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28章 她说自己懒

第128章 她说自己懒

        古暖暖说的十分有道理,“你把z大放在我名下,我就是校长了,谁家学校的校长去殴打同学呀。

        被媒体知道了,她们肯定该用笔杆子痛批我了,批评我的同时又发现我老公是名震东国的商界霸主江尘御,那媒体又该骂我‘夫教不严’然后又骂你‘纵妻跋扈’。”

        江尘御对他家小妻子口中说出来的话是越来越想听了。

        他低吟,“不会,当媒体发现你靠山是我的时候,那些骂你的人一定会转为夸赞。”

        “为啥?”

        江尘御反问了句,“我江尘御的老婆,谁敢说半字不是,我会放过他们吗?”

        古暖暖呆住了。

        他家老公为毛这么残忍,恐怖。

        不过,也好霸气哟~

        “老公,你不能这样,你得做个好人,不要仗着手中有点钱,有点权就威胁那些人对你低头。万一有一日,你落魄了,那些人都该对你踩一脚了。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这是古暖暖新婚不久和大嫂吵架,和公公斗嘴总结出来的。

        江尘御又是那副淡若的面孔,口中却道出了独属于他的帝王风范。“没有那一日,也没人能站在我的头上。”

        他看着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妻子,或许她只是听闻了江氏集团的神话之处,并不知道他真正打造的商界帝国是怎么样的。

        “小暖,即使我每日陪你在家虚度光阴,江氏也永远是神话一般的存在。”

        古暖暖眨眨自己的眼睛,她心里偷偷吐槽丈夫自大。

        “我没自大。”

        江尘御仿佛拥有了读心术,他通过小妻子的脸,猜到了她的心。

        古暖暖搞怪的吐舌,“那不一定,万一我给你生个败家子儿,公司被他搞破产了咋办?”

        江尘御:“不会,放心吧。”

        “老公,为啥呀?”

        古暖暖想起自己上课的时候当那些老教授提到江尘御的名字时,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能讲两个小时,她听了觉得无味。

        可是,自己的老爹老妈,提到这个女婿时,也颇为佩服。

        “老公,你是不是神仙下凡的。”

        江尘御嘴角微扬,“为何这样说?”

        “感觉你不是人。”

        江总:“……”他总觉得自己被小妻子骂了。

        待她后背的药被吸收,江尘御去洗了手,回来时还没来得及看自己的书,自己的书就被某个小孩子抢走放在她的枕头下。

        小奶音霸道的命令他:“睡觉。”

        江尘御顿了顿,他果真躺在床上,伸开胳膊,让某只小猫儿枕上,拦着她入眠。

        睡前,古小暖说了句,“老公,枕你胳膊把我颈椎病都治好了。”

        江尘御:“想枕胳膊就不要找这么多借口,直说就行。”

        “哦,老公,我明晚还要枕胳膊。”

        “依你。”

        室内昏暗,灯光熄灭。入秋风大,窗户开了半扇,风刮过,室内一片凉爽。

        那是大自然送来的凉意。

        窗纱随风飘起,在室内舞动。

        床上的新婚红帐未褪,风刮过,小穗子也随着摇晃。

        天空星星璀璨,大地,草儿翠绿。

        室内的花儿,依旧那般娇艳。

        床上相拥之人,被一切美好笼罩。

        觉中梦,是美梦。身边人,是爱人。

        翌日,不需要去学校,古暖暖赖床了。

        之前她心里还会告诉自己:这里是婆家,赖床会遭嫌弃。但不知何时起,她将这里当了自己家,周末的时候一觉睡到自然醒。

        没人敢去打搅她。

        江苏也蒙着被子睡觉,魏爱华大清早的起来操持家中的事务,她想让古暖暖帮她,忽然想到这还是个小孩儿,于是去了儿子的卧室。“小苏,你起来帮妈做个表格。”

        “不去,你喊我爸。”

        魏爱华:“你爸和同事去私访了,不在家。”

        “那你喊古暖暖。”

        魏爱华:“你小婶婶在睡觉,你快点起来。”

        江苏气死了,“妈,我也在睡觉。”

        “可你现在不是醒了吗?”

        “那还是被你叫醒的,有本事你去叫古暖暖起床啊!”

        江苏算是发现了,古暖暖到了他家。

        他的宠爱算是没影了。

        他妈,他爸,他爷爷,全部都喜欢古暖暖,自己就是个一块儿砖,不需要的时候扔了,需要的时候拿过来用。

        “小苏,你再不听话,我叫你小叔进来喊你了啊。”

        魏爱华威胁儿子。

        一想到那个最可怕的男人,江苏对抗不过,他气的冒烟,带着火气下了床。

        帮母亲做好她要的表格,江苏立马回了卧室继续睡。

        古暖暖睡醒时,她在床上伸了个懒腰。“老公?”

        没人回应。

        她拿起手机看了眼,上午九点。

        古暖暖在裙子外裹了个针织外套下楼,见到佣人,她拦下问:“我老公呢?”

        “二少爷在书房。”

        古暖暖下楼到半拉,她转身又重新上去,目的明确,去了丈夫书房找他。

        “老公,是我~”

        “进。”

        古暖暖推开门,她边走边打哈欠的走到丈夫身边。

        看到他电脑上的各种数据图文,她揉揉眼睛,“一个字儿也不认识。老公,周末你在干嘛呢?”

        “加班。”

        江尘御转动椅子,他敞开怀抱,古暖暖走进去直接坐在他腿上。二人自然的仿佛这个动作早已做了上千遍才会如此熟练。

        古暖暖坐在丈夫腿上又打了个哈欠。

        她说了句:“咋越睡越瞌睡呢?”

        江尘御看着晨起带着倦意的小妮子,单是看着她,眼睛就笑弯了。“不到八点就回了卧室,睡到早上九点才起床,怎么回事?”

        古暖暖搂着他的脖子,鬓角贴在丈夫的太阳穴处,软糯糯的说了句,“噫呦,老公我懒嘛~”

        当古暖暖理直气壮说出自己懒时,江尘御听来似乎认为她赖床真的不是她的错,要怪就怪“懒”的错。

        江尘御抱着腿上肉肉的小娇妻,心里早已没了公文。

        怪不得古代的皇帝会因为女人不早朝,倘若他怀中的女人是香软的古暖暖时,他十有八九也是不早朝的人。

        “睡够没?”他温柔问小妻子。

        古暖暖点点头,“够了。”

        “走,我带你去吃早饭。”