办?”

        古暖暖:“我给我爸打电话,或者给小苏打电话。”

        “你的备用司机还挺多的昂。”江尘御将小妻子的左手放在心中,“真不想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